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

再高的楼也高不过星子,再高的星子也高不过我的挛心蒂子,
可是直立行走把我的脚板踩成了平原,把我的皮肤割成了一道道峡谷,
我的兄弟们在平原上耕作贪嗔痴,在峡谷中狩猎戒定慧,构成了世道的治与乱,
在CBD的高楼上,透过玻璃,我是兄弟们最远的祝福,却又是最近的诅咒,
这是我在尘世骑墙的铁证,我是人民的浆糊,只有在纸张的背面,才一天比一天坚硬。

当我决心和互联网决裂,两脚踏进贵宝地,运输业又把我和地气隔绝,
在离地一米的空中,我们架起麻将桌,以胜负来决定方向盘是左冲还是右撞,
兄弟,我所担心的,是我们的康庄大道被人发觉,那终点的洞天福地,又成了5A级景区,
我们可以是散落民间的遗物,但绝不能成为悬挂在墙壁上动弹不得的遗像,
我一生吃里扒外,你对祖国三心两意,我们早已把自己的灵魂秘密处决。

前世我有万顷良田,今晚却囊中羞涩,拥有的大地和日月围着我飞速旋转,
我在昏聩中跌倒长沙,像你的某种症状发作,兄弟,你不能占有太多,也不必公布预言,
我们齐刷刷的脑袋是造化的摆设,是团结的、胜利的仪仗队,
对于今晚的食谱,以及诸多买卖,都只是成功学一次远距离投影。

2012-3-17  解放四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