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猫咪森林

 

 

文/陈晓

       深夜听到金海心的新歌《阳光下的星星》,很是触动,纯粹而细腻的感觉。她的声音极美,极私人化,小心翼翼的吐气与爆发,如我很喜欢的另一名外国女歌手Tori Amos.

      沉寂了很久,金海心忽然披着长发,带着独立制作的唱片出现,这真是一个惊喜。她说她做了一张很个人化的唱片,好朋友写的歌词也是从独特的女性视角出发,表达着一些很细腻的东西。

      看着封套上满头细碎雪花的金海心,我想,她真的成熟很多了,而我也真的长大很多了。

      开始听她的歌大概是初一。那时她还是个小女孩样子,总是穿着民族风情很浓的衣裙,短发零零乱乱的,言行十分低调,在一边小心地唱着她的歌,脸上的表情也总是漠漠然,反而有些酷酷的味道。加上纤细的,略带磁性的嗓音,给人很不一样的感觉。

      刚开始,老会把她和王菲想到一起,但渐渐的就不了。她的音乐里的迷幻是极其细微的,王菲的要稍稍激进一点。

      那时候她有首歌叫《猫咪森林》,迷离的感觉一直笼罩,几乎要与之一同迷失在旋律里。她原本十分甜美的脸庞上却只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无谓的眼神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光直指人心。

      那时候是冬天,感冒了一个人在家,裹在被子里听她细细的嗓子唱另一首歌说买了什么什么好多东西等你,但想不到已来不及,“变成没用的东西,剩下没用的回忆”。最后还有一段低低的吟唱,听来敏感而神经质。我还记得那天下午房间里暗蓝的光线,我发热的额头,一切就那么迷迷糊糊的。

      第一次上台演出唱的也是她的歌。是那首《把耳朵叫醒》,讲一个爱唱歌的女孩子心里那份小小的坚持。还记得那次在台上对着下边一群观众居然没什么紧张感。后来于是就坚持下来了,直到现在,并开始为自己的坚持进一步做些事。我也不过一个喜欢唱歌的女孩。

      金海心在中途也出过一张泛泛的专辑,很不见风格,似乎是要走大众化一点的路线,但却不知道,大家心里喜欢的,其实还是那个不搭理人只顾低吟浅唱的像猫咪一样琢磨不定的女孩。

      还好她又回来了,带着漠漠的神情一如既往。她的声音听来还是那么的精致。Amos的音乐里的小心源自于心内的不安和不信任,那金海心呢?无从得知,也没太多兴趣。音乐已是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