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豆生病到现在差不多也一个月了,病情反复,迟迟不愈。换了三四个医生,两家医院,大都说年纪大了,老年病,没有痊愈可能,只能用药拖着。最好还是实行安乐死,免得它痛苦。

可是它一天还活着,我们就不可能这么做。它只要能吃能喝能睡,我们总归还是抱一丝希望,觉得可以多跟死神抢点时间的。

虽然在它咳血的时候、吃不下的时候、满地拉稀的时候,我也一度绝望到在想是不是真的听医生的,它会好过点。可是它用湿哒哒的眼睛一看我,我就又投降了。

总归要再试一试的。

所谓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我既不能超脱到无欲无求,也不能麻木到草木一世。
有时就算勘破彼世的成住坏空,却也放不下身边的生老病死。

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