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杂志写的稿子,无奈,手一松,字数太多,编辑呼里哗啦一通猛删,才算勉强塞在了版面的框框里,也是不易呀。虽然,我还是悄悄地喜欢原版儿,胖胖的,看着就喜庆。
--------------------------------------------------------------------

2010年高考的成绩刚刚公布,大学间的生源大战业已开战。大学的奖学金应如何发放,大学教育与就业的关系,大学教育目的何在?针对这些问题,本刊专访了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校长玛丽•苏•科曼(Mary Sue Coleman)博士,希望这些美国大学的相关经验可以为我们所参考。

科曼博士是位生物化学家,她在1995-2002年期间曾任爱荷华大学的校长,2002年被任命为密大校长。在美国,科曼博士被普遍认为是全美有名的课堂教育角度多元化提倡者,2009年,她入选美国时代周刊评出的全美十名最佳大学校长。目前,除了作为密大校长,科曼还是一个5岁女孩和一个3岁男孩的祖母。

1、目前,中国的大学入学考试刚结束,大学们正忙于“掐尖”,也就是用高额的奖学金去争取第一名的学生。对这种生源争夺战,您怎么看?

科曼:我们也提供奖学金,给那些特别优秀的学生一笔优秀生奖学金,以及给那些家庭困难的学生助学金。如何分配资助也是美国大学里我们一直在争论的问题。我认为,这需要一些均衡——如果只发放助学金或奖学金都是不对的。你不能忽视那些真正需要资助的学生,但一所好的大学又确实需要招到那些真正有天分的学生。

2、在您的大学,两种资金的比例如何分配?有多大比例的新生最后能拿到奖学金或助学金呢?

科曼:在密大,助学金占总额的比例超过奖学金。事实上,很多家庭困难的学生真得非常优秀,所以,助学金和奖学金有很大程度的重叠。对那些达到了我们要求的学生,资助的数额主要是考虑学生的家庭收入,大约80%的密大本科新生都得拿到各种形式的资助。

3、你们如何评估一个学生的优秀程度,如何遴选新生?

科曼:我们会想办法全方位评估一个学生。申请时,学生们需要回答很多问题,他们的兴趣爱好、社会活动、选修过哪些课程等。我们还要求推荐信以及其他文件。我们的学生,不需要非常有钱,但他们得聪明、有健全的人格。

4、在中国,大学校长通常都是政府任命的,您是被谁任命的?如何评估您是否称职呢?

科曼:在美国,大学校长一般由一个校董会任命。这些校董会有的从校友中选出,有时也是政府选派。密大的校董会是由密歇根州的公民投票选出的8个人组成,他们任命了我。每年,我会向他们汇报我的工作,由他们来评估是否称职,那是我每年一次的“考试”。

5、某些人认为,应允许更多的人进入大学学习,而另一些人认为,由于教育资源有限,招收更多的大学生就必然意味着教学质量下降,得不偿失,您怎么看?

科曼:我相信,21世纪是个知识的世纪,人们需要有接受更多的机会接受教育。但因为每个人需求不同,接受教育的形式也就多种多样——某些人可能只需要在社区大学接受两年的职业教育,就可以去工作了;另一些人,只需四年大学教育就够了;还有另外一些人可能去攻读硕士、博士学位。但前述这些还不够。这个世界在飞速变化,随着每个人的成长,适当的时候,每个人都需要去学习自己需要的东西,这就是继续教育。学校教育加上继续教育,这才是一个全面的教育图景。

6、您认为,大学教育应该是一种全民教育还是精英教育?密大呢?

科曼:一个人获得成功的方式有很多,我们并不需要所有的人都去拿个博士学位。打个比方,我们需要一些人去研究生物化学,我们还需要一些人去从事艺术、音乐等等。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必须成为大学者,这个世界需要各种各样从事不同职业的人。

密大是一个很大的综合性大学,我们有4万多学生,有本科生、研究生,也有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

7、密大的前校长James Angell曾是通识教育的倡导者,他认为,“西方文明经典”类的课程对大学里的每一个学生都极端重要,在中国,目前也有人认为“读经”对每个学生极端重要,您认同这个理念吗?
科曼:Angell是上上世纪的密大校长,但经过这么多年,世界变了很多。今天,我们仍然认为,人文社科方面的教育在大学里非常重要,但西方文明只是世界文明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学生们需要变成世界公民,他们需要有非常好的阅读、语言能力,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

我个人仍很赞成通识教育,但我对这种教育的定义已经有了变化。我觉得一百多年前,那种把通识教育隅于西方文明的想法有些狭隘了。

8、那您认为,今天的通识教育该包含哪些学科?

科曼:我们希望学生都去学习一门或几门外语、有很好的英文(母语

)写作技巧、数学和物理学的功底……我希望他们在科学、人文和艺术方面都有所涉猎。经过这样两年的广泛涉猎后,他们再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进入专业性学习,也许是生物学,也许是历史学。

9、刚才讲到通识教育,在中国我们也认为这很重要,但一所大学还得考虑让毕业生找到一份工作。您认为在大学中,应如何平衡通识教育、专业教育与职业教育呢?

科曼:我明白你的问题,但我们的本科生教育不会涉及专业甚至职业教育的内容,举个例子,你可以去一个学校学习如何修车,但我们的大学从来不教学生这种技巧。我们的本科生走出大学校门后,会成为一个Educated person,可以从事各种工作。专业和职业教育出现在我们的研究生院中,我们有培养律师的法学院,培养医生的医学院,培养建筑师的建筑学院……

10、您觉得,大学的目的和功能是什么?

科曼:我觉得,大学最重要的目的是给毕业生拥有美好生活所需的知识和技能,一个Educated person才懂得更好地欣赏生活以及回报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