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女同学聚会,每一个家里都有一个天才少年。一个是人民大学附中实验班的超级优等生,一个是巴蜀中学实验班的优等生,一个是外语学校实验班的不是很努力的学生。超优生的妈妈说,孩子班上的同学大多达到了参加高考的水平,小学学初中的,初中学高中的,高中学大学的,超级轻松。优等生的妈妈祈祷上苍,哎,要是我们那个儿子对自己要求不这么高,不要过得这么苦,就好了。我们拖他后腿都托不住啊,他一直朝前飞奔啊。唉。那个不是很努力的孩子的妈妈说:唉,我们家的孩子最没出息了,晓得他一辈子这么不努力漫不经心怎么办啊。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像一群亿万富翁在讲他们的大买卖提,在讲他们上市融资的事,在讲他们装修月球的大工程,讲他们赚钱过程中的种种烦恼,我一点概念都没有。因为我们家才有一个真正的沉默的大多数。想来想去,我只好说:你们以后恐怕还得羡慕我,你们的孩子天南地北,说不定到了月球,要见一面可难了。什么节气都是你们老两口单打独斗,一个家都没有人气。只有我们家的女儿天天准时回来啃老,承欢膝下。别提多温馨了。
晚上,同学们走了,我去接我们家的钱学生,还是一看见她就眼睛一亮,心头一热,像阔别。她手上拿一本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一上车就滔滔不绝。横,那些前程远大少年,拿一百个来都不换。
我在心里给自己鼓劲,不要被那些孩子吓坏了哈,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我们家的泛泛之辈,也不会稀饭都喝不上一口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