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陪人去先锋选送给国际友人——也就是日本人的礼物,发现很多书的位置都不对。但却又有了点11年前在小粉桥先锋的感觉,我觉得可能是音乐的原因。那种感觉现在大概没人能和我一样体会到,因为此时距彼时已经千差万别。前两年在DOUBAN的先锋页面上我还吐嘈过,我很喜欢当年先锋大力宣扬的那句口号——“大地上的异乡者。”而现在的先锋却反客为主自诩为南京的城市名片,文艺清新者的圣地,我觉得是悖于那个口号的。你看先锋现在提都不提那个口号了,所有人都在津津乐道于那个大十字,而对思考者熟视无睹。
  后来去印明信片,花了快200。确实小小地吃了一惊,因为毕竟前几年做的明信片,只是为了送人,感觉无非就10来块钱,就能送给好几个人了,根本没有想到去卖。所以思维还停留在估计最多7、80块钱的样子。但另一方面,这已经是我想做的东西里面最便宜的了。    
  过年的时候,有一条匿名的号码回了“快乐”两个字,我估计大差不差就是那个人的。我昨天做了个梦,几个不常见到的人都进了我的梦里,过得还不错,但有些话我在梦里都憋着没讲。顺此一提,我昨天也进到了别人的梦里。梦里的“我”应该过得也不错,因为据当事人转述,“我”还很有心情地邀请别人欣赏自己的变形金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