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嬌,你看我的伸展動作是不是夠標準?阿嬌阿嬌,明天我想舉多20磅可以嗎?阿嬌阿嬌,明天我女朋友來探我,我好不好同你換班?阿嬌分花拂柳撥開人群一一安撫,氣定神閑, 如一只驕傲的孔雀,在動物園裏。

 

阿嬌的名字當然不是真的叫阿嬌。事實上阿嬌有個器宇軒昂的大名叫做鐘志剛。壞就壞在小學的時候被先生改了個英文名字叫做Gilbert,小同學們時常阿GillGill地叫著,志剛就成了今天的阿嬌。後來有個常常在銀幕上唱唱跳跳的小女生走紅了,再後來她霸佔了娛樂版頭條很多天。聽他們說,她也叫阿嬌。阿嬌並不關心娛樂圈,可是看著那些照片,阿嬌隱隱地覺得有些不對,又說不上來哪里不對。不過沒關係,阿嬌從來都不去想太多。

 

阿嬌關心自己都來不及。抬頭,挺胸,收腹,微笑。最好有架攝影機24小時右45度角拍攝,再直播。電視臺新晉的後生仔小明星也不夠阿嬌有風采。每次外遊歸來,從過海關到取行李那短短數十米是阿嬌最熱愛的行程——東京shopping算什麼,連威尼斯遊船河也要靠邊站。行李傳送帶是阿嬌的紅地毯。走路有風。上了南瓜馬車的灰姑娘就是公主,而走出機場上了計程車的阿嬌就只是阿嬌。打回原形。坐在車裏摘下墨鏡,阿嬌不要看見後視鏡中的自己。那不是他。在阿嬌的世界裏,他說了算。

 

浴室是阿嬌的欲望城堡,也是他的秘密花園。這裏沒有夏娃,這裏沒有蘋果。這裏有的只是阿嬌。完美的阿嬌。鏡中的阿嬌。水仙子如果顯靈,他一定會是在這裏。阿嬌寬廣的胸膛,那是每日100個啞鈴的功勞;阿嬌緊實的腹肌,那是每日200個伏地挺身的成果;阿嬌健壯的長腿?你知道,世界上是有天生麗質這回事的。不過最近,在一項無聊的名為“太多的肌肉是否受到女性歡迎”的調查結果中,阿嬌深受打擊。世道真是變了,連施瓦辛格都要轉型做州長。可是阿嬌轉念一想,也不會啊,你看郭富城。

 

與蟑螂對視的這兩秒可能是阿嬌這一生中最漫長的兩秒。回過神來,阿嬌忍不住尖叫一聲,迅速地跳過那該死的蟑螂,煙霧彌漫的鏡子裏卻奇跡般清晰地閃過阿嬌驚恐的臉孔與強壯的身軀。拖鞋跌落在地上,呈現一個可笑的八字形。阿嬌坐下來輕呼了一口氣,你知道,要隨時隨地地維持偉岸,實在是太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