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年前我在北京送他俩上飞机,一年后我们在波兰相见。生命的神奇就在于,不可能会变成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