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说:
2007年之前 我还有和人说话的冲动
R说:
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没有了
R说:
今天来了之后 慢慢发现自己没有去倾诉的需求了
R说:
一切都看得很开。。。
R说:
一切都无所挣扎了
A 说:
我们都只是需要一个短暂去思考某些问题。暂时去做一个社会的冷眼旁观者。但是相信我。这种沉寂仅仅是一个顿号,总有某天要爆发。拼命的燃烧。
R说:
哦。。。
R说:
我现在的确觉得自己是个冷眼旁观者了
R说:
冷的可以
R说:
也不去和任何人解释 也不在意任何人对自己的看法 就这么我行我素 自己在内心对自己诉说着思考着
R说:
的确有觉得过 自己也许是在酝酿什么新的东西
R说:
那个未来的我 将是和过去的我不一样的全新的丰富的成熟的自我 我想。。
R说:
你也有这样的心理经过?
A 说:
同感。以前挺讨厌这种人的。。总是不能融入环境。因为从前我会尽量在每个环境下都舒服。最重要是我有跟环境愉悦相处的乐趣。现在。好像没有。新的环境吸引不了我。歇斯底里的逃避。
A 说:
你我都是理想主义者。又是假想者。在还没有细致的拥抱着社会之前。用思想一棒子打晕了现实。其实。现实远没有想像中那么残忍。
R说:
哈哈
R说:
对阿
A说:
现在的我。还背负着大学时期的懦弱、清高,未来新鲜的我,就是一个尊重现实的成熟社会人。
R说:
恩 从校园规则中走出来 开始学会社会规则
R说:
我现在也处于这个慢慢简便过程中
R说:
渐变
R说:
所以这段时期的我现的风平浪静
R说:
最近 什么大喜大悲似的 赫赫
R说:
暗涌 啊 汹涌起来吧
A说:
都是媒体和他人的教说,把工作后的社会描绘成一个张牙舞爪的怪兽。让我们在踏足之前就变的比社会人群还要抵触性强。充满了不安全感。然而又不懂得如何去正确的防范危险。于是挫折一个个到来。击垮了我们的自信心。粉碎了我们的意志理想。开始怨天埋人。
R说:
对啊对阿对阿 天哪你现在分析得太 爷爷的对了
A说:
所谓高处不胜寒。其实咱们从华工一个小本科毕业出 。也 没啥子了不起的。
R说:
所以现在的我们要重新开始 通过自己的经历和内心感受来重塑自我
R说:
谁说不是 这些个天之骄子的教说 真是 害人不浅
R 说:
而且当年 其实我自己是对我自己说 要放低身份 去好好工作 可是后来发现 即使内心这么想 可是四年的 在华工的“娇生惯养、”的生活 让我根本 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
A 说:
我在北京有接触专科毕业的人。他们知道自己的劣势。更深刻体会到竞争的残酷。所以他们的理想就是拼命赚钱。爬到更高的社会。他们身上的信心与坚决在闪闪发光。让我无比惭愧。到底我还在傻傻的奢望什么。一步登天。前途无量。
R说:
对阿 一步登天 像当年我学口译就是 以为两个月就能搞定 然后就平步青云衣食无忧了 现在对自己说 踏踏实实 一步一步
R说:
而且我们还有一个。。。就是一毕业就想过上那种精致的理想状态的生活 不像其他人知道要 节省 知道要拼命工作 以后慢慢享受
A 说:
曾经以为自己已是踏上青云,可以扶摇直上。调转头 看看。原来自己不过比别人多上了一个台阶。又猛然发觉下面之人来势汹汹。
A 说:
我们都是未成熟的孩子。
R说:
 对啊。。。
R 说:
 事。。。。俺们在成长
R说:
比起那些还在怨天尤人的家伙们 我们还是要偷偷骄傲一下
A 说:
所以我说有信心。因为暗省。自决之后就是沉淀。
A 说:
继而爆发。
A 说:
不过当我抬头看时。前面大军已是雄雄飞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