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绊系列2-彼方なる陽を求めて

CAST:
宫本雷/源赖光   岸尾大辅          
渡边綱之        檜山修之          
坂田公彦/公时   鸟海浩辅          
ト部季也/武     崛内贤雄            
平井昌          小西克幸          
茨木童子        三木真一郎
酒吞童子        森川智之
鬼崎凯          福山润
九鬼虎次郎      森久保祥太郎
耶纱人          神谷浩史
阴阳师          子安武人
宇木津/确井贞光 三宅健太
     
梗概:千年前的约定,千年后能否再相见...?即使你已不再是从前的你,一起回去吧,回到那个盛世王朝...。

这是鬼绊系列的第2弹了,与第1弹叙述的角度不同,内容相同。平安朝时代,源赖光以降服酒吞童子而名声大起,其手下有被称为“四天王”的:渡边、坂田、ト部、确井。其中渡边曾因茨木童子(酒吞的义弟)的美貌而有过瞬间的动摇。受到“鬼面”的保护,酒吞虽然身死,但灵魂不灭,为了净化哥哥的灵魂,茨木甘愿被阴阳师封印千年。千年后,源赖光等五人转世。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茨木的封印被宫本雷解开,一场千年后的战斗即将开始,结局是...?  


TRACK01 千年前,大江山的酒吞藏身之所
森川:从前鬼家族住在丹波的大江山上,他们的首领酒吞童子经常带领着手下,冲入京城(京都)。他们任意袭击人群,掠夺财宝、坑拐妇女。对酒吞一族的恶行忍无可忍的天皇派出了所向披靡的源赖光和其手下的四天王,他们担负起了降伏鬼一族的重任。
(两军战中)
源赖光:酒吞人呢?
ト部:恐怕就在这屋子里,现在应该是喝得烂醉如泥,不醒人世了吧。
(茨木慌慌张张地穿过走廊,拉开隔门)
茨木:哥哥,快起来,大事不妙啊,白天那群在山下的修行者现在突然一起攻了上来,总感觉他们象是来自京城的源赖光一伙!
酒吞(艰难起身):是我大意了,那些人拿来的酒好象被他们动了手脚,喝了后身子便不听使唤,可恶!茨木,你快逃!穿上这件红衣,混在女人当中快逃!
茨木:我不要!虽然我们没有亲兄弟间的血绊,但我还是要跟哥哥一起留在这里!
酒吞:今天就算是葬身于此,我的灵魂也不会消失,百年后,千年后一定会重获新生,与你相见!所以茨木,快逃!
茨木:(痛苦地):我发誓,一定,一定会让哥哥的灵魂重获新生!(逃走)
(落慌的人群中,渡边綱一眼看到茨木)
渡边綱:站住,小姑娘!这种时候你怎么会在这?
(一把扯下茨木披在身上的衣服)
渡边綱(吃惊):左眼是绿色...右眼是红色的,这人究竟是仙女还是妖怪?但是...好美丽...
(远处,源赖光在呼唤)
源赖光:怎么了,綱?在那里磨磨蹭蹭的。
渡边綱:没什么,赖光大人。(对茨木)不想死就给我快走!
(茨木离去,与赖光等擦肩而过)
ト部:怎么了,渡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渡边綱:啊,没什么,(转移话题)酒吞恐怕就在这间屋子里。
源赖光:好!大家一起冲进去!
(踢倒拉门)
源赖光:我就是源赖光,酒吞童子,准备受死吧!
渡边綱:我是四天王之一的渡边綱!
坂田公彦 :我是坂田公彦 !
ト部季武:ト部季武!
确井贞光:确井贞光!
酒吞(冷笑):一群嘴硬的疯狗!
源赖光:少在这硬撑了,看来神便鬼毒酒是起效了,你好象不能动呢,酒吞童子!我奉天皇之命,成败在此一举!
酒吞:...你可以吗?
源赖光:我们五人手中的剑是被称为灵验之剑的五振剑!要杀你绰绰有余。綱,你们四个去砍他的四肢,首级由我来取!
四人:是!(一阵砍削)
(酒吞支离破碎,源赖光顺利取下其头颅)
茨木(悲伤至极):哥哥,我一定会救出你的魂魄,不管花费多少年,只要我还在这世上活一天...。


