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传奇的开始

所有属于『后街男孩』的传奇,都得从93年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那一场命运的相逢开始说起:当时在高中就读的AJ(AJ McLean)、Howie(Howie Dorough)以及尚在初中就读的Nick(Nick Carter),因为一起参加当地戏剧表演所举办的试镜会而结为好友,他们由于受到当时走红的Boyz II Men、Color Me Badd等男孩团体的影响而合组了一个乐团。他们之前均有过表演经验,演过音乐剧、拍过电影、电视、广告,其中Nick曾演过肥皂剧。当他们打算增加乐团的成员时,透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当时在迪斯尼乐园扮演阿拉丁的Kevin(Kevin Richardson) 并且邀请他加入乐团,另一方面当他们在奥兰多市内遍寻不着第五个成员时,Kevin突然想起了他远在肯德基州的表弟Brian(Brian Littrell),在Kevin的电话攻势下Brian决定搬到奥兰多和大家一起打拼。Kevin和Brian来自深受音乐和宗教影响的家庭,从小即在教堂圣乐和唱诗班的熏陶下长大,因此练就了一流的灵魂乐和音式唱腔。同时Kevin都致力于成为专业的词曲作家。至此,『后街男孩』的成员终告底定,在决定团名的时候,他们引用了在当地年轻人间相当出名的跳蚤市场—Backstreet Market的响亮名号,为自己的乐团取了『后街男孩』(Backstreet Boys)这个名字,并且正式踏出称霸全球的第一步。 

很珍贵的未成名前的照片~~~
image

93年4月20日『后街男孩』正式诞生之后Kevin和Brian先向团体告假2天,回到故乡肯塔基州和所有的高中同学告别,也告别了他们的校园生活。在大约2个星期之后也就是5月8日,『后街男孩』在海洋世界的Nautilus Theater举行的Grad Night 的特别活动里参与演出,这一次的公演对于『后街男孩』而言可以说是意义重大,虽然之前他们也经常在餐厅、购物中心或舞厅里公开表演,不过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是不特定的群众,同时是人数高达5,000人的大场面,因此每个人的心中都万分紧张,演出的结果『后街男孩』获得了绝佳的回响,尤其是他们以无伴奏合声(acappella)方式演唱的「If I Ever Fall In Love」 更是掳获了全场观众的心,也让『后街男孩』松了一口气。 

为了成名卖力滴演出(下图)
image

签下经纪合约之后『后街男孩』在奥兰多一家名为Carrinos的意大利餐厅里被介绍给「街头顽童」的演出经纪人Johnny Wright和他太太Danna共同经营的Wright Stuff经纪公司,在餐厅里『后街男孩』的无伴奏合声(acappella)演出让Johnny夫妇大为感动,进而决定和『后街男孩』签下经纪合约。在签约时Johnny亲手将「街头顽童」的白金唱片「Hangin Tough」 送给『后街男孩』,同时勉励他们:「这是『街头顽童』辛苦的结晶,我相信你们也有这样的实力,只是成功没有想象中简单,要付出相当的努力以及时间,我相信你们的潜力,我希望你们把这张白金唱片挂在自己的房间里,遇到挫折的时候可以用来鼓励自己,等到有一天你们拥有自己的白金唱片时,再把它取下来换成自己的。」 
image

接下来的6个月他们展开了和「街头顽童」成名之前相同的全国校园巡回演唱会,在这场名为ESMT( Educational, Scholastic Magazines Tour)的巡回演唱会里,『后街男孩』搭着巴士巡回全美的校园演出,这时候每场的观众从3、50人到400人不等,虽然辛苦,然而这却是在和唱片公司签约之前,培养歌迷最直接也是唯一的方法。这个时候的『后街男孩』根本请不起自己的专属乐团,然而,他们在每场演唱会中都能在DAT的卡拉伴奏之下奋力演出。为了确立『后街男孩』健康、清新的形象,他们也积极的参与SADD(Students Against Destructive Decisions / 青少年毒品及犯罪防治组织)的宣传活动。另一方面『后街男孩』也在巡回演唱的过程中不断寻找和唱片公司签约的机会,虽然接触了许多公司,然而大多像石沉大海般没有任何响应,即使有所响应大多也是一些类似「他们很不错,只是我们还要多考虑考虑。」之类的场面话。其实当时大多数的唱片公司都认为男孩团体的流行到了「街头顽童」就差不多了。虽然,连续25家唱片公司拒绝了『后街男孩』,然而他们对自己仍然充满了信心。 
image

