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号摸到左边胸部有个包快有点痛,太后说是小叶增生,屁啊!我脚着不像啊!果然送别大姨妈后它都屹立不倒。看医生,必须的。
由于此段时间有点干咳,太后还死活吧咳嗽中医排在前面,完事拎了巨无霸豪华版的中药包回家,还死活想不通为何会有如此大包的药,就算有川贝,也昂贵得突破她多年经验的上限。念叨了半天忽然喜不自胜地跑来跟我说:“我知道为何药那么大包了!”
“为何?”
“这个医生姓x对吧?”
“对啊。”
“我知道他爹!他爹的药就开得多!当年以‘x大包’闻名遐迩!”
我真的不知道作什么表情才好我orz……

妇幼保健院要搬家去西三环,旧址的医生们两边轮班……这年头不炒地皮会死吗,市区内能不能留点妇女的福祉啊?
轻柔一摸之下就被宣告“是个纤维瘤啊”我忍不住一阵感动:”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比我自己摸得都温柔啊嘤嘤嘤。“
为确定具体情况还是要去彩个超。于是看到一遛产妇长龙蔚为壮观。看着她们那么辛苦的样子,不由叹息为人母之不易。转战去附近的别家医院,人家对这种穿越已习以为常。看上去很严肃的医生其实也很好玩。用很喜感的语调叹息道:“只有一个。”
“……您难不成还想买一送一orz?!”

又拿着报告单跑回去。
用着iPhone的潮阿姨说:“这个在哺乳期之前做掉就可以了,没啥症状的话你要不先观察着……”
“我或许有点敏感,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它的存在……再说这又不是孩子……您还是别让我养着了……”
“那你到西三环来找我……设备都搬去西三环了……”
“……西三环见……”

于是我要去迎接人生第一刀。
希望完事不会太影响画画。
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