TRACK02 千年后 傍晚放学后,雷的学校里
雷:这是极为普通的生活,与往常一样的放学后。我宫本雷和渡边綱之,这对被人称为常胜的组合,在与外校的篮球比赛中输了,心情十分沮丧。
(两人走在旧校舍的走廊下)
雷:啊啊啊,气死我啦,竟会输给那群小子,真让人难以置信!
綱:今天之所以会输,都是因为你啦!真是的,一个人在球场中横冲直撞!和你这种笨蛋是从小的相识,我也真够可怜的。
雷:你说什么?!那个在场上沉不住气,动手打人被罚下场的不知道是谁呢!
綱:吵死了,豆丁!
雷:不许叫豆丁!对了,斐应学园的那个叫鬼崎的家伙,一想就让人生气,看他打的那么得心应手,真让人怀疑,他会跟我们一样都是高2的学生。
綱:这先不说,这次失利的最大原因是...
綱+雷:坂田公彦!!
綱:身为场外军师的他,今天竟然没到场...!
雷:真是伤脑筋啊,去哪了呢?
(平井突然从背后插话)
平井:是真的耶,那家伙只是成绩稍好一点,长相稍俊一点罢了。
綱:对对对!
平井:不是泼大家的冷水,真搞不懂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选择到这种排名中等的公立学校来?
雷:就是就是!
平井:而且俗话不是说“人妻不可夺”嘛!
綱:就是就是!挨?你又是谁?
平井:什么?不认识我!我叫平井昌,我可是很有名的哦,我是平安朝的英雄--源赖光的部下藤原保昌与以“百人一首”出名的和泉式部的曾曾曾曾曾曾曾曾....孙!
雷:啊,好象听说过。对了,泡马子时,你可以把这段光辉家史拿出来讲嘛,笨蛋!
平井:不用你教!
(教室的门发出旮旯旮旯的声音)
雷:咦?那间教室...你们没听见什么声音?明明锁得好好的...。
綱:啊?你指历史资料室?
(被锁在资料室里的坂田察觉到了雷一行)
坂田:不好意思啊,綱,能帮我把门打开吗?
綱:坂田?真是的,你离门远点!
(提脚揣门,门被踹开)
坂田:呀!
綱:呀你个头!
雷:呀什么啊,你在这里做什么?比赛已经结束了!
坂田:你听我说嘛,今天被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告白,要我跟她交往,被我拒绝后,一气之下就把我关在了这里。
平井(伤心):我的奈津美...!
坂田:?这位是?
綱:就是关你的那个女的男朋友,平田君。
平井:是平井!
雷:我说,大家就别争了,反正坂田也找到了,咱们快回去吧。天色越来越暗了,这里你们不觉得恐怖吗?
綱(半嘲讽似的笑着):怎么啦,雷,害怕?
平井:啊,但是听说凡是把这里的东西带出去卖掉的家伙,都会接二连三地发生意外,受伤什么的...。
綱(吓唬地):所以啊,雷,别随便碰这里的东西哦!
雷(无奈的笑):嘻嘻,...已经碰...了...
綱:...?!
(突然,众人面前出现发光的石头)
綱:什么东西,这么亮?!
雷:只是觉得它十分好看,谁知刚拿在手里就...
綱:笨蛋!快扔了它!
雷:但...但...紧紧粘在手上啦,甩都甩不掉...
(突然石头上开始冒烟)
雷:啊啊啊啊啊!
(烟开始扩散开来)
綱:什么玩意嘛,这烟雾?! 可恶,看不清周围。雷,你还好吧?
(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吟时扬时止)
綱(迅速飞奔到雷的身边,担心地):没事吧,真的没事吧?
雷: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綱(放心):老是叫人担心,笨蛋。
雷:...綱?
坂田(吃惊):宫本,你...
雷:挨?我怎么了!?
坂田:又缩小了...?
雷:身体...?!
平井(在大家身后,喊到):啊!这是什么?!手里...手里长出了颗怪痣?!
雷:什么?啊!我也有!
綱:我也是!
坂田(沉着):我也一样,看起来好象印度的梵语。
平井(突然注意到了茨木):啊啊啊!怎么...会...
雷(抖):这...这..次又怎么了?
平井:啊啊啊,那里...那里...
綱:恩...?
雷:好象有...人,什么...时...候...
綱:象是个女...的...
雷:好...好...漂亮啊!
綱(警惕):穿得好奇怪,那是...和服...?!
茨木:我叫茨木。
雷+綱(听到声音后失望):原来是个男的啊...。
平井(惊):喂,你们怎么就这种反应啊!再表现得吃惊点嘛,他可是突然出现的啊!而且大家手上的痣,又做何解释?
茨木:那是个诅咒。
綱:我说,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茨木:长期以来我都被封印在那块石头里,今天终于被站在那里的小子释放了出来。
綱:啊?说什么呐?!
坂田:就是说,宫本替你解开了封印。
茨木:确实如此。
坂田:你是什么时候被封进来的?
茨木:当时掌握实权的是一个叫藤原道长的人。
坂田:就是说平安时代了。
其余三人:什么?平安时代?!


TRACK03
当日,在雷的住处,晚上7点左右。雷在泡茶,平井在使劲地洗着手上的痣。
綱(悄悄):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啊?
雷: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把他就丢在那里吧,解开封印的人可是我耶。
綱:你还真信他说的啊,笨蛋!这事我可不管噢。
雷:随你的便,反正我也是一个人住。那家伙一个人在石头里呆了千年呢。
綱:我说你啊,真是个老好人。
雷(对茨木):没什么好茶,请喝吧。
綱:喂,还给他喝茶!
(平井走进里屋)
平井:果然怎么洗都洗不掉。
茨木:那是当然,它是用来封印住我的咒语。当封印被解开时,那个咒术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你们的身上。
平井(发抖):那...,这个要是不去管它,会怎样?
茨木:因为诅咒,不幸会接踵而来,最后会丢掉性命。
平井:真的假的啊?! 那...怎么做才能解开咒术?
茨木:能解开它的只有五振之灵剑。
雷:五振之灵剑?
茨木:就是过去的武将源赖光和其部下四天王所使用的名刀。
坂田:啊,就是那个以降鬼而出名的源赖光吧。
茨木:是的。
綱(向着其余三人,征求意见):切!这种事情谁会相信啊!对吧!
坂田:因为有趣,所以相信。
雷:帅呆了,所以相信。
平井:恐怖,所以相信。
綱:我说你们今天是,脑子坏了?!
雷:接着说,那个剑在哪?
茨木:这点我还不清楚,但,如果不快点的话,就没时间了。
平井:你说话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坂田:咱们可以去找“名刀目录”来看或是去博物馆,总之先在网上查一下吧。
雷:太好啦,能和坂田一起被诅咒,真让人放心啊。
茨木(对雷):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真可怜...
雷:再说...,再说我就关你的禁闭!


TRACK04
街上某校大门附近。放学后,五月中旬
正往家赶的雷和綱
綱:对了,茨木那家伙最近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雷:恩,也许是被封了千年的缘故吧,身体有时不能自由活动。
綱:你这样做好吗?当心他又要耍什么花招,你这个老好人,一点都不知世间的险恶。
雷:要你管!
綱(动起真来):你的事我可是管定了!
雷:綱...?
(卜部出现在雷的面前)
綱:恩?你是...?
卜部:突然出现,失礼了。请问,你是雷...宫本...
雷:挨?啊,对了,想起来了!
卜部:是我啊,好久不见,您还记得我吗?
雷:莫非是卜部哥哥...哇,太好了!
卜部:雷!
(拥抱)
卜部:那个讨人喜欢的雷,已经长这么大啦!
雷:哥哥,你也很棒嘛! 那件事之后的十年中,哥哥时刻都在鼓励我,至今想起仍会觉得,都是因为哥哥我才能在那个家里呆下去。但是,我那个臭老爸,为了保身,竟把贪污的罪名架祸到叔叔头上,叔叔也因此丧了命...。
卜部:别尽说些没头脑的话。我爸他是自杀。
雷:但是,那件事完全是老爸他...
卜部(打断):父亲是个性格懦弱的人,但是葬礼那天,你对我说的话,这10年间我都一直记着。
(回想,7岁时)
[雷(哭腔):对不起,哥哥,都是我爸的错,害死了叔叔。我什么都做不了,没能保护...呜呜呜~~]
卜部:雷,你不了解;10年前的那双紧握住我的小手,曾给我带来过多大的安慰!
綱:打断一下,抱歉,雷,这位是...?
雷:綱,你不记得了吗,这位是我爸的秘书的儿子,卜部哥哥啊。
卜部:“哥哥”的头衔就算了吧,今年我也30了。
綱:恩,你是雷的监护人?
卜部(冷淡):好久不见,綱之,一点都没变。(想起千年前的事)
雷:哥哥...?
卜部:从今以后,遇到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就是。


