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十天里,我和另外三个同事出差在西班牙,巴塞罗纳、马德里、塞维利亚、龙达,还在阿姆斯特丹呆了几个小时,走马观花。

下面是流水账:

一,早就听说西班牙小偷多,出于一贯马虎和诚信为本的信念,我托送的行李根本没上锁,到巴塞的第一天就接受了血的教训,行李被机场搬运工翻过了,把相机和录音笔及电池,把相机套及充电器与我留下,还是很有职业道德滴。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主要靠蹭同事的相机留影,没有任何当地风景,只有我一张大脸到此一游,没脸贴了。

二,西班牙、荷兰都是八点天才亮,晚上十点天才黑,所以两点吃午饭,十点吃晚饭,我们每天吃得比猪晚,起得比鸡早,为了赶飞机、火车,经常在五、六点起床,最早的一次是三点多。

三,中餐!中餐!哈里波特大是学西班牙语的,前两年一直在西班牙殖民地工作,他的MSN签名写着:中餐!中餐!我问他西班牙有什么特色菜,他愤怒地说:都是屎!原来他一直靠吃屎生活。我们同事说西班牙的饭菜味道浓烈,接近中餐。海鲜饭、火腿、TOPAS我们都尝过,可是这些天我们在街头常常寻觅那些甜不拉叽、十分不地道、价钱又贵的中餐馆,上了飞机心花怒放,因为飞机上的盒饭是俏江南做的。一想起泡椒凤爪、酸汤猪蹄、土豆辣子鸡我就热泪盈眶,百爪挠心。我们在下咽着西班牙伙食的时候,要靠回忆中餐里的每一道菜的做法来下饭,口水滴进了火腿盘子里。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有一颗中国心,但肯定有一砣中国胃。

四,我带的白帽子总让人误认为日本人,因为日本夕阳红老年团人头一顶小白帽,外国人笑着问候:阿里阿多。我就很想干点坏事后比如当街撒尿什么的再阿里阿多,嫁祸给小日本。始终鼓不起勇气。

五。在阿姆斯特丹,同去的飞天猪冲进成人用品店,买了很有趣的玩具。我好想进去给粲然捎点苍蝇粉,又怕店里弥漫的大麻味道。再说粲然上次说要把印度神油泼向猴子,我仿佛看到了出油芙蓉。苍蝇粉大约是粉末状的吧,会不会使猴子窒息呢?为了避免成为杀人从犯,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