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http://node3.foto.ycstatic.com/201003/03/e/28494526.jpg[/img]
要是可以的话,我很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

image

找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发布信息,找中介,50块的电话卡咻一下没了。
从我完成了翻译工作后11月开始不停地找找找,Call Call Call,跑跑跑,看看看。
二十多通电话还是没有消息,多数是敷衍的话语把你的时间延长至最终落空。
要不就是中介使劲地约你去看房子,一天好几趟来回,其实每次吸引过去的都是电话说的那家价格便宜房子,
一般中介会以房东不在,联系不上的借口让你先看价格稍微高点的房子,感觉有点坑。image
我尝试过不通过中介,自己去找房子,网上信息多数是虚假的,最新的消息都是骗人点击和浪费话费的。
朋友告知哪里哪里会有便宜的两房一厅出租,直奔大学城,小洲村等一些广州偏远的郊区。
本来计划是想要租整栋房子,这样的话不会给别人投诉,也有足够的空间让猫咪生活。
独门独户的感觉隐私性比较强,自我的空间也比较辽阔。可惜.......这段时间美院生考试,满租了!
其实要是只有两个人住的房子一大堆,但要别人接纳自己带猫进房子就相当困难。
当一听到你养宠物,立马脸色也变了,说猫狗很臭就把你否决了。

猫友们也相当挺我,有几套房子都等着原房客合同到期就可以让我入住了,但目前住处的房东不容我拖延时间。
住了四年的房子因为多次给楼上投诉,房东又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不得已地给被逼搬离。
老实说,虽然房子破旧,但我们都经过粉刷和室内家具添增来让房子感觉更像一个家。
我习惯了这房子,我很喜欢从阳台看去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

同一层的邻里关系相当好,我一直都没有告诉邻居邓氏夫妇知道我们要搬走,
今天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邓叔,直接告诉他我们要搬走了,他的脸色凸显感伤。
凌晨的1点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他的短息,短信内容让人感动。

“媛媛,晚安,打扰了。很舍不得你们的拂袖而去,更舍不得你们多年来睦邻之情,
奈何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更可体悟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唯望有缘人日后天涯能相聚,此次你们之离去其实同七楼老头每日向你屋主投诉很大关系,
望神灵保佑你们青春常驻,前程无限,日后当记得我这老头时切记打个电话来聊聊,希多珍重。邓叔”

我一直念着短信给她听,一直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
这对夫妇真的是很好的人,一直在帮忙和包容我们,
很多时候他们都很主动帮我们,煲了汤也端给我们喝,
这些年来我们跟他们相处得相当融洽,深受他们的照顾。
突然在这时候煽情起来,感觉好感动,让我想起这房子里的美好时光。

关于邓氏夫妇,我不能不说他们的思想和对人的态度都是相当文化知识份子。
感觉就是那种原家庭环境相当好的文化阶层,邓太太的梨涡浅笑都相当友善,能看到年轻的他们是如此地新潮,
每次在客厅看到楼梯路站立抽烟的邓叔,能倍感到那辈人的感慨与沉思。
上次同一栋住户有个老头癌症去世了,邓叔还眼红红地在小区门口送别。
这对夫妻的有情有义让我们佩服和尊敬,老实话,邻里如家人,相处得好的邻里或许也是几生修渡的福气。
能遇到他们也真的相当幸运啊~

说会找房子的事情,于前天中午到白云区看完70平方600元一个月的大空房后,觉得地理环境相当地复杂。
折回海珠区寻找,于傍晚时分通过中介介绍因房子有私家天台而决定租那里。
新房子位于海珠区的最南端,当然没小洲村那么远,但也好不到那里去,是大型小区,9楼顶楼。
房子只有50平方的小两房一厅,但天台的吸引力让我们毅然地租了。
今天跑去跟房东签合同,给了两个月的押金和一个月的租金,还有500元的中介服务费用。
十分钟不到3500元流入别人的钱包里了image
来见我们的房东估计是家境雄厚的业主,好几处物业放租,而且这房权人居然是他们的女婿。
房子是他们新买的二手房,才42万,主要用途是出租。
突然感觉这世界好现实哦,有钱的人说啥都是正确的。
合同大部分的利益是归于房主,租客只有给剥削的份呐。
我们做了件很冒险的事情,就是没有如实告知房主我们养动物,当然他也没有问。
但签了合同估计他要我们走也只能是一年后的事情了。

这两天密谋新居迁入后房东的来访,以及打包自己的东西,这是相当庞大的工程,光鞋子也3大箱,衣服更夸张是6大袋呢。
其实我相当讨厌搬家,相当讨厌自己的东西太多,相当讨厌自己的不稳定,相当讨厌自己的一无所有。
经过这次以后,我要计划何时才可以拥有自己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不再搬来搬去,东奔西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