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祖庙,花生鸡脚汤,雨,作业。

非常特别的一种感觉。今天早上被一阵咿咿呀呀的声音从床上叫醒,口渴得很。突然有种感觉像要喝花生鸡脚汤。煮化了的鸡脚,软软的花生,还有香菇……虽然馋得要死,可是因为有好多作业,还是咽了咽唾沫捧起讲义和铅笔。

过了大概1个小时,从床上爬起来,对着电脑写了一会作业,就出门去买花生和鸡脚。出了门才听清楚那阵咿咿呀呀的声音来自公寓边上那个妈祖庙。几天前就看到他们搭台子,昨天看到几个人在台子上走来走去。没想到今天就开始演出了。天上飘着蒙蒙的雨丝。墨尔本还算是豪爽的,虽然变化无常,几分钟之内就可以把你淋得好像落水的老鼠一样,绝对没处躲没处藏。平时少有这种湿淋淋毛毛雨的天气。

找到这个住处的时候并没发现隔壁的这个妈祖庙,平日里很安静,只是上学放学的时候去火车站的路上会从门口路过。从红栅栏——中国人啊——窥进去,传说中的妈祖俨然一副观音的样子,慈眉善目的,头上披了一块纱。如果不是门口的对联,真的不知道是妈祖庙,铁定被我认为是观音庙。妈祖信仰应该算不得宗教,当初这个多次跳海救人,帮忙打捞沉船遇险船员的古代女版雷锋毕竟不是西方神话里面的人鱼公主,也不是观世音的金刚不坏之身,最终在一次救人的过程中跳入海中就再没有回来。被她救起的人还记得她,给她修庙祭祀,最终成了今天的妈祖。

花生买回来要剥皮。煮了一锅热水,扔进2把花生,洗着鸡脚,等花生的红衣变得皱皱的,就开始一个一个的把白白的花生仁脱出来。千万不能泡太久,要不然还是会很难剥。潮湿的空气,窗外传来的南方戏曲让我仿佛穿越了时空,一瞬间我眼前出现了白墙青瓦,烧火的灶台。

开水,香菇,八角,料酒和盐。切好的生姜等到水开以后就可以放进去了。然后就是等。锅里噗噗地冒着热气,下面烤箱的定时器滴滴答答作响。记得刚搬进来我煮红枣银耳,室友竟然以为那是定时炸弹。煮好的花生鸡脚汤如果花生比较多,鸡脚比较少,那么就会是白白的,牛奶一样。如果反过来,好似我今天做的,就会稍微泛黄。我不是特别喜欢花生的味道,所以,放得不多。

回到卧室,捧着热气腾腾的花生鸡脚汤,坐在电脑前面打这篇blog的时候,还听得到窗外传来的戏曲。想象着戏台下面看客的脸,我的世界竟是如此的不同。那逝去的好时光,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