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是想关了下去做报告的,可是看到同学们的blog......

先是PL写了他跟GVO的缘起和现在的经过。:P (我真不想称为“跟GVO的故事”,总会让我很神经质地想起那个“不得不说的故事”,哈哈,PL别打我)。^_^

看到他说到了GFW:“在这段时间,比较困扰我的,反而是中国网络长城,人称GFW的存在。虽然我不在长城后面,但是长城的存在却让中国那些想要帮忙的朋友,遭遇了不小的困难。目前我还没找到一个适合的校稿地方(最好是有共同作者的BSP),可以让长城后面的朋友一起来校稿……”

默……

而更让我心情DOWN下来的,是接下来FITZ这个……

这几天GVO翻译小组在寻找发布文章的BSP,大伙儿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一个免费又能不被GFW的地方,只好这边开一个,对面也开一个。只是不知道,哪天对面那家也会被GFW...……   

最近也跟来自大陆的小组成员lvoe聊了一下,她也对GFW感到非常无奈。有时候想给她看一些网页,却也常是被GFW掉了;就连在Blogger.com设的页面帮人校稿,也看不到自己校好后发布的文章,除了闷还能说什么呢?

lvoe就是我。作为目前少有的大陆成员之一(事实上有在群阻里交谈的大陆人目前为止只有我一个,其他都是台湾人),我常常对他们提供的地址的反馈就是,sorry, I can't find server or the page cannot be displayed.

大家通常都没说什么,只是try again, again and again。只有这次,我才看到他们的感觉……

而我自己,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了。第一次在群组里得到GFW的解释时(对岸的人们给的),是,我太敏感,那一刻,有羞耻的感觉……

更不要说我自己在做事的时候,原文中的诸多链接常常打不开,GOOGLE没法用(国内的就不用说了,我真的不想对任何一个搜索引擎说难听的话),就连GMAIL也时常断,看着有新邮件而不能打开或者想回信时网络在试着连接,我真的,真的要抓狂暴打桌子了……

就象FITZ上面说的,校对他们发在台湾站点上的文章后,我没法看到自己的成果(那个站点被封得很诡异,我可以点进去编辑文章,却没法打开页面来正式显示文章,不知道到底什么状况)。就象现在台湾的GVO分站我也完全没法打开……笑。如果不是今天有那个FEED,这里的人做再多,望向对岸时眼前也只是空白一片……

至于他们说到的大陆这里的BSP,这说起来就真的复杂了。一开始为了”“稳定”原则,希望找定后尽量能好好地运转下去,所以一再查找……最后敲定的是歪酷这里。但是毕竟BSP是不能彻底相信的,受制于人永远心怀惴惴,所以目前那只算是试用装吧……真正的完全确定还是要再看看,等着一个消息——其实就算换千万个不也是定时炸弹么,呵,在这大长城之后。

昨晚跟人讲了半天,大概也就是这个话题。在他看来,我们没法改变强大的现实,却又要让人们听见真实的声音,唤醒别人(唤醒这点我不敢说,我们只是想做个传播声音的媒介而已^^)……我立马想到鲁迅说过的铁屋子的事,虽然我们自己从没想那么多。 :P

不想再说了,GFW让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不想反对谁,于公于私,一次次的挫败之后总是尽量平静。但是做件简单的事真的需要这么多阻碍么?……笑,默。

PS:FITZ写那篇博文是因为他看到了一些报道而不爽。结果我看到时,他文里的三个链接已经全部失效,我一个都打不开了……其中还有个新浪的,动作真快呵。
我把那链接的文字标题贴过来吧。大概看下是什么事情:

BBC 中文网 | 科技健康 | 中国政府封锁谷歌国际网站
张樊:Google退出传闻哀其不争

我一直很想说一句话,这也是Muser很早就说过的
——Don't be evil, but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