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希望自己能够成熟一点儿。老朋友说许多年了你一点儿都没变,我觉得这根本不是个褒义词。这么多年,走到哪里,处境如何,永远犯同样的错误。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是一种耻辱,我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一次一次又一次然后再一次重复无数次,简直就该被钉在耻辱柱上了。但是我的厚脸皮之处在于,每到这时候,我往往会选择性失忆,等待老天给我点儿小运气。

最近一个月来,一直在跟一个旧时密友的心理自疗帖,自己跟着也不断反省自己。我的拖延症,我的空想,我的自卑与自大,以及乐观与悲观,这些问题,这么多年一直就没离开过我。按C同学的话说,我们的心理问题,要把自己从头到尾摘干净了,才能有痊愈的希望。我想想觉得对,决定也试着剖析一下自己。

第一,拖延症。拖延症是我的老毛病。从小学时代不完成作业,到后来的拖稿子。说起拖稿子,幸好这次出版公司内部出问题解散,不用我写了。不然我的第二本译稿到现在还没改完。这是老天给我的运气,但下次就不一定了。

发作时段:我的拖延症是间歇性的,每当到了需要有重大抉择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严重。标志性时期为:中考前,高考前,第一次留学准备阶段,移民准备阶段,以及现在,准备再重新回归大学阶段。生活得平和了,心境平稳了,没有压力了,反倒好起来,比如说06年的时候我的拖延症它就消失了,那一年我有两本书要出,拖延症一点儿都没有影响过我,好像那个时候,我完全就是个正常人,每天严格完成计划内的事情,无论工作学习,都能完成得尽如人意。因为那时候我除了写两本小说没有任何事需要操心的。但是等到07年我到了上海,上班之余想考plida,我发现拖延症它又回来了。

症状特征:越到紧急时刻,越控制不住自己发呆,在网上闲逛,点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的博客,看无聊新闻,看无聊鬼怪小说,看无聊言情小说。但是又不愿意与人聊天沟通,把自己伪装成我很忙我没空聊天的状态。

解决办法:首先尽量不把自己推到非要面对deadline的境地,不给自己太多压力。尽量让生活平稳化,平时就规律起来,考试来了,也就不会害怕。退出微薄,退出豆瓣,退出大部分聊天工具,少看别人博客。如果要是再控制不住自己,就强制性断网。(现在看网络是祸根啊。)这一点我必须向某位已经和我绝交的博士同学学习。

第二,空想问题。有时候我也不能确定我那些空想算是positive还是negative。这些空想既是我前进动力,有时候也让我忽略了当下的现实状态。

发作时段:空想问题在我这二十多年人生中一直贯穿始终,随时都会发作。还不如拖延症,好歹心境平和时候会自动隐退。

症状特征:幻想,不断改目标,改想法。说大话。

解决办法:需要树洞的时候把想说的找个本子记下来,别再逢人就聊理想了,博客很显然也不是说这些话的地方。而且要把想法转化成实际行动,不能只停留在想的层面。

第三,焦虑。个人以为,我的焦虑和我的拖延症以及我的空想症有着密切关联。空想之后,实施阶段,拖延症爆发,自己就会陷入不断的自我嫌弃自我责怪而又不知道自救的怪圈中,周而复始,实在烦了,就投入alcohol的怀抱,寻求暂时解脱。

发作时段:往往和拖延症同期。一边拖延,一边焦虑。

症状特征:抓心挠肝,抑郁,失眠。

解决办法:先治疗拖延症,然后看看焦虑会不会自愈。另外戒酒。

第四,自卑与自尊。其实我的自尊心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自卑的基础上的。与C同学谈论少年时代家庭对一个人今后成长影响时,我突然反省到,我自卑的根源也是来自家庭。我从小就生活在一个不断教导你要谦卑的氛围里,无论你怎样努力,做出怎样成绩,没有人夸奖你,永远让你学习别人长处优点。其实那个别人很多地方实际上都根本比不上你。这些幼年时期的精神灌输导致了后来的我成了一个学历控智商控牛人控,永远沉浸对偶像的崇拜中,不自觉贬低自己。压抑久了,就有了所谓的“排挤无助感”的需求。可是我又不会把这种无助感排挤给别人,因为我从小被灌输的,是永远要看到别人的长处,然后拿别人的长处去和自己的短处做比较,这样的教育让我养成了向自己“排挤无助感”的习惯。自责自卑,特别敏感,别人可能无心的几句话,都会让我觉得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其实仔细想想,很多时候,自己的自尊,实际上都是被自己的自卑所伤害的。

发作时段:每时每刻,看到牛人就自卑。

症状特征:自我肯定和自我怀疑纠缠不清,在意识里斗争,自我怀疑90%的时候会胜利。但是又嘴硬,从来不肯承认自己的自我怀疑,口头上表达的,永远是所剩无几的自我肯定。

解决办法:既要看到别人优点长处,不断学习,又要对自己的优点长处进行肯定,不要和目前阶段自己根本无法企及的那个级别的选手对比。跟稍微比自己强的人比,超越一个之后,再去找另外一个目标。

今天暂时写这些,能够解决上述问题,我的人生肯定能进步一大块。先试行一阶段看看效果,然后再来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