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采访的中国社科院一个研究员,问她油价上升的趋势怎样才会缓解,答曰,需求方无法承受太高的油价从而减少需求就好了;问她世界对油价上涨可以做的事是什么,答曰,要加大供应量;问她中国对此应该采取什么措施,答曰,要开发其他新能源减少对石油的依赖。

我不寒而栗。如果世界对石油的需求能够让人控制于鼓掌之间,要它增加就增加,要它减少就减少,那油价还会是一个问题吗?如果供应量也是能不经过西亚控油组织就能自由出入于市场,那油价还会是一个问题吗?

不过有一个问题她是说对了,问她油价危机的原因,说一是美元贬值次级按揭等因素导致世界经济不景气,二是金融人士利用石油价格不稳在衍生金融市场上的投机行为,加剧并放大了油价风险。对于这最后一条,我不能不唾弃某些金融人士,利用自己那些恶心的信息优势,用龌龊的操纵手段,大发经济灾难的财,人魔鬼样的算什么。这种吸血鬼一样的嗅觉,用好了可以帮人降低风险,但如果用于火上浇油兴风作浪,就太可怕了。在他们的ethics考试里面,我想是没有“不许扩大民生资源价格风险”这么一条的,有的只是“尽可能帮客户多赚钱”吧。

好消息是,现在美元又反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