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褫夺河马四不象称号自我冠名』

对我好的人都一一被我疏远开来。
我是疯子。
希望被爱,得到了,却又推开了。
我是傻子。
用好听的话伪装着,骗取他人信任。
我是骗子。

再加一呆子我整一四不象。河马你的名号送我吧。

澳洲的苍蝇真愚钝,在我身边打转,一失足落在键盘上。一捏就捏住翅膀,毫无知觉,只有反抗,却被包入纸巾中,然后直接捏死。
也只能做做这些欺软怕硬的事了。
其他嘛,一事无成。
我是废人。
四子加一人,真四不象了。

嗯……

我大概永远就是那不努力的一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