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的诗篇


No.5

人与人正在分化,譬如大陆与海洋的分裂,
你看不到,只有在精密的仪器里,才会发现不可逾越的鸿沟。
那些让自己不死,把一百年看做一秒的人,
只有他们,才懂得祸福,
并且朝热衷于编排一生光阴的人哂笑不已。

小明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前,沉迷于各种游戏,
他把水弄成脏水,又把脏水弄成干净的水,
又或者把泥巴砌成纪念碑,又把纪念碑碾成粉末,
物质的万般变化、物质与物质之间的交融和分离,
一度让小明以为掌握了万能法则,他把这看作自己的天命,乐此不疲。

当你执着于身价与殊荣,便已开始修葺自己的坟墓,
你何曾记得,你在幼儿园里涂鸦的色彩,才是万物的素颜。

我与你共同沉沦,但沉沦对我来说,
只是在宇宙的坐标系中,从一个点位移到另一个点,
高与低,深与浅,都没有令我尴尬的参照物,
小明离他的生命原点越来越远,内心的膨胀超越了新闻联播的想象力,
他把自己分化成了领袖。

2013.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