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重补了一遍露露胸,然后就突然想抽风了。
嗯,这是个无厘头的抽风短文……
好吧也许连文都不算……XD

========================================

算了算了

 

01.

 

你我都知道,故事没有主角就无法开始。

鲁路修不止一次看着碧蓝苍穹想象其实自己不过是这场剧目间微不足道的龙套。

45度仰望天空,一半明媚一半忧伤,很酸很文艺,惹得身后一票围观的学妹全部化身恋爱中的少女四周飘散着粉红色的爱心。

她们不知道,她们的偶像正用这个文艺姿势思考着晚上该买些什么娜娜莉爱吃的菜回去做爱兄料理。

你知道的,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幸福。

你也知道的,妹控往往无药可救。

 

02.

 

[医生,麻烦你帮我看看我朋友吧。]

[他怎么了?]

[他妹控。]

[啊?]

[我说,他妹控。]

[……]

当晚鲁路修躺在床上彻夜失眠捶胸顿足,后悔当初对朱雀下的鸡鸭死怎么不是“变成弟控”呢?

——好歹都是恋童,起码他比自己多背一条断背山的罪名啊。

 

03.

 

[露露,你看,动画都播完了,你也诈尸成功了,我们也两情相悦了,所以……]

[所以什么?所以什么?你那是什么笑容啊混蛋?!]

[所以我们应该开始18禁了啊。]

[你他妈刚刚又说没有润滑剂!]

[那是刚才,不是现在。]

[……你……]

[嘘,乖,安静点。]

[啊啊啊好痛痛痛!]

[我都还没进去呢……]

[你他妈你敢……啊……]

[哇,鲁路修,你看,真的全部进去了耶!]

[不要一脸感动地说这种话啊……啊……我要阉了你……]

[嘿咻……嘿咻……嘿咻……]

[TMD你就奸尸吧你……!]

 

04.

 

洛洛推门闯入的时候,鲁路修正在用绷带将奸尸犯五花大绑,但是技术不佳,连自己也被绷带绕了进去。

俩人绕成了一个极其扭曲的非常18禁的姿势。

洛洛大惊失色。

[哥哥,现在这个状况应该叫做什么呢?双重谋杀?!]

[你就不能形容得再好一点吗?!]

[那木乃伊双尸。]

[……]

裸裸,你其实对露露心存怨恨吧?

 

05.

 

[露露啊,上天让我们相爱,真是对你的眷顾。]

[等等,渣雀,为什么是对我的眷顾不是对你的!]

[你看,你既妹控,又断背,还恋母,竟然还能找到像我这样爱你的人。]

[……]

[别担心,我们会幸福一辈子的。这就是宿命啊。]

[哥哥,你真是个身心都扭曲的男人呢。(心)]

[不要一脸崇拜地吐槽啊娜娜莉!]

 

06.

 

总有一个人会在你决定孤独终身的时候闯进你的人生,固执得好像命中注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