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冒險號』:蠢 亂 之 源 (陶傑 20090602)

語 文 政 策 , 不 止 特 區 十 年 來 混 亂 , 中 國 的 語 文 , 九 十 年 來 , 一 直 處 於 混 亂 狀 態 。
為 什 麼 是 九 十 年 ? 因 為 「 五 四 運 動 」 , 就 是 由 「 語 文 革 命 」 開 始 的 。 陳 獨 秀 和 胡 適 , 一 伙 二 三 十 歲 的 小 毛 頭 , 激 情 有 餘 , 學 問 還 沒 做 夠 , 他 們 想 中 國 實 現 「 德 先 生 」 、 「 賽 先 生 」 , 認 為 妨 礙 他 們 的 頭 號 敵 人 , 就 是 傳 統 的 中 文 , 拿 文 言 開 刀 。
但 中 國 的 文 言 , 兩 千 年 來 也 不 斷 演 變 , 科 舉 八 股 的 文 言 , 與 蘇 東 坡 的 文 言 僵 化 和 靈 巧 不 一 樣 ; 《 資 治 通 鑑 》 的 文 言 , 也 跟 清 代 筆 記 的 文 言 深 淺 不 同 。 陳 獨 秀 和 胡 適 , 把 中 國 的 文 言 視 為 仇 敵 , 為 後 來 的 毛 澤 東 開 了 偏 激 的 先 例 , 如 同 凡 地 主 必 是 罪 大 惡 極 的 剝 削 者 。 五 四 就 是 「 文 革 」 的 上 篇 。
因 為 「 五 四 」 , 中 國 語 文 從 此 走 上 魔 道 , 代 替 文 言 的 「 白 話 文 」 , 巴 金 、 魯 迅 、 朱 自 清 , 不 是 平 庸 , 就 是 沙 石 累 贅 之 嚕 囌 。 時 間 的 流 水 過 去 了 , 四 十 年 代 的 白 話 文 代 表 作 , 今 日 能 讀 得 入 目 的 , 只 剩 一 個 張 愛 玲 , 因 為 張 小 姐 的 白 話 文 作 品 , 還 是 師 承 了 《 紅 樓 夢 》 的 舊 底 子 。
「 五 四 運 動 」 之 幼 稚 , 就 在 這 裏 開 始 。 由 語 文 開 始 「 改 革 」 , 在 一 伙 業 餘 份 子 手 上 , 品 味 越 改 越 低 下 。 他 們 以 為 , 把 文 言 改 革 掉 , 寫 說 白 話 , 就 可 以 推 動 中 國 人 推 向 民 主 和 科 學 , 沒 想 到 先 把 英 語 的 末 枝 引 進 來 , 玷 污 了 簡 潔 的 中 文 。
「 五 四 」 的 語 文 改 革 成 功 了 嗎 ? 沒 有 。 隨 手 拈 來 一 段 今 天 的 新 聞 : 「 國 民 黨 秘 書 長 謁 中 山 陵 , 紀 念 孫 中 山 奉 安 八 十 周 年 。 」
這 段 文 字 , 表 面 是 白 話 , 但 什 麼 叫 「 奉 安 」 ? 這 一 樣 是 「 五 四 青 年 」 仇 視 的 封 建 帝 皇 文 言 。 孫 中 山 是 共 和 民 主 的 總 統 , 明 明 親 美 崇 洋 , 他 的 墳 墓 , 中 國 人 還 把 它 當 做 皇 帝 的 「 陵 」 , 訪 孫 墓 , 叫 做 「 謁 陵 」 , 這 就 是 中 國 人 抗 拒 民 主 擁 抱 獨 裁 的 DNA 明 證 。
語 文 是 意 識 活 動 的 表 現 , 使 用 什 麼 樣 的 語 文 , 如 同 講 話 什 麼 口 音 , 一 看 就 知 道 這 位 語 文 的 消 費 者 , 智 商 屬 何 等 級 , 思 維 是 何 路 數 。 「 五 四 運 動 」 由 改 革 語 文 開 始 , 開 頭 關 鍵 一 步 走 錯 了 , 其 他 高 深 一 點 的 什 麼 民 主 科 學 , 不 必 浪 費 時 間 評 估 。
「 五 四 運 動 」 在 二 十 世 紀 的 人 類 文 明 史 上 全 無 地 位 , 胡 適 陳 獨 秀 一 大 堆 , 加 起 來 , 在 世 界 上 , 不 及 印 度 一 個 甘 地 之 知 名 。 「 反 思 」 或 紀 念 「 五 四 運 動 」 , 是 人 生 最 無 聊 的 事 之 一 。 還 是 找 一 個 帝 陵 , 一 年 復 一 年 的 「 謁 」 下 去 好 了 , 從 國 民 黨 頭 頭 南 京 謁 中 山 陵 , 到 謁 毛 堂 北 京 的 人 龍 , 就 會 明 白 中 國 的 語 文 為 什 麼 東 改 革 , 西 「 微 調 」 , 還 是 不 合 格 , 還 是 越 來 越 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