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周五下午,难得清静的办公室。老板们临走前丢的一堆签报死活不想动笔,木然趴在桌前听窗外车马喧喧,思绪神游。

 

百度是个垃圾桶。想起一些似乎消失已久的名字,手贱去捞,沉渣泛起。只言片语串起的,是近十年的时光。

诗词歌赋学者梦想,pia自己一个闪亮的耳光,却是心里生疼。

 

算了,属于我的日子是文件档案领导同事煤气装修和睁眼看不见的未来,我这种人就是活该早八点到晚十点分分秒秒都忙得聚精会神梦中都是会议材料,将自己淹没在琐屑而无望的俗事中,如沙入尘土,细小卑微,但安稳安全,且偶有温暖。

 

恍惚。我也分不清哪里是梦,哪里是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