获得唱片公司青睐 

在校园巡回的旅途中,有一天,Mercury唱片某位知名的A&R主管在看过『后街男孩』的演出之后当下对他们表示了极高的兴趣,在和他们深入的讨论之后甚至准备进行签约的手续,这时『后街男孩』的成员彷佛看到了梦想实现后的光景:『首支单曲、首张专辑以及随之而来的大型全国巡回演唱会…』,然而就在律师将合约交给『后街男孩』之后一切却突然喊停。之后,BSB又接到流行乐天王麦可杰克逊唱片公司的通知,一行人飞往洛杉矶演出,演出受到相当的好评,没想到第二天却传出了麦可对儿童进行性骚扰的丑闻,签约一事瞬间又成了泡沫。 

当时清涩的三人(下图) 
image

94年初,回到日常生活中的『后街男孩』一方面持续在校园巡回中演出,一方面继续寻找和唱片公司签约的机会。终于在克立夫兰的表演中,『后街男孩』吸引了JIVE唱片公司的注意,关于签约的事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在纽约举行的签约仪式中,『后街男孩』又向他们的梦想迈出了一大步。签约之后,『后街男孩』中仍在高中就读的AJ与Nick为了完成学业,聘请了家庭教师为他们在工作之余补习以应付繁重的课程,Howie则继续它的美术课程,而Brian则抽空回老家肯塔基参加了高中毕业典礼。 

未成名前的快乐集体生活(下图) 
image

准备出击 

至于唱片公司Jive这边,在拟定『后街男孩』的市场策略时,为了避免重蹈「街头顽童」首张专辑失败的覆辙,决定在『后街男孩』浮上台面之前为他们确实打好歌迷支持基础;为了让『后街男孩』在学校、舞厅、音乐专门杂志以及青少年流行刊物的演出上展现最好的一面,Jive为他们找来最好的编舞、摄影师以及造型师,花了相当多的时间营造『后街男孩』完美的整体形象。另一方面,为了让『后街男孩』突破现有的格局,成为禁得起大场面考验的艺人,甚至安排他们为The Village People、REO Speedwagon等艺人的演唱会作暖场的演出。当然对于Jive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为『后街男孩』寻找一位适合的音乐制作人,他们中意的人选是丹尼斯帕普(Deniz Pop)(98年去世),在丹尼斯丰富的作品当中,早就准备好了为『后街男孩』量身打造的歌曲,而他所选定的第一首歌曲就是和Max Martin、Herbert Crichlow共同创作的「Weve Got It Goin On」。 
image

95年夏天,令人兴奋的时刻来临,BSB飞渡重洋来到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模进行单曲「Weve Got It Goin On」的录音工作,这一次的录音工作促成了『后街男孩』和丹尼斯这一组天衣无缝的流行组合。由于录音进行的超乎寻常地顺利,『后街男孩』干脆延长了在瑞典停留的时间,顺道完成另外两支单曲「Nobody But You」以及「Quit Playing Games(With My Heart)」的录音。完成录音之后『后街男孩』回到奥兰多进行音乐录像带的拍摄,同一时间『后街男孩』单曲的制作也顺遂的进行,而『后街男孩』也了解了自己的定位并不单单只是个动感的男孩偶像,而是重要的流行乐团。 
image

9月1日『后街男孩』的首支单曲<We've Got It Goin' On>正式在美国发行,然而在排行榜上的名次最高只达到69名,而除了Teen Magazine 和The Box以外几乎没人喜欢『后街男孩』,电台的播歌率烂的一塌糊涂,没有一家音乐杂志对『后街男孩』的报导有兴趣,连MTV台也不看好他们,到了这个地步,当初计划好的全美巡回演出也只有先行搁置,对于花费了两年的岁月及心力的『后街男孩』而言,这是最沉重的打击了。这时候差堪告慰的只有当初在奥兰多Sea World认识的那一票歌迷毫不放弃的持续向当地电台点歌而已,除此之外,『后街男孩』似乎激不起任何浪花,而男孩团体在美国的发展似乎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MTV在后街男孩的发展历程中,似乎在宣传上从未有利于后街男孩。 
image

10月9日<We've Got It Goin' On>在英国发行,排行榜最高名次为54名,这个成绩更令『后街男孩』的心情雪上加霜。12月『后街男孩』再接再厉在英国发表第2支单曲<I*ll Never Break Your Heart>,这一次的成绩上升到了42名。12月份最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就是因为在「活力四射」以及DJ Bono的表演上担任暖场被媒体注意,而在英国的Smash Hits Awards上赢得了Best New Tour Act这个奖项,同时世人的目光也开始向『后街男孩』集中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