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喝的米汤
暗示我口袋里的纸稀少
两碗下去
一碗在胃里游荡
一碗在尿中混淆

中午喝的菜汤
让我怀念盐的味道
菜叶如同沉船
偶尔又慢慢升起
在没有秋刀鱼的河上

晚上喝的羊汤
像你一样的骚
多喝了两三口
鼻血和口红一样
红色渐变为紫色

日常生活的汤
它的主题是不变的水
它的惊喜是变了的味
端起碗来吧
和我一样
和你一样
虽然它不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