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高考语文和文综的阅卷近日在我校进行,单看校园里排成长长一列的大巴就能感觉到这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
image
笃行南楼是文综阅卷点
image
好像就是这么改卷的
image
另一条路上也停着长长的一列大巴,那边是语文阅卷组
image
走近一看,发现有一辆我们那边的牌照的车,也是唯一一辆外地车,挺另类的。我对车牌照比较敏感,其实大一就发现了
image
教技中心是语文阅卷处,“提篮春光看妈妈”就是在这里面改的……
image

        转眼间,又一届高考结束了,我的大三马上也要结束了。在这个学期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但又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完:数学辅导班的最后两次课我都没有去,不能善始善终,自己的数学复习进程高数部分尚未完成;英语单词背到第12单元,还有三个单元需要硬着头皮看下去,可是又听到几个英语考得不错的学长说:“哎呀,你真是在浪费时间,背了又记不住,还是多看看真题吧”,也许他们的经验是对的,但我还是想错下去,有些路是不得不去走的,只有自己发现走不通了,再回头心里似乎踏实些,反正考研本来就是一种尝试,说不定来年我也来那样教导我的学弟学妹们;专业课才看到微观经济学,好像考金融的重点在宏观,暑假我得努力了,要是暑假不能把专业课好好过一遍,我的信心会受打击的。
        期末考试临近了,又要构思一下我的“考试全攻略”了:这个学期同样一点物理都没学,实在是让人头疼呀。磁性物理:上节课做了一套题目作为作业交了上去,老师说下节课就不用上了,还好我预先抄了一份,拿了这套题目再把书看一看应该就能过了吧;电动力学:课还没有结束,最近一直在上相对论,我感觉这门课应该会给题,不然难度太大了,期待着吧;邓论:老师什么范围都没划,只有从头看起,我又不想考高分,通过考试我是很有信心的;热力学统计物理:我们全班都最怕的一门课,LDB老师这个人,我早就想在博客里评价一下,可是一直没有时间:考四次终于考上北大研究生,心里或多或少有点扭曲,但他有时说的话的确挺有道理的,教学应该也不错,我没听过课,但能看出他推导公式很熟练,可是他为人实在很奇怪,去年应物六十多个人挂了十几个,他还说放过了很多人,很多次地在我们面前宣讲学校院系的阴暗面,导致不少人失去信心,我觉得他这么做实在不太聪明。上课从来不点名,作业交了必改,不交不管,(其实他还是做了记录的,有一次我班一个女生问他期中考试的事情,他问她是谁,然后说不认识啊,一次作业都没交过吧),院里的老师都知道他是一个固执的人,有个老师对我说LDB有次带课,教务处只要求考察不要求考试,可他坚决要求考试,结果挂了一片。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想改变安大物理学院的现状吗,凭你这样对学生下手当然不行,如果你学术上很有造诣,大可不必待在这里受气,到更好的地方去吧,但既然身在安大,就适应一下这里的规矩吧,难道搞物理的就一定要超凡脱俗吗?对于这门课,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其实这只是一门专业选修课,按原本的意思就是不学这门学其他的也一样,只要凑够学分,可是学校只开了这几门课,不学就凑不够学分,于是选修成了必修,实在是强奸民意。教育部的本科教学质量评估也是一件让学校都痛苦的事情,就像我们平时不好好学习的人到了考试会痛苦一样,学校近年来的工作做得实在太差,结果为了这个评估手忙脚乱,搞得我们课不能乱翘了,意味着跨专业考研更麻烦了;考卷也标准化了,考风考纪开始抓了,意味着考试难度加大了;班级工作也要正常了,意味着需要造假了……总之是很烦人。
        来不及感慨了,赶快挺到暑假吧,好好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