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人记得《御界》这部小说在2008年底出过CD,并且记得这部作品是日野聪的初攻?举个手给我看看!!!你们这些人啊要是跟我一样记性好得不得了的记住了这部然后满怀期待地去探索故事全篇的真相,一定会跟我的下场一样!!!被这分上下两卷的小黄书折磨得死去活来,必须的!!!

刚开始看╰( ̄▽ ̄)╭

看到上卷1/2  …(⊙_⊙|||)

看到下卷结尾 ╮( ̄﹏ ̄)╭

看到下卷开头  ∑(O 口 O||

看到下卷1/2 (#-.-)

看到下卷2/3 (︶︿︶)=凸

看到下卷尾声  (┬_┬)

看到全书最后几行字(╯‵□′)╯︵┴─┴

请大家千万要阻止我破廉耻地变身咆哮的马教主啊啊啊!!尼玛劳资从来没被小黄书耍过,苦B的劳资看过从来不哭,搞笑的劳资看过都很蛋腚,煽情的劳资看过总是奸笑,文艺的劳资看过就想吐糟。尼玛这作品让劳资我在公交车上表情开染坊啊没形象啊!!!卧槽有木有!!!(←你够了)

那么大家就随我进入“御界”的世界,分享一下各种糟点,如有不适,赶紧按“退出”,以免被雷被戳被刺激,本人概不负责。

同时为了使大家得到更形象更确切的理解和认识,Drama CD的cast列出,以供代入:

春野圭太/本多春斗:鈴村健一   二階堂左馬:日野 聡
仁竜:三木眞一郎      西島俊一:堀内賢雄

 

        何谓“御界”,乃体感网络游戏是也。所谓“体感”,就是从你挖鼻屎到吃饭喝水到SEX等等除了尿尿便便外,其余事情都会跟真实发生的一样,通过一个游戏头盔刺激脑部产生五感。御界游戏,2008年底发售,年龄设定18禁,以日本江户时代的1723年为背景,时间流逝标准是以现实中3小时等于游戏里的24小时计算。玩家注册后通过300道性格测试答题,游戏便自动生成玩家的CG形象,然后玩家可以自由的选择性别和身份职业在里面做各种事情。

       故事就从主角春野圭太,这个上东京谋生的24岁小青年玩起御界游戏展开。他以“御落胤”的身份登录御界,在游戏里才短短三个月就在自己登录的出入口“了觉寺”围墙边,撞见了孽缘基友——二阶堂左马。当然,这名字是ID昵称,圭太在游戏里的ID昵称是“本多春斗”。

       左马的游戏身份是“剑士”,擅长调戏美少年,就比如圭太在游戏里的这类形象~初次见面就挑起人家下巴作势强吻,按理说此人不是色情狂就是春药吃多了= =+可是小说不是这么解释的。小说告诉我们:因为春斗的穿着打扮跟游戏里以色侍人的“寺小姓”很相似,况且春斗总是忘记随身带武士刀,才被左马误会成在寺里接客的“小荡漾”~

       尽管头次照面闹了点不愉快,但恰巧在两人拌嘴的当下,来了一群六法组的无赖汉,也把春斗当成寺小姓准备拖去OO又XX,结果被左马打了个落花流水。基友的感情从此建立。

        奉劝大家不要想当然以为左马接下来会拿出攻那副一贯的腔调:“我英雄救了美,美人就归我享用”的脑残逻辑。左马这个老玩家其实内心纯情得不得了啊(我勒个去,怎么可能),接下来的日子左马经常找春斗在御界游山玩水,并且教会他灰常重要的一件事——如何脱离处男身= =+

        说白了就是左马拉他去逛窑子。当然,左马带他去的地方跟御界里的吉原花街并不同,在吉原里为玩家服务的是一批由程序创作出的“AI”,即人工智能。但左马带他去的南蛮寺是地下非法娱乐场所,恩,类似天朝的“天上人间”。该寺是由一群玩家自己组织经营,许多玩家踊跃报名投身性服务行业,扮成美貌的男倾城和女花魁。这实际上已经违反了游戏法则和国家法律,因为经营者通过色情网站平台让客人付钱给提供性服务的玩家(←不知道可不可以用支付宝哟~),已构成了实质上的“卖春”。更搞的是,这个构思的策划人正是左马,但他既不要钱也不参与经营,纯属吃饱了饭撑着好玩是吧?