TRACK05
宇木津家,日式房屋,6月8日,傍晚,新月落下之前
茨木出现后,又过了一段时间
雷的回想,几天前
[坂田(少有的兴奋):茨木,找到啦,快看这个,我把那个网页印了下来:距今千年的发现,宇木津家的“四天王确井”的名刀!
茨木(一人语):确实,这是...,但,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回想终了)

宇木津(透过室外对讲机):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雷:但,这里是宇木津的家吧。
宇木津:求你了,快回去吧,我是为你好啊,赖光大人!
雷:挨?
綱:这位大叔好象在担心什么,喂,茨木,感觉到什么了吗?
茨木(看天):月亮...(突然,吃惊状)莫非今天是新月...?!
(门的另一侧,玻璃窗被人打得粉碎)
宇木津(对讲机中传出):啊啊啊啊!
雷:綱,一起冲进去!
綱:包在我身上!(提脚揣门,伴随着綱的一声吆喝,门板被揣得七零八落)
雷(跑向宇木津):没事吧,大叔...?
宇木津(弥留之际):赖光大人,您不该来这里,这...是圈套啊,都是因为自己太不中用,才会让鬼一族的人找到了这里...连剑都被...夺走;实在是抱...歉...从...前...的时光真另人怀...念...啊,赖光大人...(吐血,身亡)
平井(颤抖):血...吐了这么多血,快叫救护车啊...!
雷:大叔,大叔,醒醒,别死啊...!


TRACK06
公园,当天晚上,远处传来救护车的声音,雷一行慌忙从宇木津家奔出。
坂田(喘):没事吧?
平井(跌倒,喘):不太好。
雷:为...什...么我们要逃啊?
坂田:在那种情况下,如果被当作尸体的第一发现者岂不糟糕?况且我们已经叫来了救护车,再在那里多待,也是无济于事。
雷(哭):人都已经死了,叫救护车还有什么用,我...我...就在他身边,离他这么近,却...
平井(害怕地):真是前所为闻,难道不是仅仅为了探宝才去收集五振剑的吗?!
坂田:那把剑好象被谁抢去了...。
綱:茨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大家?!
茨木:冷静一下!
雷:冷静?人都已经死了啊!
坂田:能否请你把话说得清楚一点,茨木,啊不,应该叫茨木童子。
平井:茨木...童子?什么意思?
茨木:我并没有要隐瞒大家的意思,只是在等着你们都觉醒的那天...
雷:我们...觉醒?
茨木:你们是历经了千年的换生者。雷,你的前世就是那个被人们称为英雄的源赖光。綱,你则是赖光的部下,四天王之一的渡边綱;坂田,你那时名叫坂田公时...
雷:说什么呐?
茨木:袭击确井,不,宇木津的就是千年前另人闻名色变的有“赤鬼”之称的酒吞童子。
坂田:就是那个极尽杀戮和掠夺的希代恶鬼?
茨木(难得一见的生气):不是的!确实,兄长他袭击过富人的房子,偷盗过财宝,但,这些都是为了拯救那些受压迫的农民的。哥哥他不仅勇猛,而且还是个心地善良的大盗...我,就是被哥哥拣回来的。我父母好象是异国人和贵族家的小姐。拜这双眼与头发所赐,我被认为不祥,先被唤做“鬼之子”,而后又被扔在一间寺院里。
雷:竟然会因为眼睛和头发就把自己的孩子...
茨木:那个时代就是这样的。(自嘲)谁知日后,又是因为这张脸,让我成了那群酒肉和尚的玩弄对象;我因为无法忍受,一路逃奔到山上来,就在那里遇见了兄长。
[回想开始]
酒吞:我很喜欢你的眼睛,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弟弟了,名字嘛...,对了,既然是在这里拣到的,就叫茨木吧,恩,从今以后你就叫茨木啦。[回想结束]
茨木:虽然人们象害怕鬼似的畏惧着兄长,但,对我而言,他比我之前所遇见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具有人情味。但,当时的朝廷把对自己不利的或是自己无法掌控的事物都称做“鬼”,并要通通杀之而后快。于是哥哥就成了他们的目标,终于,在那天...
[回想开始]
酒吞的藏身之处
茨木:什么?朝廷派来讲和的特使?
特使:是的,天皇说了想尽快结束无意义的争斗,为表诚意,专门请了当世一流的雕刻师,做了这个鬼面。(打开装鬼面的箱子)
酒吞:哦哦哦,太精致了!简直跟真的一样。
[茨木:但,谁知刚一戴上...]
酒吞(痛苦地):面具...面具象是要钻进脸里去...啊啊啊!
特使:酒吞,你上当了!这是含有咒术的人称“役者的行者缘”的面具。只要一戴上它,就会因诅咒而死!
酒吞(狞笑):哈哈哈~有意思!这面具里的诅咒,刚好可以化为我的力量。(拔刀)凡是违抗我的人,一律赶尽杀绝!(向特使砍下,特使身首异处)
[回想终了]
茨木:自从戴上了那个面具后,哥哥的妖力逐渐增强,变的喜爱杀戮了。那时你们几个的前世,源赖光和四天王攻进来时,哥哥让我逃走,而他自己却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雷:就是说...酒吞童子已经死了,不是吗?
茨木:不,虽说身体被剑所杀,但灵魂却不曾死去,这还多亏了那个面具里的妖力,真是有够讽刺的。
坂田:你应该很恨我们吧。
茨木:恨你们到死!但比起憎恨,我更想见到的是哥哥的笑脸。为了把哥哥的灵魂从黑暗的妖力中解救出来,我曾悄悄潜入到一位阴阳师的家中。虽然这位阴阳师具有非凡的灵力,但因为讨厌朝廷,所以连阴阳寮都没能进入,总之,他是个怪人;而我却把赌注押在了这个怪人身上。
[回想开始]
阴阳师:啊,原来如此,但,非常遗憾,你所寻找的东西--酒吞的心,在这个时代已经很难再...
茨木:什么?!
阴阳师:而且要想解开酒吞身上的诅咒也并非易事。你听好了,之所以他会迷恋这个面具是因为他想获得力量,他远比你想象中的要罪恶深重的多。
茨木:即便如此,我还是想救出他的灵魂,想把那颗被黑暗囚禁的心拯救出来。
阴阳师:既然你这么说,好,我就告诉你吧,能够净化酒吞的灵魂的就只有五振剑,但,五振剑的再次出现是与它们各自的主人的换生时间相一致的...即大约一千年后...千年之后,在新月和满月的日子里,月亮会孕育出巨大妖力,这时酒吞就会再现...。
茨木:那,请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好?!
阴阳师:首先,会把你封上千年,千年之后,该怎么做就全看你自己的了。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回来。回来后别忘了跟我说说千年后的那个时代中的见闻噢。
[回想终了]
茨木:然后,千年过去了,雷,赖光的换生人,是你解开了我的封印,这些都在那个阴阳师的算计之中。
綱:真让人难以置信...
雷(哭):对...不起...我...完全记不起前世的事,但,我却伤害了茨木的最重要的人...
茨木:没必要自责,我们对其他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这点是事实。当时的你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雷:但是...
茨木(柔声):看着你们就让我想起了从前,虽然身为盗贼,但生活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哥哥总是坐在人群中央...那张笑脸,即使历经千年仍是这般记忆犹新...
雷: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帮你实现愿望?
茨木:谢谢你,雷。首先,要让你们的记忆逐一复苏以便收集五振剑,然后用它再次净化哥哥的灵魂,这样就能把他的心从黑暗中解救出来。
雷:恩!我会加油的,茨木!我一定要恢复千年前的记忆,找出那把剑!并且要帮助酒吞童子找回从前的自己。
綱:真是的,千年之后的了结,想不接受都不行啊。
坂田:比起入学考试这可有趣得多了。
茨木(感动):你们,谢谢了...
雷:但,大家手上的咒缚要怎么办?
茨木:那其实是护身的咒语,危急关头,它能多多少少地缓解哥哥施展的妖术。
平井(难以开口):那个...我要回去了。
坂田:平井?
平井:啊,怎么看对这件事我都象是个局外人,很抱歉,我现在还不想死...
雷:你...!
平井:...再见...。 (平井离去)
雷(失落地):...平井...


