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突然之间就多了一个兄弟什么的这种事情,不是谁都能够随便接受的。何况周防尊本来是独子。
他和宗像礼司的关系,比起兄弟来说,从最开始就更加偏向于玩伴。年龄身高都相仿不说,两个人还在某些方面拥有一种怪异的默契感。
其中之一,就是斗嘴。

十岁的冬日。
两个人围着桌炉对坐。正在看着书的宗像突然抬起头来。
“来战?”
“来。”
“说到七七四十九你会想到什么?”
“佛灭。”
“还魂日。”
“炼丹。”
“七月七日鹊桥相会。”
“你那是啥啦。七七事变。”
“你不也差不多吗。我们两的生日相差的天数。”
“诶?”
尊呆了一下。是四十九天吗,自己从来没认真算过。他默默的在脑内计算了一下。
“你输了哟。”
“啧。”尊小声地不满了一下,决定回击。
“小我四十九天让你如此不甘心吗?宗像弟弟?”
“完全不会哟。我很大度的,周防哥。”
两人沉默片刻,下一秒同时“噗”的笑出声来。宗像背过身去,周防则干脆直接往前趴到了桌子上。
“下次还是别这么叫了。”
“我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