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她确实需要逃跑。

8.3日东京麻布警署在六本木一豪宅里发现死掉的裸女,随后押尾学因血液检测出MDMA(摇头丸)成分被捕。

同一天,酒井法子的老公高相佑一因携带毒品被捕。8.4日酒井法子带着十岁长男失踪,8.5日警方在山梨县发现她的手机曾一度开启后又继续关闭。

以上是新闻,以下是妄想:

让我们发散思维,押尾学作为一个没啥胆量的艺人被捕后告发了一批演艺圈人士,其中可能就有酒井法子的老公。

酒井的老公平常要么给押尾学供货,要么就是一起嗑药的朋友。因为高相已经向日本警方供述说迷幻药属自用,这种口吻尤其像是拆家。而且一般来说,艺人被捕供出其上、下家的可能性最大。由此可以推论:酒井法子家的部分家用是以押尾学为来源之一,再由于矢田亚希子是押尾学太太也在养家赚钱,她赚的一部分钱就通过毒款的方式供养了酒井法子的食物支出。

Oh,My god,多么狗血曲折又残酷的食物链啊!

相比之前还是刚刚被判刑的李俐女士厚道,虽然她完全错误地理解了何为庆祝,以供应毒品的方式邀请亲朋好友过生日,毕竟还是没有参与讹诈、勒索、主动销售毒品。

在日本社会一个人信用破产就意味着今后的生活陷入绝望,人们对犯罪、毒品这些字眼格外严格,这也是为什么酒井法子会因为老公的丑闻而失踪(当然,还有说法是她在逃避对艺人名誉来说更为可怕的药检)。

——无论她事前是否知情,作为知名艺人而且一直以婚姻幸福作为形象包装,酒井法子都会很难面对今后的生活。

在中国,其实社会宽容乃至健忘得厉害,大众经常被那些德行操守早已证明破产的家伙反复愚弄——宋祖德还活得很愉快就是明证。

最新消息:法院开庭审理徐大雯(谢晋遗孀)诉宋祖德名誉侵权案延期开庭,无论如何公众等着看这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