TRACK07
雷的住处,6月24日,下午5点左右,满月日
綱一脚把门踹开
綱:喂,你又忘锁门了。
茨木(自言自语):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
綱:喂,别在我面前换衣服啊!
茨木(自言自语):说话总是很失礼。
綱:去你的!(看周围)恩?原来雷不在家啊,喂!你...!(说话间,茨木已把衣服脱下,扔在了一旁)
綱(心跳):你...干嘛突然脱衣服?
茨木:换衣服呗,怎么,不行啊?!
綱(心想):大家都是男人,为什么看到他这种样子会心跳不己呢...
(见茨木不穿衣服,犯疑)
綱:喂,快穿起来啊!
茨木:我这右臂上的伤疤,你还记得吧。那是拜你在“一条戻り”桥边所赐。
綱:...?!
茨木:不信就自己来摸。
綱:什么?!
(茨木抓过綱的手往伤疤上摸去)
綱(记忆混乱):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不,我到底对你...
[綱对前世的回想]
笛声响起,静静地走着的茨木的脚步停了下来
渡边綱(20岁):小姑娘,这么晚了要去哪?小心被鬼拐走,快点回去!
茨木(笛声停止):好久不见了,渡边大人。
渡边綱(吃惊):你...就是大江山的那个...
茨木:今晚我是特地来向您道谢的,多亏那时您放了我。
渡边綱:道谢?!
茨木:恩,那时您明明知道我是鬼一族的人,可还是放过了我。(轻柔地,小声地)渡边大人,从那时侯起,我的心里就不曾平静过...
渡边綱:那...个...(无语)
茨木(诱惑):不信,就来摸啊,我的心跳得是如此的快...
渡边綱(无法拒绝):快...给我...住口...
赖光(20岁,从远处向这边边望边走来):怎么了,綱?
茨木(咬牙)
(突然,去抢渡边綱腰间的剑)
渡边綱:啊,赖光大人。(一把抓住茨木的右手)混蛋!你干什么?!从一开始你的目标就是我的“鬼切”吧!
(拔剑朝茨木的右臂砍去)
茨木(巨痛,恢复到男子语调):哼,亏你被称为剑豪,竟用它来随便砍人,也不觉得丢人!
(风起,茨木消失,赖光从远处跑来)
赖光(喘):怎么了,綱,那人是...?!(准备追)
渡边綱:没必要追!那...人...只是个爱顺手牵羊的家伙...。
赖光:...綱...?
渡边綱(心想):在那之前,赖光大人和我一直都是一条心;不会对对方撒谎,也没有事情瞒着对方,相互之间被一根看不见的纽带牢牢维系着,但是...赖光大人是个聪明人,当时他肯定是感觉到了我心中的那一瞬间的迷惘...。
[回想结束]
綱(心想):对啊,千年前,我的心就是因为受了他的诱惑,而背叛了赖光大人的信赖。
(从綱的身体里,跌落出一把剑,掉落在地板上)
茨木:剑!该不会是渡边綱的名剑--鬼切吧...,对了,剑原来都隐藏在个人的身体之内。
綱(冷冷地):我想起来了...就是你!这个混蛋...!(扑通一声,将茨木压倒)
茨木:啊,真是乱来啊,一千年前砍我的膀子,这次把我压倒又想做什么...?
綱:吵死了!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门被打开,雷和卜部进入)
雷:哥哥,老是这样放下工作来看我,没事吧?
卜部:没关系的。
雷(突然注意到綱和茨木)啊!綱!!(吃惊之下,手中汉堡掉地)
綱:雷...?!
雷:啊...,恩...打搅了...!(迅速跑开,留下关门声)
綱:呃?雷!那个笨蛋准是误会了...!(慌张爬起,准备去追雷)
卜部:等一下!
綱:恩?卜部...?
卜部:果然你还是这个老样子!你没有资格去追雷!


