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又是两个月没写过博客了。回首这两个月,真是好多事情。搬新家,前前后后办了七八趟,因为自己有车了,就一次一次搬,搞了一个多月才搬完了东西。新家这边大大小小一堆问题,现在也基本上全都解决了,不过这段时间确实是挺闹心,看着一个一个有问题的地方,无尽的心烦。现在算是好了,基本都解决了,蚊帐也买了,纱窗也装了,房子本身的问题还剩下生活阳台的门,物业管理迟迟不来修,很烦。

去年十月份提车,到现在基本上半年了,一晃半年了,时光飞逝啊。半年下来,开车算是比较得心应手了,但也有手潮的时候还会死火。老实交代,提车还没上牌之时,就在世邦家居刮了一次车屁股,不过是下面,看不到,而且车尾杠是塑料件,也就没管。另外一次是元旦节,一月一日,晚上去老香洲,LP非要去逛香洲,没法,我说坐公交吧,非要开车,我说今天心里毛毛的,还说我乱想些。结果去到老香洲半天找不到车位,为了停车,进一个路口的时候被一台夏利顶了一下右后轮位置,他拐弯顶到了,黑灯瞎火的,也没啥经验,就算了,后来看到还是有点印子,还是刮花了一点,不过依然是后尾杠,继续无视,以后再说吧。以后再无磕碰,也算是比较幸运。今天早上一件事,让我又学到一些,早上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前面等红灯的队伍排到半山腰,已经看到尾了,于是开始减速,没想到前车突然急减速,我赶紧一脚老刹车,基本踩死了的了,希望小F能停下来,结果还好停住了,只是心跳加速,这一刻,后方传来急刹车轮胎磨地的尖叫声,后面还有台的士,还好他也停住了,惊险。后来分析,下山的时候,因为是下坡,刹车行程会变长,刹车效率没有平路高,跟车不能像平路,速度也不能像平路,经验还得多积累。昨天突然看到祥子的QQ空间,说他的锋范追了尾,我也在警醒自己,小心使得万年船啊。

再说说工作。两个月,春节加班加点赶工,谁都不愿意,不过临危受命,也算是迫不得已。忙完了这一个事情,后面紧接着就是国际版本的准备,丝毫没休息下来,终于上周末感冒发烧。前一天同事还说我不能倒,结果我就倒了,郁闷。死扛了一个星期六,到星期天还是反复发烧,没法,去看医生。看中医,开中药,吃了两三天,好了。就是内热外凉,普通感冒,不是流感,所以不传染人,只是抵抗力下降了。看来前面一段时间的紧张工作确实是拖垮了身体,于是这几天我都尽力不加班,按时上下班,休息好,放松精神,感觉好了不少。目前虽然没混到领导头衔,但也算是小领导,说得起话。不过我觉得也不能太趾高气昂的,仍然得保持低调。据说要涨工资,盼了两年了,希望能满意。不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还是不要太抱希望,看情况,不满意就到时候续签合同的时候再要求,目标是翻倍再翻倍,嘻嘻。

LP终于下决心要开始学车了,希望她早日成才,我就可以开始在副驾驶位上唠叨她了。

清明节准备返渝,看望外婆,给外公敬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