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物,但其中与几位朋友和同事的认识,却是其中最神奇值得大表特表地,严重符合6人理论。

1.      认识尹亮。

 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此君。具体事情是这样地:因为去《音乐周刊》谋职,某次几位新人聚到某酒楼腐败,见久闻其名未见其人的传说中的三表。席间互相介绍,尹亮同学(我们昵称他为“尹荡”,谐音“淫荡”)说他在音乐生活报工作。尔后他提到他是革命老区井冈山人。说到这里,关系就来了。

 我说,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每年都会组织高二的同学去井冈山进行“社会实践”,实际就是住农民兄弟家,吃点小苦,务点农活。当时(1998)联系的是井冈山最穷的下七乡,我们学校和下七乡中学是所谓连谊学校,每年会互相交换学生参观学习,主要是经济发达地区帮助经济不发达地区。然后尹荡说,操!我以前就在下七乡中学教书!我想,靠!没这么巧吧?那你丫肯定是我的下一届才在那儿的,不然我肯定见过!一问果不其然,我的师弟师妹那届去井冈山下七乡的时候淫荡就在那中学,据丫说当时我们女生的体育老 师某某女士和他关系颇好,经常骑个小绵羊摩托带着 那位老师四处转悠监督学生。然后,淫荡说他还去过我们学校,那看来肯定是俺毕业后的事了,或者是去的时候哥们正忙着应付高考根本没注意过这厮。

 总之就是,就淫荡这一素未谋面的哥们,居然也通过井冈山下七乡这一“中介”,跟我扯上了关系!原来大家还是有渊源的,结果却在隔了这么多年后,在另一个城市,一个从未想到过的行业里,互相就认识了!

2.      认识雷子。

 雷子的名字以前是知道的,他在新浪娱乐频道(现在是音乐频道)做事嘛,我那会儿在通俗歌曲,互相有些“业务”上的往来,不时还会在某些同仁杂志或者网站上看见彼此的文章,所以至少对互相的“名号”还是知道地。不过,互相的真人就没见过。

 年中某天,接新浪电话,说是去面试,我想,靠,那简历都投了俩月有余了吧,自个儿都快忘了,现在怎么来电了?翌日就前往新浪,被新浪宛如黑客帝国般的办公环境给吓着了。然后先是做题,做完题跟初试官见面。这时候我就想,肯定得有雷子吧?长啥样?以为会是一伟岸挺拔青年,毕竟有关各摇滚音乐节的文章和报道里总会有他的印记,不那样恐没那么大精力体力吧?结果一见,却是典型南方人士,虽瘦小但绝对精悍,戴个眼镜。待互相报得名号后都互相“啊”了一声:“原来你就是XXX!”呵呵,算是头一次见面。尔后,过五关斩六将,杀到最后一关通过,被要求第2天就来上班,但是回想到新浪的工作环境“盛景”,惟独那几根线没插后脑脊椎罢了,其他与黑客帝国无异,一排排一格格每个人就像一个能源提供器在向最终端的“人”提供资源、能量,各位的青春和生命就在以键盘为联系的电脑系统中消耗——恐怖啊!最重要的还有居然要忍受一个月或者以上的非员工待遇,每天签到贴纸表示你丫是试用的还得跟联系人电话沟通才能开门让你进去,月薪也就那样,加班费据说不低但是个人这么爱自由又怎么肯轻易牺牲业余时间?遂作罢。

 好了,扯那么多跟新浪的关系,关键时刻来了!跟雷子进一步成为好朋友,还得提到淫荡同学。某日在淫荡家打发时间,他说晚上有个朋友过来一起吃饭,说你不认识。当然,我也从来没想过淫荡和雷子互相认识,雷子肯定也料不到我跟淫荡已经成了同事,就“哦”了下。快到饭点的时候问,这位哥们到底是谁啊?丫说,雷子。当即“靠”了一下,世界真他妈小,居然又碰上了!心想,雷子同学见到我和淫荡一起的时候肯定也会惊一下地。

 等雷子来到,我跟淫荡下去接他,我先跟雷子打了声招呼,他愣了一下,“咦?你怎么在这?”哈哈,就这样,我们仨就这样碰一块了。于饭桌上,我又跟雷子谈起跟淫荡的渊源,他感叹到,你们可真他妈有缘分啊。所以,这朋友来得这么巧,不珍惜怕是会遭天谴!

