猫的报恩

猫的报恩,也许是送你去神奇的猫王国,也许是把你推进路边的水坑。

它们喜怒无常?其实只是脾气别扭罢了。

————————————————

“小白,小白。”小男孩在公园里呼唤着。他年纪只有五六岁,或者更小,比一般的男孩白净不少,穿着可爱的浅蓝色背带裤、戴着嫩黄色的帽子,乍一看倒像个小女孩。

“躲到哪里去了嘛……”他在不大的公园里转了几圈都没有找到呼唤的对象,有点沮丧地嘟囔着,胖胖的脸颊鼓着,好像雪白的包子。

这时,一旁的杜鹃“簌簌”地抖动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只漂亮的三花猫从开满紫红花朵的灌木丛中钻了出来。

“啊,小白!”男孩惊喜地叫了起来。

猫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表现出多少热情。它先是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然后自顾自地跳到一旁的长凳上舔起爪子来。男孩并没有气馁,他紧跟着猫,也坐到长凳上,笑嘻嘻地从斜挎着的小包里掏出一条火腿肠来。

“这是奶奶给我的,有鱼肉哦。”他一边说,一边剥开肠衣,把粉红色的火腿肠掰成小段放在猫面前。

“老师说猫咪不吃饼干的,所以今天我带了这个来,你吃吃看,很好吃的。”他期盼地望着三花猫,眼睛都不眨。

猫却好像不饿,舔了一会儿爪子,又开始搔起痒来。

男孩等了一会儿,猫还是爱理不理,它打了个呵欠之后,就蜷起身子开始小睡。远处传来了母亲唤他回家的声音,他只好把剩下的火腿肠都留在长凳上。

“妈妈叫我回家吃饭了,我明天再来,你一定要在哦。”

小男孩认真地叮嘱了几句之后,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等小男孩的身影消失不见,猫睁开假寐的眼睛,嗅了嗅面前的火腿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小口地吃了起来。

“真是别扭啊,等人家走了才吃。”死神先生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长凳上。

猫细细地咀嚼完最后一口食物,舔了舔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不过是些没人要的食物。”

“啊啊,我知道你是有原则的猫,不吃主人以外的人给的食物。”

猫不作声,眯着眼睛看西边的晚霞。

“这次你的名字是小白?你不是三花猫吗?”

“小孩子能起出什么好名字来,大概是看到白颜色的面积比较大吧。话说回来,死神先生你这次又来勾谁的灵魂了?”

“休假中嘛,没看到我的打扮吗?”死神指了指身上花花绿绿的夏威夷休闲衬衫,说:“死神也是需要休息的。”

“那你慢慢玩,我走了。”猫跳下长凳。

“你干脆考虑一下,就选他做这次的主人吧,我看那孩子不错。”死神说。

猫的脚步顿了一下,又继续迈步向前。

“再说吧。”它淡淡地说。

 

找心软的小孩子当主人,相处的时候很美好,分别的时候很痛苦。那个白包子似的小孩,也许再过十年也还是一副软软的好欺负的样子。当它消失时,他会流着泪永远缅怀,还是微笑着寻找新的伙伴?

哪一种都让它难过。

所以,还是不要有交集比较好。

 

猫寻思着找一处新的临时栖身点的时候,小男孩依然坚持着天天报道,拿来的食物从炸小鱼、鸡翅膀到猫饼干,花样翻新。每次,猫都等他离开之后,才吃掉食物。

终于,在一个晴朗的午后,他照常来到小公园,这次却怎么也找不到猫的身影。

“小白,你在哪里?”他焦急地呼唤着。

猫隐藏在茂盛的香樟树叶里,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小孩在空地上转了几圈没找到,干脆走进低矮的灌木丛,扒开植物的枝叶查看。

突然,从树从里窜出一条邋遢的野狗,流着口涎,瞪着红色的眼睛。

“咦,小狗?你叫什么名字?”男孩浑然不知危险,朝它走了过去。

“呜汪!”野狗喉咙里发出一声威胁的咆哮,猛地朝男孩扑去。男孩吃了一惊,几乎来不及反应。

这时,猫从树上刷地跳下来,伸出爪子狠狠扇了野狗一掌,又迅速窜上树去。

野狗吃痛,对着树怒吼了一阵,发现无计可施,便又朝呆愣在一旁的男孩扑去。

天啊,居然不抓紧时间逃跑。猫无可奈何地在心里叹息一声,只得又跳下树来,直接落到野狗背上连抓带咬。野狗就地一滚将它掀翻在地,张开血盆大口猛咬下去……

男孩嚎啕大哭起来,哭声之惨烈,引得远处的大人们都跑了过来,原本空旷的小公园顿时热闹起来。

有人发现了异状,惊叫一声:“有疯狗!”于是更多的人拿着木棍扫把赶来帮忙,还有人掏出手机报警。

一阵混乱,野狗终于被制伏,塞进了打狗队的铁罐车。

小男孩的母亲也赶来了,惊魂未定之余仔仔细细检查了儿子的身体,发现毫发无伤,才庆幸地松了口气。

“小白,呜呜……小白……”男孩抽噎着,泪珠不停地滚落。

母亲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能被称为“小白”的东西,香樟树下,只有一团打斗过的痕迹,和一片鲜红的血迹。

“呜呜……小白……小白……”男孩就这样哭泣着,很久都没有停止

夕阳渐渐沉了下去,晚风呜咽,一丝春天的寒意渐渐蔓延开……

 

“原来你还是来工作的啊。”猫说。

“抱歉,只是不想制造你的心理负担罢了。”换回一身黑色装束的死神说道:“预告老朋友的死亡比较伤感。”

“只是又少了一条尾而已,你伤感得太早了。”猫冷冷地说。

“呵呵,是啊。不过,要是你早点跟那孩子回家去,他也就不会天天跑去找你,也就不会有这场无妄之灾,你也就不用损失一次生命了。”

“这是两码事,救他是报恩,并不代表我要认他当主人。”

“用一条命报答几顿饭,你还真大方。”

“哼,我乐意。”猫白了他一眼,起身向远方走去。

“你真的不去安慰他?那孩子哭得很伤心呢。”

“很快就会忘了的,不过认识几天罢了,能有多少感情在里面?”

猫小小的身影在路灯下忽明忽暗,现在它仅剩一条生命了。

看着它越走越远,死神忽然忍不住喊道:“以后要好好过,可别再随便报恩啦。”

猫没有回头,长长的尾巴在空中挥了挥,好像说“知道了”。

 


还真不是一般的别扭,用一条命的时间陪伴了一个人,还不算认主人吗?

死神先生笑了笑,一纵身,身形就隐没在漫天星光里。

 

(未完,下章完结:猫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