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看书有个毛病,基本上跟俺做人一个毛病,就是有头无尾,不能贯彻始终。最近看了一些书,有正经书有不正经书(喂,所谓不正经,就是小说之类的)。俺连看冰与火之歌这种书,都要在第四卷故意留下半本不看的,于是觉得像俺这种人,最适合看坑了。忘性又大,哪天作者冷不丁更新一章,俺又可以屁颠屁颠从头看过一遍,跟第一次一样。

这个话的由头就是最近重新看了鹤唳华亭。这本书被沈璎璎称为伟大,俺当然也觉得好,只是觉得称伟大还是欠了点儿。作者古文功底就不用说了,变态到某重臣的辞职信全文用古文写出,引经据典骈四俪六(其实还没有太过骈俪),辞藻之华丽恣意,无以言表。然而毕竟是现代人写小说,文字间古意太浓,读起来未免发涩,文字又密。这书的前半段是看的纸书,捧着几乎无法释卷。到后半部分要去网站上看了,就觉得无比辛苦,好几次差点儿就看不下去,也是因为如此密度对网络阅读来说是很大的障碍。当然,俺并不认为合适网络阅读才是好文,起点那种稀松巴烂的文章连看第一章的欲望都木有。只是想说,还是一个度的问题。其实作者雪满梁园对这个度的把握还是很克制的,比早年间一些混诗词圈的作者写的还是要明丽一些,但饶是如此,仍然造成读者阅读障碍,以至于新文晴明风雨录一群人叫好,俺过去看了两眼,却发现点击有点可怜。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矛盾真的很难解决。

譬如最近看黄易的寻秦记,这距离俺第一次看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当年还不知道种马文的概念,看到男主睡了乌廷芳就忍无可忍,只觉不堪入目,果断弃掉。总觉着这么多年了,也许俺比较不那么敏感了……再看果然也不敏感了,完全当做杰克苏发作,咬咬牙都忍了。这次却是忍不了那不忍卒读的细节。譬如战国时代出现礼部尚书这种东西,以及四轮马车之类的东西。最近总在念叨,越来越原教旨主义了。

说到原教旨主义,嘤嘤那篇蓬莱也算是了。倒不是历史原教旨主义,而是对明朝宫廷布局制度之类的……也许是我们俩人的态度不同吧。俺总觉得之所以写架空,不就是为了不受朝代典章制度的约束么。点名了是架空,可以三省六部外加枢密院军机处一起招呼,或者以某朝为蓝本参考,但也可以灵活取舍。嘤嘤总在文中说明,明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在文中为了方便不得已要怎么样……实在是太老实,或者是太规矩了啊。不过这是好习惯,像我这种懒惰散漫的人应该好好反省。

蓬莱宫词这篇小说,我却比鹤唳华亭更喜欢。大概还是因为行文没有那么极端吧。整篇文给人感觉还是开阔的,不像鹤唳华亭那么让人无法呼吸的密不透风。鹤唳华亭看着很绝望,看完那两天抑郁得要死。蓬莱却觉得总还有希望。即使在很严峻的环境下,慢慢滋生的感情也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微笑。这是内部细分,其实这两篇文的气质和品类都是类似的,都推荐去看。

这两篇一过,就开始满世界找类似的文看。但这种高端的文字故事手法,哪里有那么多啊。之前梦梦推荐过江山为聘,于是拿来翻了。话说俺非常,极端,特别不能接受女皇帝女大臣之类的东西,唯一的女皇帝只能是阿武。架空也不愿意看到。所以这篇文刚看的时候十分不爽快,唯一吸引我的是文案里说女主是个奸臣【这崩坏的是非观啊】。但看下去觉得居然还不错。主要是,虽然不多,但作者还是在文中的世界里设定了男女性别在政坛上的不同待遇。并不是跟女儿国一样天生女皇女宰相,女人在政坛上上位也是需要付出比男人更多的努力。以及其实作者对历史也还是有功底的,又是另外一种气象的政治文。

不过大凡写网络小说的作者,除了那几个性格格外扭曲变态的有这种天赋之外,绝大多数人都并不了解所谓的戏剧冲突的理论。所以很多文章,你把它当文章看很好,把它当故事看就有点无语了。就是人家说的,奥特曼打小怪兽,基本上升级的写法。当年杜若说起小说成功的地方在于吸引人对人物命运的关注的时候,一直在琢磨怎么才能让人关心人物的命运。奥特曼打小怪兽,你会去操心奥特曼的命运么?嘤嘤说俺写剧本还是有锻炼的,如果真有的话,大概也就是这个部分了。

真找不到好小说看啊。连叶广芩的全家福都看不下去。也是这个原因。流水账一样地记录着一个院子里各色人等的前世今生。难道她只适合写中短篇?前两天又无聊看了篇红楼梦的同人,大致就是黛玉嫁给了水溶,然后就变成了宅斗文。前面没嫁之前都还好,好歹有原著的底子在,虽然黛玉转变得突兀一些,但看同人肯定不能纠结这些。但到黛玉出嫁以后就看不下去了,不停地在想,这跟红楼梦有一毛钱关系嘛?黛玉反正已经死了,不如写成穿越吧!于是恋恋不舍地弃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