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忠甫《讀風臆評》,《四庫提要》評之曰:“已漸開竟陵之門徑,其於經義固了不相關也”。在知堂,這正是本書的真價值所在。讀詩,不能將之奉為經義教訓,只能作文學書來讀,朱子詩注多有從前者下筆引申其義而致戴君“不免令人噴飯也”。 

                   周作人:《秉燭談》,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2002.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石按:據忠甫《臆評》序末落款“萬曆戊午八月之望 巴令荊南戴君恩忠甫敘於蜀闈之西署”,故是書應撰于萬曆戊午八月(即萬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又此書刻于萬曆四十八年(即公元1620年,此據卷末篆書“皇明萬曆庚申烏程閔齊伋遇五父校”)。而竟陵派之鐘譚刊刻代表其文學思想的《詩歸》則于萬曆四十五年(公元1617年),是知《臆評》無論成書到刊刻均晚於竟陵,豈能說“漸開竟陵之門徑”?故《提要》為誤,知堂沿用亦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