TRACK08
(卜部追上雷,雷坐在秋千上出神)
卜部:雷,原来在这啊?
雷(苦涩):咳,自己好奇怪,綱和茨木在做什么关我什么事啊!犯得着赌气嘛...而且,那里本就是我家还说“打搅了”什么的,简直就象个笨蛋!怎么说那个粗人呢,嘴巴不饶人,做事又没头脑,但是,有时对人又太过温柔,每次发觉时他都已经在自己身边...即使被老爸抛弃的时候他也...但是...(抽~)好寂寞,啊,我都在说什么啊,干嘛会寂寞...我又干嘛要哭啊...
卜部(轻唤):...雷...(一把抱住)
雷:呜啊~...哥哥...? 喘不上气啊...
卜部:雷,请别这样,你还有我,不是吗,无论何时,不管做什么,我都会保护你!
雷(感动):对啊,我至少还有哥哥在...。
(风起,雷手上的痣开始反应)
卜部:怎么了?
雷:手上的痣在发光...!好象有人在召唤...
(远处,被酒吞追击的坂田)
坂田(踉跄):这就是所谓的妖力吗?
雷:啊,那个声音,是坂田!(迎上去)坂田!
卜部:雷,不要去!
(綱也在此时赶到,两人同朝坂田处冲去)
雷:綱?!你手上的痣也起了反应了吗?
綱:恩。雷,还在因为刚才的事生气?!
雷:说什么呢!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色鬼!
綱:果然还在误解!
(两人被眼前景象惊呆,停在原地)
綱:什么,那个站在坂田面前的人...头上长着角?!是鬼...!?莫非是...
坂田(故做轻松):哟,你们来拉!
綱:别哟了,笨蛋!
雷:这就来救你!
(两人挡在坂田前面)
卜部:雷,千万小心,对方可是酒吞童子,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雷(吃惊,动作变缓):什么?酒吞童子?!
酒吞:恩?救兵来了,那边,稍矮的就是赖光了吧,哈哈哈~大人物都来齐了,接招吧!
(雷被巨大妖力弹开)
雷:啊啊啊~这怪力,还没碰到,就已经...
綱:岂有此理,雷,在我身后看好了!
雷:...綱...你!
(运气,綱的身上跌落出剑)
雷(吃惊):从綱的身体上,剑...
綱:我好象已经取回了千年前的记忆了!
酒吞(激动):那是灵剑,鬼切!就是说渡边綱已经觉醒!真是好事成双啊,没想到鬼切也要到手了!
綱:少放屁了! 听好了,酒吞!只要有我在,决不容许你伤我同伴一根汗毛!
酒吞:哦~口气还不小。(从身上也取出一把剑)
綱:那把剑是?!
酒吞:这是确井的剑,基本上我也能灵活使用了。到此为止了!(挥剑击向綱,鬼切被挑,脱手,綱应声倒下)
雷(飞奔而去):綱,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对酒吞)喂,你这个混蛋!
酒吞:哦,这不是那个大将军吗,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呢,是让渡边就这样被我杀死,还是强行让坂田也觉醒...?赖光,选择权在与你!
雷:两者你都休想!!
酒吞:那,只好先送你上路了...。我要让你饱尝四肢灼烧之苦!
(平井驾驶摩托,速度飞快撞想酒吞)
酒吞:呜啊!!
平井:好象来得还不算迟!
雷:...平井...?! 你怎么会...
平井:俗话说,最厉害的总是最后一个出场!呀,今天手上的痣起了很大的反应呢!
酒吞:混蛋,报上名来!
平井(一本正经):藤原保昌的后代,虽然不是你要找的什么“换生人”但好歹也算是他们的朋友。
酒吞:少嘴硬了,接招!
(平井应声被妖力弹出)
雷:平井!!!
(坂田受到刺激,终于觉醒)
坂田:竟然打伤我的伙伴!
雷:啊!坂田的身体开始发光了!
綱:和我那时的情况一样!
雷:啊,剑,出现了,坂田也觉醒了!
酒吞:哦,坂田也觉醒了,这下就有三把剑入手了,不,加上渡边的应该是四把!
坂田:少做梦了,我是不会把它给你的!一起上啊,渡边!(两人朝酒吞砍去)
(砍中)
酒吞:呜啊!
坂田:砍到了!
酒吞:好象是我小看你们了(冷笑)今天就到此为止,赖光,快点醒过来吧,我还要好好跟你算帐呢,其余的小心自己的脑袋,我随时都会来收拾掉你们的。(风起,消失)
綱:不见了?!
雷(飞奔向平井尸体):平井!!你不能死啊!你怎么能死呢?!
平井:不,...我还活着...
綱:混帐!
平井:因为疼得动不了嘛!
綱:就这点轻伤,有必要搞得这么夸张吗?!
雷:总之,你又回来拉,欢迎回来,平木!
平井:你叫我什么,宫本?! 肯定是故意的,刚才还一个劲地叫我平井呢!
坂田:算拉,算拉,别争了,平尾君。
平井:坂田,连你也..
綱:走拉,平田君!
平井:...是“平井”!!


TRACK09
次日,清晨,回家的路上
雷:不知怎的,一回到家里,大家都一脸的严肃,坂田也已经...,为什么我还没觉醒呢!哼!(脚下踩到东西)呜啊~ 怎么回事,该不会是踩到人了吧?! 一大早就倒在路边...(拍)喂,醒醒,没事吧,别睡在这里...,到长凳上啊(拖)
鬼崎凯:真刺眼,已经天亮了啊...?(注意到雷)啊!你是...?
雷:啊,终于醒啦,太好了。喂,汉堡包,吃吧!
鬼崎凯:挨?
雷:瞧你,脸色苍白,肚子一定饿了吧,拿着!
鬼崎凯(接过):哦,谢谢!
雷:对了,觉得好象在哪见过你...在哪呢...啊,想起来了(一把抓住对方衣领)你就是那个上次在篮球对抗赛中,把大家都狠耍了一把的鬼凯崎!
鬼崎凯(松口气):啊哈哈~我以为是什么呢,就这事啊。
雷:什么?!前来观战的女生可都在为你一个人加油啊!气死我了!
鬼崎凯:哈哈,原来如此,抱歉。但是,我很羡慕你。
雷:啊?
鬼凯崎:你身边有一群好朋友,看起来很是开心呢。你总是给人一种象是走在无尽阳光下的感觉。
雷:说什么呢,事先申明,我也是有各种各样烦恼的 ,道是你,长得不错,体育又好,而且还是名校斐应学园的学生,就是说脑子也不差,前途一片光明,根本用不着烦恼嘛!
鬼崎凯:说我没有烦恼...,(突然提高语调)你又知道什么!你尝过受伤、伤害别人、失去至亲的滋味吗!!(第1弹较详)
雷:又怎么了,我有说过什么让你这么生气的话吗?
鬼崎凯:啊...,对不起,一时...
雷:...没什么...,但,还是觉得你是个幸福的人呢。(远处传来九鬼虎次郎的喊声)看,来了不是!
九鬼虎次郎:凯少爷...!
鬼崎凯:虎次郎...?!
雷:瞧,你有个如此担心你,到处找你的朋友呢。
九鬼虎次郎(喘):凯少爷,平安无事吧(喘)见你老不回来,担心死了。
鬼崎凯:啊,抱歉...
雷:这样的话,那我走了!
鬼崎凯:喂,怎么称呼...?
雷:雷,宫本雷,记好了,下次绝对不会再输了!
鬼崎凯:恩,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雷:走了!
鬼崎凯:哦,谢谢你的早餐。
雷(心想):真是个怪人。


TRACK10
同日,雷的家,上学之前
雷(怒):你什么意思,哥哥哪里可疑了?!
綱:切!那个人要是在这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才叫他去买东西的,你却...。听好了,雷,卜部昨天应该是第一次见到酒吞才对,但,你记得他说了什么?!
[卜部: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綱:他是怎么知道酒吞的事的?!
雷:那还用说,从我们这听说的呗!(语气缓和)哥哥他一直都很疼我,一直都在保护我,一直...
綱(打断):一直都在狠你!难道不是吗,因为他老爹的事!
雷:啊,(吃惊,但立刻改变说法)但...但是,哥哥他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的...(看向其他人,求助)坂田、平井,你们道是说两句啊!
平井:问我也是白问。
卜部:雷,只要你相信我就行了。
雷:怎么会...这样...
坂田:插一句,虽然我也在意卜部的事,但,在酒吞的话里,确实有另人感到费解的东西。
綱:酒吞的话?
坂田:当时在见到我的剑之后,说到“这下便是第三把了”...就是说除了确井的,他手上应该还有另外一把...?
綱:莫非是指...卜部的...剑...?!


