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写点东西记录下今年的北京马拉松。

跑完之后,很兴奋,因为实现了跑进四小时的目标,对于很多跑友来说,这个成绩很一般,我知道的大牛,全程三小时不在话下,轻松跑到330以内的人,也很多。


跑步大概四年,最初一年是在健身房,后来尝试了跑马路,然后就喜欢上了路跑,有变化、有风景、有目的地,有一往直前的快感,北京我最熟悉的有两条路,一是青年路,这条路我跑了有3年,也算是用脚步丈量了无数次,从青年路南口到最北端的七棵树路,用谷歌地图量是5公里,一个来回正好10公里。还有就是现在跑的,一条我没记住名字的路,往返大概11公里,两旁有高大的白杨和纤瘦的银杏,还有大片的玉米地,当然,这个时节玉米早已收割,绿油油的小麦已经齐脚踝高了。


参加过北京2010年的半程马拉松,和2011年的全程,成绩不值得一提,4小时38分。对于跑步这件事,我不着急,或者说心态最好,成绩好固然骄傲,体验一点点的进步,亦是幸福,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功利心,跑步是可以一辈子的事情,我认为的理想状态是缓慢爬坡,或者叫细水长流。

当然,这种“不着急”,也经常成为我放纵和懒惰的借口,比如对饮食不加控制,比如找各种理由否定当天的跑步计划。按照一个长跑爱好者的标准来说,我简直不合格,体重一年增加了近10斤,打个粗俗的比喻,相比于去年,我今年是扛着十斤的猪肉去跑。另一方面,经常回家较晚,加上各种自我编制的理由,所以很多该在马路上夜奔的时候,我是闲坐在电脑前或呼噜在床上。


赛前一段时间,努力增加了训练量,除了固定路线十公里的常规训练外,还拉练了两次长距离,一次25公里,一次36公里,这两次训练对比赛帮助很大,25公里拉练是顶着五六级的大风,当然出门前,也再三犹豫,痛苦抉择要不要跑,最后还是狠下心。结果今年的北马后半程就刮起了三四级的风,这次训练对我起到了很好的适应作用。这是后话。


36公里的拉练是在赛前八天,36公里也是去年跑完马拉松之后,跑得最长距离的一次,跑得还算舒畅,唯一不幸的是中途闹肚子,找了个农家厕所解决了(BTW,为什么北京农村厕所还那么恐怖……)。加上去厕所和等红灯的时间,一共是3小时33分,这也让我树立了今年的目标:争取跑进4小时。

比赛早上,6点钟起床,窗外面还是一片朦胧,吃完面包和芝麻糊,收拾了行李,然后出门。S说,我替你睡懒觉,你替我跑进4小时。我说OK!


在天安门西下地铁,这时接近8点,很多带着小红帽的旅行团已经在参观天安门了,整个北京都沉浸在巨大的雾霾里。

说到空气污染,11月25日,就是今年北京马拉松那天,北京正是重度污染,空气指数和PM2.5都是两三百。我看见有大V们在微博上抱怨,这样的天气跑马拉松真是太损害健康。这些大V经常在微博上秀自己跑步,还提及坚持跑步的人品质如何如何,但我想TA们一定没有真正热爱这项运动,既然是比赛,总会遇到各种不能预料的问题,比如恶劣天气,大风、下雨(2010年北京马拉松),甚至是下雪等等,但只要比赛的日子定下来,参赛的人就不会抱怨。跑步就是只管跑,而不是坐在电脑前抱怨。

8点半准时发枪,随着人流慢慢向前移动,朝主席台上望了一眼,往年的领导人今年好像没来。到长安街上,才算跑了起来,巨大的人流伴着兴奋的呼喊声,大爬梯正式开始了!一些奇装异服的跑友开始与围观群众拍照,或者自拍,当然,对于他们来说,参与或者说秀自己,比比赛结果更重要。

更多的人,则是安静地奔跑。

没多久就到了新华门,眼瞧着一些跑友跑到红墙根下撒尿,颇为解气,值勤的警察无可奈何,也让中南海的领导们感受下这被推迟了一个多月的马拉松的余温吧,哈哈。

一路上很多感人场景,看到一对老年夫妇,背后贴着“珍珠婚夫妻参加全程”,最浪漫的事,也许就是老了还能与你并排前行。这次马拉松,加入了一些慈善元素,一些运动员参加“给孩子送双运动鞋”公益活动,背着大约一米长半米宽的大鞋子跑步,非常辛苦,一段时间我后面就有个背鞋哥们,所到之处,路人必注目称赞。还有带着盲人奔跑,不过我没看到。

我没有过多的看表、讲究配速,对自己的要求是,一是前半程尽量慢、保留体力,二是感觉要舒服。 最初一直跟着一个400的兔子(限时4小时完赛的领跑员),到了三里河附近,觉得他实在有点慢,超过了他。前十公里用时55分,第二个十公里,用了53分。

跑到半程,感觉腿稍微有点沉,体力在下降,吃了一个能量胶,我是第一次吃这玩意,很齁,没有水根本咽不下去。


去年在23公里的时候,右膝盖开始疼,今年倒没有,从知春路拐望学院桥的时候,已经开始起风了。27公里附近,拿了一个大赛提供的能量棒,被冻着坚硬如砖,我使劲咀嚼,算是吃了一大半,地上都是,估计都是牙口不好的同志扔的。


31公里左右,体力又掉了厉害,呼吸也开始急促了,又吃了一个能量胶。之后的每一公里,都觉得很漫长,总是感觉要跑好久好久,才能看到路边更新的公里数指示牌。

在北五环往奥森公园西边那条路的时候,遇到一个白发老人,瘦瘦高高,状态很好,遇到有食物的路人,总是问人要,看到有两年轻人走了起来,大喝“小伙子让老头超了”,十分欢乐。他后来也把我超了,呜呜


不过,34公里的时候,我又超过了另一只400兔子,心中窃喜,4小时很有希望。35公里的时间是313。


终于进入奥森公园了,在这个阶段,这个全北京最适合跑步的圣地,成了鬼门关,风大坡多,去年在这里面的五公里痛苦不堪,这次还行,第二个能量胶发挥了最后的作用,不过40公里的时候,体力真是耗尽了,几乎没有一点力气,最后一个补给点,抓起一个蛋糕剥着吃,但没有水喝,完全咽不下去,那种感觉就是被陷在沙漠里一样。

从奥森公园跑出来,就是漫长的冲刺大道了,两边热情的观众不断喊加油,“终点就到了”,可是腿就是那么不听使唤,呼吸就是那么急促,我向正南方望啊望啊,就是望不到终点,时间溜得快啊,3小时54,3小时55分,好吧,终于看到了,使完最后一丝力气,跑过终点那一刻,我大吼一声,右手朝胸狠狠锤了两下。时间定格在3小时56分50秒,成功了。


然后就是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微博,成绩献给S,我做到了。这时,S已经在玲珑塔下面等了我一个小时,家属不让进休息区,挺不人性,一个大爬梯结尾不好玩。

很快,领了保暖浴巾、食物和奖牌,今年的奖牌是长方形,很好看,挂在脖子上,那种成就感,无与伦比。冷,赶紧领了衣服穿上走人。

第二天的《京华时报》登了全程四小时完赛的名单,特意买了份,一千七百多人,我大概一千五百多的名次。


跑马拉松不算什么,生活中很多事情比马拉松难得多,痛苦得多,跑步会让人有更多的正能量,面对生活,面对未来。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