        所以呢他跟南蛮寺亭主很熟,可以任意挑花魁侍寝啊。于是左马为春斗挑了相熟的铃音妓为我们的春斗君“破处”OTZ,没想到咸湿场一不小心弄成变相3P,春斗被铃音妓压倒,初吻却直接献给了左马,还被吻得痴情缠绵回味无穷砸砸嘴味道好极鸟。结果,我们纯情得不得了的春斗君甩手泪奔了,准确地说是立刻退出游戏。

       当然他也万万没想到,经历此事,其他技能仍旧维持Level 1的现状,只有SEX这项升到level 10,现实里的圭太气得想摔碗,个么SEX升级有个毛用啊!!!害得他凌晨要去洗小内裤……第二天左马发来邮件跟他郑重道歉,保证除了教他剑术,不再碰他一根手指头。当时我傻到相信这种P话,简直脑子坏特了,跟攻讲信用那是不可能的,这小说也不可能是清水的。现在是可以不碰,并不代表时机成熟以后,对吧。

       如此这般,他俩还是度过了一段纯洁美好的基友时光。左马作为剑士在玩家中的Level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春斗的剑术学习也有点进步。随后,小说交代了一段现实里圭太的生活状态,在御界里,玩家称呼现实世界为“污腐界”。圭太在一家面包店打工,因为生母早亡,作为小学校长兼市议员的父亲再婚又生了个异母弟弟,虽然继母对圭太很不错,但圭太内心跟家人仍然无法消除隔阂,才逃到东京独自生活。

        当圭太某天再次登录御界时,坏消息传来——发生杀人惨案。南蛮寺亭主在夜间小道上被人砍成生鱼片= =|||也就是说这个玩家已经Game Over。游戏规则第XX条,每个玩家只有一次生命,如果在游戏内死亡,账号将自动删除,之后再也无法重新注册登录。

        左马当然不可能坐视不管,春斗也跟随他一同调查。他们俩推测为仇杀,这时铃音妓跑来求助,她预感自己恐也性命难保。左马叫她暂且待在南蛮寺里避风头。另一方面,左马号召玩家共同行动搜查这个“斩人魔”,因而左马的又一身份也披露出来,他在御界里是犯罪检举集团“火盗改”御先手组的末席。我就要有话说了,他喜欢给人瞎出点子赚钱,自己根本也算违法违纪的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众人认可了左马的想法,游戏里各大组织派人夜间轮值巡逻,搜查斩人魔。各位能猜猜左马在值班前天晚上去干啥的吗?果然不负众忘啊!他跟春斗咬耳朵说:“明天我值班,今晚跟我去南蛮寺,一起和铃音妓3P到天亮吧~”

        春斗怎么找了他这种无信用无节操的基友呢?春斗自己都纳闷。不过到南蛮寺其实是去寻找线索,顺便安慰一下坐立不安的铃音妓。如今南蛮寺亭主已换人,是个商人嘴脸的玩家,过去担任南蛮寺亭主的助手。一照面就伸手向左马要上次的3P费,我真的很想知道3P是按什么标准收费的啦~左马一听收钱,眼一瞪不爽了,意思说“劳资到这里嫖娼亭主从来没收过钱”。新亭主不依不饶,他哪知道左马是何等狠角色,轻易好惹的么?结果左马把前亭主被杀的事怀疑到他雇凶杀人头上,把他拖出去正准备就地处置,跟在后面的春斗发觉事情有变。

        南蛮寺所在的五重塔大门口,漆黑的夜色中,一袭黑衣戴着女鬼面具的高大男人提着太刀出现在他们面前。二话不说,面具男很专业地把新亭主也料理成生鱼片= =|||,春斗急喊左马出手相救,但左马冷静地回答不可出手,牺牲一个亭主,保住众人千千万。面具男的目标一定是南蛮寺!果然,面具男冲着大门而来,春斗这种菜鸟哪守得住门?左马这边被快咽气的亭主抱住大腿不放脱身不能,春斗握着刀手腿一软坐地上去了……