TRACK11
公园,7月8日新月日,傍晚
綱、坂田、平井路上走着
坂田:从那件事后,我特意花时间在街上乱走,都不见敌人现身。
綱:要不要帮你贴个告示啊?
(平井窃笑)
坂田:怎么了,平井君?
平井:哎,直到现在,在你面前自己还是会感到自卑呢。(笑)我查过了,坂田即坂田公时,就是指那个“金太郎”嘛!
綱(爆笑):被你一说,还真是!
坂田:渡边,笑得过分了!(注意到雷)在那池边的不是咱的将军大人吗?
(三人停下脚步)
綱:那个笨蛋,又开始一个人钻牛角尖了。喂,雷!
坂田:宫本就交给綱吧,咱们走吧!
平井(迟疑):挨?但是...
坂田:杀风景的男生是不会有女人缘的噢!
平井: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俩人离去)
(走近雷)
綱:喂,那里的笨蛋,在想什么呐?
雷(吃惊):挨?綱?(混乱)不知不觉,想了许多,哥哥的事、酒吞的事...脑中乱成一团。而且只有我还没有觉醒,成了大家的累赘...
綱:笨蛋,既然是我们的头,只要考虑保护大家的事就行了。
雷:但是...茨木,他...!再不快点让酒吞往生的话,他...
綱:茨木他怎么了?!
雷:最近觉得他身子越来越弱,好象随时都会消失一样...之前他说的“时间不多了”原来,是指他自己...!(欲哭)怎么办才好...都是因为我还没有觉醒...!
綱:笨蛋!
(下意识地抱住雷)
雷:...綱...? 快放手啊...笨蛋,闷死我了...呜~
綱:吵死了,安静点!从小时侯起,不,千年之前起,你就是这样,只知道为别人着想...
雷:千年之前的...我?
[回想开始]
渡边綱(20岁):赖光大人,征讨酒吞?! 为什么要特意接这个烫手山芋?
赖光(轻松地):我若不去的话,就会有别人去;而且我还有你在...
渡边綱:挨?
赖光:啊,我的意思是,这次的事又要拜托你们四天王了!
[回想终了]
綱:别着急,即使你没有觉醒,我们几个也会想办法的。所以,别再为此烦恼了。
雷:...綱...
耶纱人(戏谑地):两位百忙之中,打搅了。
(两人立刻分开)
綱(警惕地):你是谁?
雷:那个...制服...,斐应学园的学生...?
耶纱人:你就是宫本雷吧,浦部,你认识吧。
雷:浦部...?
耶纱人:脑筋还真慢,说卜部你总该知道了吧。
雷:...!哥哥...!


TRACK12
当日,高屋顶的仓库中,20分钟后
(推门的重响)
雷:这间仓库是...究竟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卜部被酒吞攻击,处于死亡边缘)
卜部(痛苦地):呜哇!
雷:...哥哥?!
卜部: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酒吞:哈哈哈,大鱼终于上钩了!
綱:酒吞!(对耶纱人)喂,你跟酒吞是一伙的吧!
耶纱人:哎呀,别这么凶嘛,我只不过是个跑腿的,那么回头见!
(离去,关门声)
酒吞:渡边,如果不想看着同伴死的话,就放马过来。对了,还是先交出你的剑吧!
綱:可恶!
(拿出刀,向酒吞处丢去)
酒吞:赖光,你给我老实待在这!
(一把揪起雷)
雷:呜啊,放手!
綱:混蛋,要把雷怎么样?!
卜部:酒吞...混蛋,你想毁约吗?
雷:约定?什么约定?
酒吞:哈哈哈,这个男人为了保护你和我们做了个约定,现在他已经站在我们这边了。
雷:哥...哥...?
酒吞:真是个蠢货,这小子就这么值得你去拼命吗?!放心好了在他觉醒之前我是不会杀他的。哈哈哈!
雷(拼命挣扎):啊,放开我!
綱:快点放开雷!
酒吞:赤手空拳的你又能把我怎样?!
卜部(鼓足最后一口气):把雷...给放了...!(抱住酒吞)
酒吞:哼,还不给我放手!
卜部:綱,趁现在快去把剑...
綱:恩!(上前抢剑)
酒吞:碍手碍脚的家伙,去死!
(剑直入卜部背后,卜部被酒吞踢滚在一旁)
卜部:呜哇~
雷(乘机争脱酒吞,奔向卜部):哥哥,哥哥!
卜部(艰难地):太...太好了,你没事...
雷:哥哥姓浦部,这...究竟是...
卜部:雷,我的名字虽然写做卜部,但实则应念作浦部。因为从小名字就被人念错,而自己也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千年前我就叫做卜部季武(うらべのすえたけ),是你忠实的部下。
雷:卜部...季武...
卜部(断断续续):我觉醒得较早,但,无奈败给了酒吞,于是我和他做了个交易,那就是我把剑给他,作为交换他发誓决不向雷你出手...
雷:哥哥...
綱:卜部...不,是浦部。
卜部:綱之,一千年前我就开始羡慕你了...仅仅是呆在赖光大人的身边,你就已经集那位大人的信赖于一身了...(大口吐血)
綱:卜部!
卜部:听好了酒吞,决不允许你伤害雷!(对雷)让我再看一次你的笑脸吧...(咽气)
雷(颤抖):哥哥...哥哥...呜啊~
(风起,电闪)
酒吞:啊,这是...
(剑从雷的身体中跌落)
雷(凛凛地):我就是赖源光的换生人宫本雷!酒吞,准备受死吧...!
酒吞(笑):这样一来,剑就齐了。(自言自语)但,今天月亮已经落下,(对雷)等到下个满月我就来收剩下的所有的剑,你们给我等好了!
(呼呼呼,风起)
綱:可恶,酒吞那个混蛋,又消失了!
雷(叫):酒吞在哪?!给我滚出来!


