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打扑克了,于是邀上泉子、江离、炭马、飞廉,去青芝坞老地方。江离单位里搞活动,在那边吃了饭才过来。他穿一件可爱的红色T恤,满面春风。看到他这么好的状态,我也更开心了。
      天下着小雨,我们坐在楼上的露台上,吃川菜,喝啤酒,聊天。好久没有这样轻松地聊过了,真是舒服。奇怪得很,这些天我的胃口好得很,浑身充满力量。哈,说到力量这个词,泉子笑着说我最近说话似乎多了些幽默感。上次沙龙完后,我和潘维握手告别,我说:你的手和你的诗歌一样充满力量。当时人们都笑了。呵呵。是的,和兄弟们在一起,我也充满力量,无拘无束,也罗嗦起来,更以我的自恋为人们带来乐趣。也是上次沙龙上,我首先朗诵谷雨的诗歌,朗诵完之后,我立即鼓掌,说:好。是说谷雨写得好还是我朗诵得好呢?人们在笑声中发出这样的疑问。真是有趣。
      正聊得欢,屋里有个戴帽子的人隔着窗凑了过来。居然是道一,他和几个朋友也来这里吃饭。看来杭州太小。也是昨天,还碰到一个高中同学。其实我们在一年半前就应该重逢。我受命创办了“湖南人在浙江”网站,做管理员。网上有在浙湖南人的通讯录电子版,新加入组织的,需要把自己的资料通过论坛短消息的形式发给我。昨天,收到一个老乡的申请。一看我呆了一下,我的一个高中同学也叫这个名字啊,而且也是同一个地方的,也和我同年。于是打电话过去问,他居然真是我高三时的同班同学。十来年了,在千里之外的杭州重逢,我们都很惊喜。他来杭州五六年了,在水利系统做财务,已经成家,不久将做父亲。再查一下过去的短消息,他实际上在去年2月份就把资料发给我了,也进行了登记。只是我太粗心,没想到是他。我们约好等他宝宝出世后到他家拜访。
      吃了饭之后开始打牌。直到12点才结束。我倒数第一。但整个过程中,我不断地为自己的失败辩解,并吹嘘自己,“不以成败论英雄”,引得众乐乐。把兄弟们送回家,已近凌晨1点了。深夜奔跑在高架桥上,风呼呼地吹,我们像要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