        面具男轻易进入寺内,剑光闪耀,鲜血四溅,火光冲天,史称“火烧南蛮寺”~~(滚,你当说书啊!)。一时间客人和花魁四下逃散,等左马和春斗回头去寻铃音妓,早已不知所踪。他俩只好分头行动:左马追击面具男,春斗给“火盗改”报信增援。不料,春斗竟在半路发现被面具男逼到角落的铃音妓,春斗前去救美,显然菜鸟是救不了美的,反被面具男砍伤右肩,眼睁睁地看着铃音妓边喊着“我只想挣点钱而已”边被料理成生鱼片……

       铃音妓Game Over,再也无法进入游戏。春斗则被左马救下,背去养生所治疗,一路内牛满面。左马也很不甘心,在与面具男的屋顶对峙中,惨败在他的剑术下。

       春斗暂时退出了游戏,现实中的圭太依旧止不住悔恨的泪水,大家放心,他绝对不是为自己沉迷网游而悔恨!隔天圭太再登录,已经被带到养生所的手术台上,SM爱好者的AI医师为他缝合伤口,打死他都不会想到按江户时代的设定,缝针不打麻药。伴随着春斗的娇喘轻吟被包好绷带丢进所里养伤。还受到可爱的AI护士たみ的精心照料,服务项目包括解决春斗的下半身问题,结果春斗情急之下大喊“我喜欢男人!”从此赢得好男色的美名~

        正值御界花香知昼暖的季节,春斗在养生所的庭院里偶遇正在挖掘温泉的仁龙医师。

         仁龙医师是精神科医生,左半部脸遍布烧伤,身材高大。春斗初识认为他是AI,忽觉他的身材和外貌正符合斩人魔的特征,一时心下大乱。这时候仁龙医师却温柔的和春斗谈人参谈理想,看到御界报刊上的斩人魔新闻也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这让春斗很犹豫,如果告诉左马,仁龙医生必然会受拷问之苦,如果不告发,万一仁龙医师是凶手呢?春斗经过考虑再三,决定暂时不发邮件给左马,独自调查。

        在一天天与仁龙医师的接触中,春斗反倒被医师的学识修养吸引,越来越觉得他并不像斩人魔。医师却跟他半开玩笑地说,你一刻不停地盯着我,千万别用这张可爱的脸夺取大叔我的贞操哦~春斗飞红了脸发觉自己情窦初开鸟= =|||,这几日帮忙挖掘温泉也终于有了成果。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春斗背着还在为搜查奔走左马劈腿,反正两人悠闲泡着温泉过二人世界。

        回到现实里仍对仁龙医师念念不忘的圭太,竟然碰上跟仁龙老师外貌相像的老绅士到打工的店来买面包!虽然不像龙仁医师一样有烧伤疤痕,但无论身材容貌声音简直是同一人。这让圭太怀疑御界里的仁龙老师可能是这位先生。之后圭太进入游戏跟养生所里的其他玩家询问,某宅告之,仁龙老师应该是AI,因为他的形象是时代剧里的反角老牌明星天宫仁,玩家不可能自己设置出这个形象来。那么现实和虚拟,到底有怎样千丝万缕的瓜葛?退出游戏后,圭太去图书馆查阅到了天宫仁的资料。据此判断,那天来店里的老绅士正是天宫仁先生,游戏中仁龙医师的外形是他曾经饰演的角色“极乐寺龙藏”。这位生于1925年,现年80多岁的老人,难道就是圭太在游戏中喜欢上的仁龙医师?!或者是纯粹设计出的AI?希望大家保持镇定!!务必镇定!!不要因为激动地看到老头攻的出现,没想清楚就血气直冲脑门大骂作者重口。咱们慢慢说~~

        再次登录游戏的春斗,小心翼翼地试探仁龙,说着说着又变成春斗和他边泡温泉边倾诉自己的家庭烦恼。春斗还顺理成章地钻到大叔怀里求抱抱(字面意思,真的是字面意思),正沉浸在医师温暖宽厚的胸膛里,咻地飞来一块石头,差点砸中医师的脑袋。同学们,好戏来了!左马自诩为春斗的男盆友,捉奸来了!!