TRACK13
雷的住处,临近7月15的某个星期日
雷(一人语):那之后,记不清自己是从哪以及怎样回来的了...脑中总是浮现出哥哥最后的那略带寂寞的微笑的脸,它和千年前的情景交织在一起,另我脑中一片混乱,心情也恍惚到极点,但是...(耳边响起綱的声音)
[綱:没关系,还有我在,一切会好的!]
雷(一人语):反反复复这如同祈祷般的声音一直围绕在身边,挥之不去...。
平井:那件事也过去一个多礼拜了,宫本他没事吧;整天都躺在家里,醒来后也只是一个人发着呆。
綱:除了等他重新打起精神外还能怎么办!
坂田:总之,宫本他心里不好受啦。
(隔门被拉开,雷出现)
平井(轻松地):哟,雷,醒啦,睡得怎么样?
綱(敲平井的头):笨蛋,叫你不要这么问的!
雷:让...大家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平井(声音越来越激动):笨蛋,担心什么的,我们才没有呢...但,太...好...了(号哭)实在是太...好...了...
綱:呜哇~鼻涕下来了!
坂田:平井君,你的哭相可真不好看。
平井:吵死了,金太郎!
坂田:又这么叫我。
雷(微笑):接下来,捉迷藏也该结束了,一味地等待,逃窜可不是我的作风(咬牙)我决不再允许自己再失去谁了!这次,我们主动出战!
茨木(温柔地):雷,虽然给你带来了痛苦的记忆,但你还是很好地振作了起来。(站起)哥哥,没想到您心中的暗影已如此的深...。但,我决不会再让哥哥的灵魂受到更多的污染了!


