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漫画展」完全结束了。历时两年。
大神最近体调似乎不佳,要保重啊!祈祷健康!

http://www.itplanning.co.jp/newsc.html

足球及其他諸事

 

我突然察覺到了一件事。
在把那天想到的事一一記錄下來已變成了一種習慣的今天,我寫到:〈能夠拿到一段完整的時間來單獨思考,真的好感激。我覺得這會引導我得出好結果。〉,然 後,在寫到「結果」的時候,我覺得胸口被一種緊緊勒住的感覺給塞住了。

是嗎?我突然察覺到原來自己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一直被「結果」、「得出結果」所束縳著。身為職業漫畫家,追求結果是理所當然的事,但若是到了被束縳、這種地步的話,也會令人感到害怕。

讀小學時,我在《大飯桶》裡學會了一句話:「盡人事而候天命」〈確實是by里中〉。

是不是那個「人事」的部分在我的腦海裡不知不覺越化越大的關係呢?結果,我變得無法去等待「天命」。而且,還偏離道理。從結果來說,必定會變成連該盡的「人事」都盡不到…

肯定是在無意識之間,還保留著「我想我要」的體質吧。

原來如此~創作這一回的《REAL》花去了異常多的時間,或許也是因為這樣。

因此,我決定馬上放開這種束縳。話雖如此,但也並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做到的,所以我要自己每天都加以留意。我之所以在此特意提及這種私人之事,就是為了這一點。

總之,跑過來就是了。

 

4年前,在德國WC上敗北;在對澳大利亞一戰上輸得極之屈辱,大家都說參賽選手們沒有團結一致。

在2年前的北京奧運上,表現令人失望。

在南非世界盃開幕前夕,日本代表也經歷了苦難、連敗,還遭受無數的惡評〈甚至還出了一本名叫《0勝3敗》的書〉。

然後,這個分組賽3場比賽的結果卻叫人瞠目而視!

就算粗略一看,你也會發現故事到處盤根錯節,正因為如此〈對像我這種只把足球當成娛樂來享受、不負責任的人來說〉,故事才意味深長。

可以說劇烈的疼痛是為迅速成長而準備的,同時,相信之後也同樣會不斷去體驗那種痛苦的吧。

還有像法國及意大利那樣,從光輝的頂點一下子跌落到地獄的故事。而這個故事,也有可能化為一種具有價值的劇烈疼痛。

既然足球為我們準備了這麼生動有趣的故事,那麼漫畫家們也必須去努力。

…哎呀─好開心呀─日本!

謝謝你們讓我享受到其中的樂趣。

 

 

最後的漫畫展結束了。仙台真的是最後一站。下面的內容或許只有看過漫畫展的讀者才會明白,還請原諒。

從上野、熊本、大阪到仙台,前後有2年時間吧,共有…多少人呢,石橋先生?
約有30多萬人前來觀看,好感謝大家。

工作人員的數字是,總共…唔…幾百位〈太粗略了〉的大家,你們都很棒,謝謝你們了。

就像觀眾在感想之中也提到的那般,對我們這些表達者來說,要用語言去把這種體驗的意義表達出來,我想是很不容易的。

但正因為這樣,做了才有意義。因為身為畫者,我們想要用畫把語言無法表達出來的東西表達出來。雖然就像離開父母照顧的孩子那樣,漫畫展在早期階段就已超越了畫者的想像,自由發展而去了。

不管是觀眾是工作人員,還是我井上本人,都是有缺點、很自我的人〈不是這樣的人,對不起了!〉,我們既有光也有影,但作為工作人員,還有作為觀眾,只要跟漫畫展扯上了關係,過程每進一步,我覺得大家都把光帶了過來。而影子,總之是被扔在一邊了。

在每個展覽會場,我都對工作人員們說:我覺得在會場的每個人,都是作品的一部分。雖然當時我沒有想像到這一點,但我想自己也猜得八九不離十。

謝謝每一位把你們美好的部分帶來給了我。

我之所以沒有自以為是地認為呈現在不同空間裡的作品是自己畫的,肯定就是因為這樣吧。

 井上雄彥
2010年6月25日

日本队在这次世界杯上的表现其实还不错的。
「最后的漫画展」完全结束了。历时两年。最近《24格》杂志,还有一些网络,又开始关注起来。我曾经万分有幸亲眼去观看,并且得到了会场限定和日本限定的画册。感谢当时帮助过我的一切人。

我很乐意分享我的感受,但从我这里收集图的人,至少注明一下出处吧。

ps. 大神最近体调似乎不佳,要保重啊!祈祷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