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中日美韩新领导层陆续亮相,加上朝俄稍早前的领导人变更,使得东北亚的多对双边关系面临调整。一段时间以来,各种特使身份的穿梭外交,频频现诸报端。
然而,东北亚“外交花园”底下的腐烂历史“残骸”仍在散发招魂的气味。停战60年后,朝鲜半岛仍被三八线阻隔;战败68年后,日本还在为二战的遗留岛屿问题与邻国苦争;即便是高唱“大和解”的朴槿惠,也要处理父亲时代亲美反朝与日据时期韩人受辱之间的紧张关系。
多年来,东北亚从未像现在这样“新面孔”与“老问题”一道扎堆呈现。而随着新政渐次铺开,新的地区格局也正在生成中。
当前较受关注的是日本和朝鲜的动向。当安倍新内阁发起“包围中国”外交后,中日纷争有与朝韩僵局一样长期化的趋势。而当朝鲜对曾经趋之若鹜的六方会谈弃若敝屣,甚至指责安理会成员有如木偶般通过涉朝决议时,其所挑战的就不仅仅是东北亚的地区秩序了,而是二战后最权威的一套国际治理架构。
从建构主义的角度,除了某些自我封闭在停滞时间中的人物,1950年代以后出生的东北亚新领导人——无论是实用的民族主义者、激进的民主主义者,还是有远见的亚洲主义者,都有理由与麻烦不断的历史作一次着眼于未来的清算,关键是,谁会做出更大的让步,谁又能守住今时的承诺。
image作为“不在场的局内人”,奥巴马第二任期内总体上更加温和理性的国安团队,或可充当这样一个战略保证人的角色,前提是,允许经济身躯膨胀的中国不时舒张一下略显麻木的手脚。
而中国,不应作为被动角色继续依赖陈旧的同盟,而应做出更多的创新之举,例如让朝鲜自己主动制定规则,进而树立国际政治游戏中的规则意识;及时地采取自贸谈判等措施,把对美国主导的TPP有浓厚兴趣的日本拉回来;发挥俄罗斯的正能量,使东北亚成为扩展和充实“中俄战略协作”的新增长点;等等。
从东北亚冷战格局的解体,到“经济上依赖中国、安全上依赖美国”的二元格局建立,再到未来必然会带有六方会谈影子的东北亚多边安全机制的形成,我们正见证这样一个大时代。在局部危机频闪黄灯的当下,我们要能看到东北亚的惊涛骇浪底下,是沉稳的蕴力巨大的洋流,于潜移默化中推动着区域竞合与和平发展的大势,偶尔趑趄,却从未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