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就要离开歇脚了一晚上的八卦城特克斯,前往靠近中哈边境的夏塔古道,远眺木扎尔特冰川。早起在特克斯县城里逛了逛,城中心广场也就是八卦中心太极鱼的位置是一片在建的绿地,以此为中心,辐射出八条马路分别以八卦的卦名命名,乾街、坤街、震街、巽街、兑街等等,每条街起始位置还放置了一块石头刻上了街道的名称。本以为一早会有早餐路边摊,结果却让人失望而归,幸好在一条马路上遇到一家开张营业的小吃店,于是进去尝试了当地的早饭。豆腐脑里添加的作料是海带丝和花生,肉包里头的馅料是羊肉的,一大早有热乎乎的东西吃还是很开心的。在这里的邮局寄出了明信片,然后天又开始下雨了。

前往夏塔的路上也是下着阵雨,雨止云开的时候就看到了彩虹,巨大的浅淡的七色半圆一头连着草原,横跨天空的另一端落在连绵的山脉中。直到车行愈发颠簸,旁边还出现带着白色钙化沉淀的河流,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下车时在售票处发现有关于遵守边境管理条例的告示牌,打开地图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边境附近,看来此番也算是极为正宗的西行之旅了。夏塔古道是古丝绸之路上最为险峻的古隘道,也是一条近年来很热门的徒步线路,全部走完要3天3夜,沿着雪山融水汇成的夏塔河逆流而上,翻过天山上的哈塔木孜达坂,就能从伊犁通往南疆。据说当年玄奘西行走得也是这条路,《大唐西域记》中所记载的“凌山”就是木扎尔特,因此夏塔古道又名“唐僧古道”。从景区换乘考斯特中巴,颠簸了1个多小时的山路,途径因山体水土流失而形成的流沙从山峰泻下的景观,就到了古道入口。令人跌破眼镜的是,这里竟然建了一座很高端洋气的欧风的豪华大宾馆,令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之前破损的道路、敷衍的景区入口、老旧的摆渡中巴和这个洋气华丽的宾馆联系在一起。

眼前的夏塔河水流湍急,流量却并不大,河水只占用了1/3左右的河床,暴露着的河床与河滩因为钙化沉淀而呈现乳白色,奔腾的冰川融水汇成的河水翻卷着青白色的波涛。因着一年年河流的冲刷,河滩上有无数圆润的石子,漂亮如璞玉的随处可见,还有些较大的石块被人整齐地从中切割开,仿佛是没有找到玉石的废弃原石一样,随意丢掷在路边。

河边的草地上,四处都是放牧留下的痕迹——一大坨一大坨的牛粪。天长日久,干燥的牛粪上已经长出了茂盛的草,行走时即便踩到问题也不大。逆流而上走出去没多久,就远远地看到两侧山坡形成的山谷尽头,在云朵中依稀可见的雪山,那就是木扎尔特冰川。白云低垂,随风流动,冰川最高的雪峰便像所有神秘的雪山一样蒙上面纱,时隐时现。走了一个多小时,雪山依旧遥远,倒是雪峰上翻卷的云层不知何时变成了浓密的雨云,被呼啸的风席卷着,直直向我们所在的方向压来,而此时,另一边的天空依旧艳阳高照,于是变成了一场有趣的太阳雨,落一阵,停一阵。时间所限,随便走走玩玩看看,也就返回了出发点,坐接驳车回到景区大门口。在前往昭苏的路上,路经一片平原时,云层之间漏下一束束阳光,形成宛如圣光照耀的丁达尔现象,司机好心停车让我们下车各种拍照,斜阳下是一马平川的草原,稍远处是微微起伏的山,因为草色的不同,呈现深深浅浅的绿色。而云朵的阴影疏落地落在山间,形成极富层次感的颜色。

昭苏县是伊犁天马的故乡,附近也有着著名的油菜花景观,县城不大,给人的感觉却是破破烂烂的,老旧之外还毫无规划感。随便找了小店吃了晚饭,小伙伴买了圆滚滚看起来很像日本高级蜜瓜的哈密瓜,甜软水糯,无比好吃。要是到了夏天水果成熟的季节,真无法想象新疆的瓜果会好吃到什么程度啊!饭后到超市买了些补给,这里有卖新疆黑啤的哟,于是搞了两瓶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