左马质问春斗:我特地跑来看你,你倒是和别的男人腻歪得很么!春斗慌忙解释医师只是AI,左马反驳是AI你就可以跟他乱搞了?还讽刺他明明是个乳臭未干的处男内心其实一直想被男人抱吧!春斗还想辩解,左马已经上前把他拽出温泉,一番挣扎中,左马盛怒之下把一丝不挂的春斗推倒在温泉岩石上,现场演示强X。春斗哭喊着“雅蔑蝶”时,一直被当空气的仁龙拾起一块石头照左马头上拍过去。这简直是抄袭港台肥皂剧么~

        左马抱着头哼哼,仁龙顺势将羽织披在春斗身上,自己从容地出了温泉穿上衣服。左马爆怒之余发觉站在眼前的仁龙跟斩人魔的身形相似,烧伤正是需要戴面具的证据。这下揪住情敌小尾巴左马兴奋了,要拿仁龙试刀:如果他是AI,死掉第二天就会活过来,如果是玩家就没戏了,斩人魔事件就此了解。因为嫉妒冲昏头脑的左马根本听不进春斗的劝说,仁龙却平静地说了一句话:“如果你现在杀了我,春斗将永远无法成为你的人。”……看,所谓攻的档次高下很容易就分清了,春斗劈腿有理~

         剧透至此,大家是否想起Drama里三木微澜不惊的声线?把日野的花花公子左马压制得死死的,况且《御界》Drama发售之后紧接着就是《Sasra 3》发售,日野迎来初受的男人正是三木老师啊啊啊。

        左马听到仁龙一番话,灰溜溜地跑了。晚上圭太立刻收到一封邮件,内容是:“春斗,你这个朝三暮四的叛徒!”恩,这次果然是左马泪奔了~

         其实最想摔碗的大概还是圭太,强X的体感那是相当真实的,直接导致他奔厕所解决菊花不适问题,却印证了人倒霉连喝凉水都塞牙缝的道理,他忘记裤袋里揣着手机,一不小心手机掉进厕所堵塞管道,现在正值元旦,没人来修咋办?有问题,百度一下!圭太从网上搜索到一家24小时节假无休的“雨宫工务店”,立刻拨通电话求救,对方答应第二天清早来修。事情又是如此巧合,当维修工上门时,圭太发现站在面前和蔼可亲的老爷爷正是那位老绅士,天宫仁。圭太谨小慎微地询问对方是否就是引退的天宫仁,起先老爷爷说那是自己堂兄,最终还是在伪FANS的热烈追问下承认了。但提到御界游戏中的仁龙医师,老爷爷却一无所知,那么虚拟世界中的仁龙到底是谁扮演的呢?好心的天宫仁毫无明星架子地说如果有线索,我可以提供E-mail联络你。

        重新登录御界,春斗直奔温泉找到仁龙医师,两人在温泉边又“看星星数月亮谈人参谈理想了”OYZ,仁龙说根据星象你我相遇将来必有不测,再翻开御界新闻,斩人魔还在到处砍人。春斗决定今晚就跟仁龙医师睡了(真的,动词是字面意思!),如果当晚斩人魔出动,那么可以证明医师是清白的。没想到医师蛋腚地拒绝了,这时AI护士たみ跑过来,说每天晚上医师是跟我睡的哟,仁龙很配合地说たみ是朵美丽的小野菊~然后两人手拉手碎觉去也,留下一脸错愕的春斗,他干脆一不坐二不休守在门房外听了たみ的一夜浪叫,据我估计,他这不仅是失恋了,想阉掉医师的心思都有了。

        第二天清晨,春斗跑回了觉寺查看早新闻,昨晚砍人魔依旧出来活动,于是他赶紧去火盗改御先手组的本部找左马。人还没找到,首领河野大叔就很八卦地凑过来附耳问春斗:“你是不是跟左马啥都做过了?”这时左马一脸憔悴的提着酒壶,手臂缠着绷带来了。昨晚和斩人魔交手受伤,不过他也伤到对方后背。春斗跟左马说明昨晚仁龙一直没出过房门,但左马依旧认为没亲自盯人根本不算证据。就直接拉着春斗找仁龙质问。两人找到在温泉泡澡的仁龙,要求验他背后是否有伤。仁龙抵死不肯,说这是我的隐私!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呢?啊、哈、哈、哈……我不是卖关子,而是——

