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又幻听了,或者说按照《精神病人的世界》里那篇“苹果的味道”说的,一种灵魂出鞘的感觉。半睡半醒中,耳边突然响起几个姑娘一边经过一边议论的声音,渐渐的声音嘈杂如同学校的大食堂,怀里的抱枕好像有人要拿掉,还是从我独自这里伸出手来。声音越来越大,让我觉得很烦,我也意识到这肯定又是我的幻听了,于是准备穿上鞋子上楼去,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等我起了身,穿好鞋子准备走时,才发现不对,猛然醒来,自己还躺在沙发上一动没动。那刚才的行为肯定不属于梦境范围,确实是灵魂意识作了起来的动作,但是身体却没有执行。不过,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后会维持更长的时间也说不定。还是说我已经在神经上出现问题了?

话说,最近写宣传文案写的想掏肠子,于是每每忍无可忍都会看个一两篇《精神病人的世界》来治愈一下,效果是出奇好的,可……文写的还是很烂。不懂,一个公司的后期宣传竟然只靠一两个人写几篇类似枪手文的东西就算完了?眼看书还有一个月就上市,门户网站上大街上书店里报纸上甚至是论坛上贴吧连个狗屁的消息都没有放出。说什么重金购买版权,要做大点,舍不了孩子套不到狼,谢谢阎王老子他三姨隔壁邻居的旺财了!

image

很久不追新番了,日剧更是一步也没有看完。只看了《派遣的奥斯卡》,貌似还挺冷的,也是国庆长假补了几集。不要怀疑,这个奥斯卡就是《凡尔赛的玫瑰》里的奥斯卡姐姐!(对不起我想到银酱了,摸泪。这是个关于《凡尔赛的玫瑰》玛丽苏的姑娘的办公室故事。可怜的姑娘一心想成为漫画编辑,发扬光大她的奥斯卡精神,却屡屡挫败,只能认命的做类似于“上海家化”化妆品公司的派遣员。但是因为姑娘有强大的玛丽苏精神支撑着,让她面对“全世界都与你为敌”的状况也站了起来(谁说没有小JJ就不能站起来!)看到第一集的末尾还真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不过后来就变得很平庸了,什么擅闯董事会议,顶撞公司大公子,被著名设计师相中等等都是充满了少女漫画式的虚幻情节,做白领做到这种程度,现实中早就卸甲归田了。所以终究还是可看可不看的片子。田中丽奈也走傻女路线了,男主好丑,比他更丑的是铃木杏,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却还不能表达她惊悚的十分之一。另外男2是《少年手指虎》里哥哥的年轻状态,呜哈哈。

 昨天梦到在玩一个单机游戏。画面非常棒,浓重的色彩却很有层次感。忘记说了,是个海底的游戏。海底有很多怪异的生物,当然你也是个怪异生物。游戏的过程就是扮演一个怪异生物,通过一系列的其他生物的阻碍向上游泳,一直游,一直游,最后游出水面。这就要说说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对海底有种莫名的恐惧感,来源不明。对于漆黑一片,充满浑浊浮游生物和深海怪异动物,以及若隐若现的巨大生物的影子等等。可能这也是很普遍的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但可能我更怕的仅仅是那种画面感和色调。看着漆黑的蓝色,有种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的孤独感。

新番还只看了桑雷德和班普桑,计划着该扫扫其他的片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