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24800/feedsky/baleeto/~/gtsp/zt4/a0dbb/lnk.html

夜空中朵朵烟火盛开,隐约可以听到阵阵鞭炮声,星星都不见了,连月亮都不见了,整个城市变作一个不夜城,人们纷纷走上街头,用各自的方式庆祝着,有的纵情跳舞,有的放声高歌,火光映红了每个人的脸。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我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一切,竟然隐约有些解脱的感觉。一个人悄悄地走过来,端来了一杯茶,轻轻地放在我身边的办公桌上。

我回头看到那个人,那是一个花白了头发的欧罗巴人,腰杆挺得笔直的。我向他点点头表示感谢,端起来那杯茶,热气腾腾的茶一下子让我想起了遥远的家乡,那江南的水乡。

过了今夜子时,这片土地将不再是中国的殖民地,而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作为最后一任总督,将在子时降下国旗,打道回府。

妻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边,轻轻地对窗外说:这帮忘恩负义的家伙,是谁带来了文明?是谁教他们读书写字?如果不是我们,他们还在用象形文字。现在倒好,放着焰火来庆祝我们的离开。

我叹了一口气说:你怎么还是这样?十几年前我就跟你说过,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只不过我没想到会在我的任期内发生。

门被叩响了,一个武警战士推门进来,向我敬了一个礼,说道:报告总督,交接仪式快要开始了,车已经在楼下等了。

我点了点头,对妻子说:东西都收拾好了吧?下去吧。

花白头发的欧罗巴人还挺直地站在房间里,悄无声息的,不留意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我看了看站在阴暗处的他,招手示意他过来。

有什么吩咐吗?先生。他谦卑地说。

我看着他的眼睛说:李明……哦,对不起,我应该叫你约翰·布莱克。那是你家族的姓氏吧?

布莱克说:是的,先生。这个名字是我的家族传给我的。

我又看了看窗外,对他说:从明天开始,你就自由了。再也不会有人叫你李明了,这片土地属于你们。

布莱克说:是的,先生。

我朝他伸出手,他迟疑了一下,也伸出了手,我们两个的手握在一起。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说了一声:保重。

下楼的时候,布莱克追了出来叫了一声先生。我停了下来,抬头看着站在走廊上的他,他嘴唇蠕动着,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只是向我挥了挥手。我笑着也向他挥了挥手,转身出去了,刚一上车,车就开动了,向会场开去。

交接仪式简单而隆重,我简单地发表了一个声明,十一点五十五分左右开始奏响了国歌,国旗缓缓降下。零点整的时候,威廉·特尔亲手升起了第一面英国国旗。

附件:

英国——位于欧洲大陆西北部,主要人口为不列颠人。公元1433年,从古里航海归国的郑和船队因为风暴迷失方向,穿过整个大西洋来到了欧洲大陆,并从英国登陆,开始了英国长达五百多年的殖民统治时代,成为中国第一个海外领地,因郑和登陆之时,正值落英缤纷的季节,故名“英国”,于2019年宣布独立。——《欧洲史》第七卷第八十九页 玛拉格·彼德

巴里兔——史称“末代总督”,中国人,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先后担任中属英国总督、中属日本总督、中属美国总督,在他担任中属英国总督的十年间,正值各地白人奴隶解放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耳闻目睹了许许多多坚贞不屈的白人解放运动优秀事迹,逐渐从一个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转变为一个同情白人遭遇的温情派。在他的大力游说下,中国与中属英国进行了多年谈判,终于在20181212日签署了《英吉利宣言》,正式承认英国独立。——《欧洲史》第二卷第五十二页 玛拉格·彼德

投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