        左马和春斗垂头丧气地回去了。因为仁龙医师后背全是鞭痕,たみ说因为老师喜欢玩SM。= =||“这个朵M大叔!”春斗气得牙痒痒。他们俩推测,如果仁龙是凶手,那么AI就在撒谎,一个玩家是怎么做到让AI听从他的话呢?结果两人又开始斗嘴,春斗坚持仁龙是清白的,左马反唇相讥说你被甩了还在维护他,左马不愧姓“二阶堂”啊,二病立刻犯了,吵着吵着忽然严肃地告白了,还为强X道歉了。春斗才失恋就同意跟左马圆房去也。只不过绝对不可能按照一般小黄书中描写的芙蓉帐内四目相对含情脉脉,而是去御界玩家经常搞野合的小树林,我要为这两个搭错神经的傻瓜晕死为止。可惜,H时春斗心里想的依旧是仁龙医师是个大骗子!5555

        一夜春宵,退出游戏。圭太接到老家弟弟的电话,原来弟弟也买了头盔玩御界,只是兴趣不大。圭太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叫弟弟把头盔寄过来用几天。但这行为很冒险,游戏规则里,多重登录被发现,同样会被管理员删账号Game Over。圭太根本烦不了这么多,直接拿弟弟账号登录,顺便更改了弟弟CG形象的一点点设置,那啥,一点点指的就是性别啦,职业啦~喂,这叫一点点吗?!锵锵锵!!圭太以俏丽的卖馒头船娘身份,登录御界。

        乘着他,不,应该是她的小舟顺水而下,去找左马。在组织本部的道场里练习的左马和同伴看到春斗根本认不出他,春斗这才亮出真身份,并且说出自己计策,他假装在船上非法卖春,叫左马同伴把消息放出去,诱斩人魔入套,这时候左马联合同伴一举将其逮捕。结果被首领河野大叔拉去一顿说教,坚决不同意他们冒险。可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大叔能拦得住才怪。“春斗”化名“春乃”,说干就干。

        几日下来,一直不见斩人魔出现。某晚,春乃独自走在小路上,察觉背后有人跟踪,以为斩人魔再现吓得发抖,结果从树后扭扭怩怩走出来的是左马。他担心春乃的安全,一直都偷偷跟着他。如此体贴的行为,搞得小夫妻感情升温,左马直接被请上船去,身上的刀都丢一边了,急不可耐地要尝尝女体化春斗的滋味。他这时候有时间关心春乃船娘还是处女,自己占大便宜了,倒不如关心一下他们随后将面临的危机吧!!不过被推倒的春斗当时的感想很有意思:如果我可以用女性身份在御界里跟人OX,那左马岂不是也很有可能是以男性身份登录的女性玩家??那我岂不亏大了?!!——尼玛这时候再拒绝还来得及吗??!!等这时候再后悔有毛用!!!

        正做的High呢,船剧烈晃动起来,左马赶紧穿衣掀开帘子大吼“哪个混蛋敢搅了劳资的雅兴?!”抵在他咽喉的则是一把冰冷的刀,一群蒙面人包围了小船,虽然他们号称斩人魔,可左马一眼就识破这是六法组那群无赖。所以说“色字头上一把刀”,无赖们把左马和“春乃”捉住,竟然搞H动画才会出现的那套桥段,当着左马的面玩弄春乃,更无耻的事情还在后面,无赖们恐怕垂涎左马的美貌很久了,竟然把他也捆好准备搞群P,我想掀桌了!!!这群人搞毛啊!!刚才不是说了么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啊啊!!!!马上你们都要大祸临头了啊啊啊!!卧槽一群见色忘义的玩家!!