TRACK14
卜部的坟前,7月24日,满月日的傍晚
风声,雷献上花
雷:哥哥,我来看您了,稍晚了点,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如果我早一点觉醒或是变的更强的话...(凛凛地)但,我已不再后悔,今天就要和酒吞决一胜负!我和哥哥约好,决不能死,因为这条命是哥哥换回的,我会珍惜的。
(风声、脚步声,鬼崎凯向雷走近)
凯:雷!
雷(回头):你...鬼崎...鬼崎...凯!你怎么会来这里?!
凯:宫本雷,不,源赖光,今天是因为有事求你...,请用你的剑杀了我吧!
雷:...说什么呐,别开玩笑了!
凯:这不是玩笑,满月一升上天,我就会变成鬼。到处杀人让这双手沾满鲜血...所以在这之前请把我杀了!
雷:呐?胡言乱语什么啊?
(耶纱人从背后走出)
耶纱人:我来告诉你吧。
凯:耶纱人!
雷:!你就是上次的那个...!
耶纱人:我只不过是酒吞大人的随从,不要一见到我就没好脸嘛。这位鬼崎凯少爷,被酒吞强占去身体,一到新月和满月,就会变成鬼,怎么样,好似狼人吧(轻笑)
雷:怎么会这样...
凯:...我和耶纱人还有之前的虎次郎,是在千年前被人称为“鬼一族”的后裔。对于酒吞来说我是他最好的宿主。我一味听信于酒吞,认定你们是杀我父母的凶手,为了我的朋友、族人,我把身体奉献给了酒吞...抱歉,虽说身体不由自己做主,但确实是我杀了你的朋友,卜部和确井...实在是对不起...
雷:怎么会...这样...
凯:所以,请杀了我!
(内心混乱)
[雷:这家伙是酒吞?哥哥的仇,不,不对,骗人的!杀了他,不,我做不到!快出手杀了他!]
雷:教我怎么下的了手!
凯:快动手吧,宫本!机会只有一瞬,那就是酒吞在我体内苏醒的瞬间,完全苏醒后就算是我也不能操控自己的身体了,所以在这之前请把我杀了,就用这把曾经杀过酒吞的剑!
雷:喂,你,别老说死不死的,你就没考虑过把你和酒吞分开的方法吗?
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才求你这么做!
雷:但是...
耶纱人:其实,说到方法也不是没有。
凯:什么?
耶纱人:...不是我不愿这么做,而是觉得即使这样做了也是白费。
(从身上掏出小瓶)
雷:那是?
耶纱人:神便鬼毒酒。赖光大人的话一定会觉得眼熟的吧。
[赖光:再怎么撑也是无济于事,看来神便鬼毒酒已经起作用,你好象动不了呢,酒吞童子!]
雷: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耶纱人:在月亮升起的那一刻,即凯少爷变成酒吞的瞬间喝下去的话,就能封住酒吞的行动。然后再把两人分离。但是,一旦凯少爷的心中出现一丝的犹豫即心再次被黑暗笼罩的话,就会前功尽弃。你们怎么说,机会只在太阳落山,月亮升起,人变成鬼的那一瞬间。再不快的话,月亮就要升起来罗!
(远处传来虎次郎的喊声)
虎次郎:凯少爷,你在哪?
凯:虎次郎!
(凯麻利地抓起小瓶)
凯:我喝!如果我的心被黑暗掏空,宫本,你就亲手杀了我!(一口气喝下肚)
雷:住手,鬼崎,喂,别喝!
凯(痛苦地):呜哇!
虎次郎(紧抱住凯):凯少爷!凯少爷!
(酒吞出现)
酒吞(痛苦地):喂,混蛋,凯,你在干什么!
凯:真相我全都知道了,我再不会听命于你了!
酒吞:混蛋!混蛋!混蛋!
雷:鬼面飞到了空中!喂,鬼崎,你没事吧,振作一点!
虎次郎:凯少爷!凯少爷!
酒吞:混蛋,你喝的是鬼毒酒吧...耶纱人、你这个畜生...!
(酒吞的鬼面咬上耶纱人的脖子)
耶纱人(悲鸣):呜哇!
雷:啊!
凯:耶纱人!
虎次郎(跑向耶纱人):耶纱人!脖子...耶纱人!
雷:喂,酒吞,这家伙难道不是你的朋友吗?!
酒吞:朋友?我才不需要那种东西呢!他只是我的工具而已!
雷:什么?!
酒吞(低声):哼,这种小角色,没有比有的强。
(酒吞依附到耶纱人身上)
虎次郎:耶纱人!
酒吞:多管闲事,虎次郎,滚开!(第1弹这部分比较感人)
(虎次郎被妖力震飞)
虎次郎:呜哇!耶纱人!
(耶纱人的呻吟声逐渐变成了酒吞的声音)
凯:不对,那是酒吞,他在耶纱人的身体里!怎么会这样!酒吞,只有你我决不放过!
雷:竟为了这种人,茨木他...
(茨木突然现身)
茨木(平静地):哥哥,请住手!
雷:茨木!
酒吞:哦!茨木,我的弟弟!
茨木(平静地):哥哥,我一直都在找您,千年了,找了千年了...。
酒吞:我也一直坚信有天会再见!(爱怜地)怎么了?离我再近点,让我好好看看你...
茨木:哥哥...
酒吞:千年了,你还是象从前一样美丽。怎么了,一副悲伤的样子,一起杀光人类,建立我们自己的世界吧!
茨木:哥哥,快停手吧!我不能再看着您这样杀戮下去而座视不管了!
酒吞:什么?!该不会连你也背叛了我吧!
茨木:怎么会!
酒吞:你不知道,千年来,我是多么地盼望着能与你再见啊!
茨木:我也一样!但是,您夺去了这些人的剑甚至生命,究竟是为了什么!赶杀人类自己就能获救了吗!我一直想见的是那个真实的哥哥,虽然是鬼,却心地善良。但,现在的您眼里只有复仇,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幽鬼!
酒吞(笑):你变了,茨木,不,也许说你根本没变比较正确。
(雷的同伴匆匆赶到)
綱:雷,就知道你在这。
雷:綱!
坂田:丢下大家,单独行动可不行哦。
雷:坂田!
平井:虽然,我说过待在家里...
雷:平井!
酒吞:大家都来了,就是说剑也齐了。茨木,在一旁看好了,这些人的下场。
(酒吞施法,大家被吹飞)
綱:呜哇,可恶,脚...
坂田:这样下去的话连剑都挥不起来。
酒吞:识相点的话,我会让你们死得轻松点!
(凯和雷站起)
雷(艰难地):看来你的招数不管用啊!
酒吞:什么?!
凯:我说过,只有你我不能原谅!
酒吞:为什么,还能够站起?!
凯:我这条命是被大家救回的,所以在打倒你之前我决不能死!
雷:说的好,鬼崎!(拔出剑,运气)哈啊!接招吧!!
(剑从酒吞身旁掠过)
酒吞:没想到一个刚觉醒的小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凯:那是因为他拥有你没有的东西!
酒吞:什么?!
茨木:哥哥,快停手吧!我只是想再见到您真正的笑容才等上了千年!
酒吞(假装温柔):茨木,只有你是从心里敬慕着我...
茨木:哥哥!
(两人相拥,酒吞把剑刺向了茨木)
茨木:呜哇!哥...哥...
雷:茨木!
酒吞(痛苦地):没想到我会亲手...,这千年来,你可一直都是我的希望啊...!
坂田:那是确井的剑!
綱:可恶,把我们都给骗了!
酒吞:接下来,你们又要怎么办?看着茨木死在我手上吗?
雷:卑鄙!茨木!
茨木:别担心,雷,这种剑奈何不了我。
(自己从身上拔出剑)
茨木:哥哥,这把剑,奉还给您。
(把剑刺进酒吞身体里)
酒吞:呜哇!茨木,你竟然!
茨木(向大家):趁现在,快用剩下的剑一起砍过来!
酒吞:可恶,快放手!
茨木:决不放手!
酒吞:被他们囚禁千年的屈辱,对他们的恨,岂是一下就能消失的,快点放手!
雷:混帐东西!茨木在这千年中,心中所想的就只有你,但你却...
綱:冷静下来,雷!为了茨木快点挥剑!
平井:但,剩下的剑?
虎次郎:啊,这里有一把!
平井:但是,卜部他已经...
雷:哥哥的那把就交给你了,平井!
平井:挨?哦,明白!
凯(平静,不容质疑地):宫本,能和你一起握这把“童子切”吗?
雷:拜托了,上吧,凯!
茨木(痛苦地):把心沉下来,带着爱去挥剑!
雷(心中默念):仇恨产生仇恨,慈悲则会化解仇恨。不会再让你重蹈千年前的覆辙了!
凯(心中默念):悲伤产生悲伤,仇恨产生仇恨...无论是悲伤还是仇恨,都由我来斩断!
雷:大家上啊!
酒吞:住手!!!
(剑把酒吞四分五裂,雷与凯的剑最后挥至)
酒吞(哀号):呜啊!!
(鬼面被一分为二,掉落)
凯:鬼面,裂开了!
茨木:都结束了。(拾起鬼面,柔声地)哥哥,一起回去吧!
雷(哭腔):茨木,你怎么身形越来越...
茨木:到时间了!
雷:笨蛋!
茨木:多亏了你们,总算是赶上了,谢谢!
雷(哭腔):别走啊,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还不知能不能回到平安时代呢!更重要的是,那里连汉堡包都吃不到啊!
茨木:真是的,刚才那威风凛凛的家伙去哪呐?
綱(心情复杂):哎,雷还真婆婆妈妈的,烦死人了,你们快点走吧,回到那个什么“平安时代”或别的什么地方!坂田,你也说两句啊!
坂田:给我上了堂生动的历史课。
雷:坂田你这个笨蛋,就不会说些其它的?!
平井(哭腔):所以,我也要说上几句嘛。到了那里后,别忘了带我向我的曾曾曾曾曾曾...祖母--和泉式部问好。
雷(哭):呜呜呜~哇哇哇~
茨木:别哭啊,雷,这段日子很快乐!綱、坂田、平井也谢谢你们,以后再会吧!
雷:茨木!茨木!


TRACK15
雷的住处,8月中旬,暑假中
蝉声。綱抬脚踹门进入
綱:喂,雷,我不是告诉过你门要锁上的嘛!
雷: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进门前要先敲门!
綱:好了,动作快点,上课要迟到了!啊,你还在发呆看什么手啊?!
雷:字,完全消失了...茨木...他还好吧...
綱:你是怎么了,一副空虚的样子。
雷:!(微带嫉妒地)綱才是呢,茨木不在了,心里一定难过死了吧。
綱:怎么会! 我那只是一时的迷失,啊,不能这么说(厌烦地)哎,到底我要怎么说你才相信!莫非你是在嫉妒?章鱼脑袋!
雷:谁嫉妒了,你别太得意了!
綱:再说就把你的嘴封上。
雷:有胆你就来封啊!
(綱的脸逐渐迫近)
雷(疑惑):呜哇,等一下,綱! 你要做什么?
綱(耳语):笨蛋,安静点,闭上眼...
雷:啊...
(门被推开,平井、坂田登场)
平井:早上好!啊啊啊!
坂田:哇,真是,真是!哈啊!
綱:混蛋!所以才叫你要锁门啊!
雷:是你进来后自己没锁吧!
平井:你们两人有问题哦!
坂田:啊哈哈!
雷(一人语):就这样,一场千年后的降鬼之战就结束了。但,这样的结束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种新的开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