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也想写些东西了,虽然没有人去要求,就是为了哪天醒来,不至于一片空白,在大脑里搜索着,不知从何写起,或许是没有这个天赋,怎么都动不了笔,作家们每每动笔的时候是不是也真心情愿,我没有作家的朋友,也没有办法取证,只是那横在记忆与忘记之间的无奈,让人真的没有办法不去纪念……

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

时空应该是一个很没有说服力的名词,我不喜欢去歌颂距离美,但是很享受在同一天空下彼此间的这份默契,说出来都不会懂。看不到你的笑脸,却能感觉到和煦的阳光,这就是此刻的感动!   没有为什么的答案,阳光轻拍后,脸颊开始升起红红的晕,那是兴奋后的羞涩,还是被识破心思的尴尬?我不知道! 她让心脏加速跳动,让瞳孔变成粉色,在不是春天的日子里,呼吸春天的味道,每天醒来,扯开窗帘,窥视她是否已逗留窗下……   一天的开始,并不难,只是左右她的不是你,浑浑噩噩早饭-中饭-晚饭就是一天。你不得不去面对,不管空气的指数是否偏移到无法接受,你总的张着鼻孔呼吸,就像身体再重,闹铃一叫,就不得不离开床板,多少次看到不用走路就神速前行的人,估计应该叫飞天,也只是在梦里有幸相识!你应该不会理解,在梦里相会的神奇,那里的所有都围绕在你的意志左右,你就是他们的中心,你可以命令银河,高兴了可以向东流,不高兴了,向北,向南,向上,向下,环着,绕着,没有所谓,可你千万别睁眼!   明白就是了,只是星期天真的有了颜色,黑色是不是最完美的答案!不敢想象!一朵小小的白花,那是他的有色,那是他的魂,她更为他痴迷,白昼交接的那个时间里,他们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