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的同行者,
你整个黯淡了,
也不愿倾听我的想法。

我不得不一直
独自在林间穿过,
做一个强烈地影子。

我知道,你在想起我。
即使在同一个凉亭,
你喘息着,拍着栏杆。

我们总在同一个地点争吵、分开,
又在同一个地点汇合。
我想到英雄,想到

我才四十岁,还能漂泊。
你是惟一使用我名字的人,
已经像遗物,在阳光下暴晒。

呼吸我的呼吸,
带上我的脚,
让我从我的身上离开。

我会怀念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