         船又剧烈晃动了= =这回轮到无赖头头提着裤子掀开帘子喊“哪个混蛋搅了劳资的雅兴?”话还没完,就被一刀KO。啊~果然斩人魔好专业,连被害人声都不给吭,就一刀一个纷纷砍倒。春乃还傻乎乎地以为是仁龙医师来救他们了,你脑子里都塞着稻草吗?!斩人魔正如左马所料,最终的目标是“卖春”的春乃和“嫖客”左马。春斗终于亲身尝到被人一刀刀削成生鱼片的痛苦滋味,奄奄一息之际,左马才喊道“他是春斗”。斩人魔的刀顿在了半空,乘这个空挡,找回刀的左马杀过来,砍伤了对方。斩人魔负伤而逃,春乃重伤,所幸未挂。赶紧退出了游戏。

         圭太的弟弟很快收到了管理员的警告邮件,称他多重登录,好自为之。另一边,对此事心有余悸的圭太以原身份登录游戏。从了觉寺进入御界,发现了戴着女鬼面具倒在寺院门口的仁龙医师。春斗赶忙把医师带回寺内疗伤,还洗干净地上血水。仁龙医生醒来,告诉他自己是晚上散步,遇上斩人魔被他砍倒,然后对方给他换上了黑衣和面具。春斗觉得仁龙医师必然是被诬陷,决定保护他。可是说曹操曹操到,左马找上了门,抓住医师受伤的证据要将其带走,春斗再三哀求也无济于事,火盗改的游戏特权是可以任意审问嫌疑犯,死伤不问。仁龙医师即将面对的拷问有多残酷,可想而知。(拷问玩家难道不会引发人权问题吗??)

        春斗沮丧的退出游戏。在暂停游戏的几天内,圭太陆续收到了几封邮件。其一,天宫仁先生发来邀请函,请他参加FANS聚会,希望他能在会场找线索。其二,左马表示坚决的毫无犹豫的即使被春斗讨厌,也要将医师绳之以法。其三,河野大叔哭诉,春斗君赶紧来游戏里吧,大事不好了,左马和仁龙已经在地牢里对质了十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左马君恐怕快撑不下去了,你赶紧来劝劝啊。个么河野大叔整一居民委员会大妈吗?

        进入游戏后,春斗被河野带到阴森的地牢,被眼前景象吓呆了:两人都像是被严刑拷打过,伤痕累累,再一看左马,正拿着烧红的铁钎往自己皮肤上烫……俩人每天坚持登录御界地牢,就为了玩SM耐力赛?很显然,在拷问仁龙的同时,左马也让自己承受了相同的痛苦,这个二货就想证明,他比仁龙强,这二货分明还是在吃醋么!!!春斗再次求情也不为所动,反倒更加刺激脑子完全进水的左马。这时,十天来一直沉默的仁龙开口了,春斗凑到他身边,听到话却是“杀了我!”,春斗随即拔刀,含泪斩杀了仁龙医师。事后将尸体埋在了养生所山丘的樱花树下。沮丧的退出游戏,对圭太来说,仁龙的死,让他的虚拟世界完全崩塌,与左马的关系,也迅速急转直下。圭太想,再也不去御界了。

        但在现实世界,“污腐界”,每天的生活还在继续。圭太去参加了FANS聚会,内心抱着小小的希望,从现实里把仁龙医师找出来。在会场,天宫先生为他引荐,他觉得仁龙很可能是他的一个FANS玩家。最后的握手签名特地安排圭太站在一边过目每一位FANS。一个女性引起圭太注意,那位叫绫小路鸠子的女FAN直接说明自己是位游戏程序设计师,但很快又被圭太否定,因为无论说话还是气质,都跟仁龙医师相去甚远。(况且若是女玩家顶着男号咱们伤不起啊伤不起!!!)而后,圭太半信半疑地把焦点放在了FANS后援会会长,也是这次的承办方,西岛先生身上。

        西岛先生尽管音容外貌和仁龙完全不同,是一位50多岁的财团董事长,非常有气质的绅士。可重要的是,天宫先生为西岛先生签名时,特地让他签在了画册上印着极乐寺龙藏形象的页面,这不正是仁龙医师的模样吗?散席后,圭太在走廊上几乎确认了西岛先生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仁龙医师,那句“是这样吗?”的口头禅,不正是仁龙的口头禅?

        圭太冲上去,忍不住扑到西岛先生的怀里,虽然西岛先生并没有承认,但还是抬手抱住了他,低低地叫了声道:“春斗……”

        但污腐界的冒险,恐怕才刚刚开始。

      上卷结束,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