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还挺无趣的,全当做犄角旮旯资讯浏览器。悲切切、惨悲悲、喜盈盈、虚飘飘、骚乎乎、傻逼逼……嘛都有。当然了,我那一亩三分地也难免被嗤为傻逼的微博。对喽~~~那就对了~~~

我连着几天看大头和美人的博客,又有了回归这里的冲动。比起微博,这里平和多了,也慢多了。这里,挺像五大道上随便一个主路第二排的某个小洋楼。规划办不列入整修范畴,楼体还是那样儿,院子长满衰草,倒多了些幽静。时不时回来,像是半夜爬墙进小院,跟探险赛的~要是长期回来,不也奏似寓公吗!行吧,我还挺向往寓公生活的。

春天一到,我准犯病。今年延迟到现在,因为之前很忙,来不及得瑟。

昨天开始,基本把所有晚会和剧目都编辑完成了。就开始了。

拿这儿当个出口儿,聊骚聊骚也挺好,起码缓释。

我挺想见大头、美人和驴的!我们认识缘起于此,且不说认识后知道,原来有很多其他朋友的交集。只说这小歪和网路确是搭桥的。

image

我把黄金、杀生和匹夫都看了。我可以举贤不避亲的说:和那两个比,《匹夫》最好!虽然,我看完匹夫也会拍大腿,“要是XXXXX这样的话就更好了”;“XXX处理的不太对”;“这地方多余”……这都不影响比较之后的结论。津谚有云: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请把他们扔那堆儿里好吗?!

更要说老人院,我原是因为小爷极力推荐,说他们很多人看完后泣不成声。我准备了半包心相印,因为眼眶子浅。结果,我很难过,因为真差劲。若不是在乎那么多老演员,卷街也是会的。倒是拍摄地我很熟悉,段祺瑞故居。天津日租借鞍山道上的教师进修学校。这座楼我很熟悉了。03年代表美院在京参加了个国际建筑师论坛,结构环节的主讲人是UCLA土木工程段希俊教授,老先生是段的曾孙。大家头疼送什么礼物,我大包大揽,回津拍了几百张这里的照片。每一个细节都有,做了一个册子给他。拿到的时候老头儿足足握了2分钟我的手。。。

还是那句话,是哥们儿就照单全收,好的坏的就别挑着往袋子里掖了。以后这里要常来,常写。翻翻前面的东西,还莫名感伤了一下,心相印用上了。

有缘吹难散,依旧网中人。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