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写博客了,是忙了一阵子围脖的缘故。围脖很快餐,刷刷刷,表达了一个转瞬即逝的一个念头。也有的时候写围脖的人必须紧紧抓住这个念头,花些时间,细细地琢磨打磨,但那只是为了整整齐齐恰恰当当嵌进那个140个字的精致小框子里面。

围脖和博客相比,可能就是读书和看电视上网相比了吧。读书有个前提,安静,还有个前提,连贯,再有个前提,逻辑。没有这三个基本的条件,可能书就不成其书了。所以写博客的人总是有些构思才动笔,写的时候要推敲一下段落布局,文字高低。这是一个理智的过程,里面含着一个谁也看不见的“逻辑”,经过这个过程一切粗糙的,即兴的,散漫的想法都会变得精致些,条理些,贯穿些,慢慢地人的思想就从这个过程诞生了。围脖自然是不会给你这样一个结果的。跟电视上网一样,围脖的信息量很大,从家国大事到吃喝拉撒向有铺陈,你在其中闪转腾挪,要有一双火眼金睛,知道取什么,不取什么,知道哪些匆匆一扫,那些细细完读,但总之围脖的内容浅浅浮在人心的表面,不能太用力,因为心窝子浅的一下子就露底了。还有这个围脖的表达有个时效性,所以写围脖的都是争先恐后地说,生怕自己迟了落到后面,淹没在人声中。那很多就变成不过脑子的胡说。胡说也就罢了,但凡再连续来几个附和的,胡说的就变成正经说的了。

所以围脖的意义是啥呢?也不好说吧,因为现在的很多人都是看电视上网长大的,给他们一个表达自我的平台或许就必须要适应电视和网络上“样样单独说都有意义,挤到一个新闻频道就没有一个有意义”的尴尬吧,围脖也就很有点儿“看人下菜”地适时推出了。大家在围脖的这个平台上面对各种事情,各种感受,各种人生,一律都表现地很欢快。因为在这个平台上不需要也不能有过多的留恋而沉淀心情,一切情绪都被围脖的短平快稀释掉,而参与围脖的人不至于在围脖的潮流中稍稍走神被一下子冲掉,就尽可能对一切客观的内容保持超脱,保持对所有的故事和人物有一种隔岸观火的心态,这样他/她才能在围脖的世界里面存活下来。

好像很多人因为围脖放弃了博客,虽然围脖有市场,但可能围脖对博客的反抗真的是再一次技术挑战人类的理性精神。我慢慢还是回来写点儿博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