3.      同事WT

 ①坐我左边的同事魏冉。这位女孩儿来公司面试的时候,头儿问我们意见如何,我点头说,成。她成了俺地同事,可惜,她也是烟民一位,这让坐隔旁的我有些遗憾,又要被二手烟折磨了,痛苦的说……当然,我是想不到她跟我还是能扯上关系,不过中间隔了一人,她男友。她男友是谁呢?他就是《我爱摇滚乐》的前编辑、绰号“啦啦1982”的那位!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位男士也曾经在石家庄修行,跟我一样。不过,当他要离开《爱摇》的时候,曾经去《通俗歌曲》应聘过,为此,我们只有一面之缘,只是来去匆匆没有印象。但是但是,彼此名字倒是熟的,没想到他的女友现在就是我的同事!本以为八杆子打不着的人,结果中间就这么一人就扯上关系了。当然,当她告诉他我是她同事的时候,啦啦也惊了。

 ②坐我右边的同事唐鹏。刚进公司的时候,听说是杭州人士,第一次大家碰头的时候他还不在,第二次碰头的时候才来。对这个名字本是没印象的,但是念叨了几次之后突然觉得似曾相识,好象在哪见过这个名字。于是问之,你该不是石家庄某某乐队的人吧?就是那个主唱?他说,是啊!我靠!原来此君是石家庄Milky Subway乐队的主唱!当年我还在石家庄的时候,看过他们一次演出,风格很近Radiohead,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嗓音有些接近Thom Yorke。具体还有,他们乐队的小样到了《通俗歌曲》杂志社,我们都觉得还不错,就选了,在后来的“摇滚校园”栏目中也对他们进行了报道。当时杂志社的苏编跟他们关系不错,经常去蹭个饭侃个大山啥地。你看,这又扯上关系了吧?

 还得书一下的是已经离开的前同事王小北,你猜他是谁?丫居然是“银色灰尘”乐队的主唱!噢我的天,全都是业内的或者这个“业”的边上的,就都聚到这个公司来了!

4.      我哥们AL曾经的网恋对象NANA

 话说某日,某美女(相对)来公司面试,我和另一同事面之。谈话间对方提到是曾经“野草莓”乐队的成员,哦……还是所谓的这个“圈”里人。过后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录用,于是就几乎将此人忘记。 

 某日,我哥们AL,在加拿大留学的金属分子,跟我说,他跟北京某女孩网恋了!!说对方很有才华,自己做音乐!我说你丫别激动,到底是谁啊。他说是NANA,叫WN(AL要求隐去她的真实姓名)。当时没反应,因为已经快将那个女孩忘掉。此事就暂时搁置了一段时间。

 数日后,AL再次跟我大说丫和这个叫NANA的女孩是如何地热恋,当然是网上,特别欣赏她做的东西,很Trip-Hop地,很Chill-out地,言语间很是激动。这个时候我记忆深处开始有印象了,问之,她叫WN?我记得好象有个女孩也叫这名,来我们公司面试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你问问她是不是去某公司面试过。然后AL一问,我靠靠靠,果然就是她!!然后,从另一位同事口中得知,这位女孩曾经是国内某著名地下重型乐队主唱的女朋友。我也将这一事实告诉了他。然后他也感叹到,这世界真他妈太小了,这居然都扯上关系了!网恋也网出一个跟我有关系的!我和AL对此也都惊了。

 另外还有跟郭小寒、张阿牧同学在某饭局(阿牧组织地)的偶遇、与前《轻音乐》编辑小四的偶遇(也是在那个饭局)等等小型“事故”。总之,2005年,就这么认识了好些好朋友,基本全都在意料之外但却情理之中(“圈子”也就这好处,拐个弯儿就都认识)地认识了,彼此的缘分居然如此神奇! 2005年,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物,但其中与几位朋友和同事的认识,却是其中最神奇值得大表特表地,严重符合6人理论。

1.      认识尹亮。

 之前完全没有听说过此君。具体事情是这样地:因为去《音乐周刊》谋职,某次几位新人聚到某酒楼腐败,见久闻其名未见其人的传说中的三表。席间互相介绍,尹亮同学(我们昵称他为“尹荡”,谐音“淫荡”)说他在音乐生活报工作。尔后他提到他是革命老区井冈山人。说到这里,关系就来了。

 我说,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每年都会组织高二的同学去井冈山进行“社会实践”,实际就是住农民兄弟家,吃点小苦,务点农活。当时(1998)联系的是井冈山最穷的下七乡,我们学校和下七乡中学是所谓连谊学校,每年会互相交换学生参观学习,主要是经济发达地区帮助经济不发达地区。然后尹荡说,操!我以前就在下七乡中学教书!我想,靠!没这么巧吧?那你丫肯定是我的下一届才在那儿的,不然我肯定见过!一问果不其然,我的师弟师妹那届去井冈山下七乡的时候淫荡就在那中学,据丫说当时我们女生的体育老 师某某女士和他关系颇好,经常骑个小绵羊摩托带着 那位老师四处转悠监督学生。然后,淫荡说他还去过我们学校,那看来肯定是俺毕业后的事了,或者是去的时候哥们正忙着应付高考根本没注意过这厮。

 总之就是,就淫荡这一素未谋面的哥们,居然也通过井冈山下七乡这一“中介”,跟我扯上了关系!原来大家还是有渊源的,结果却在隔了这么多年后,在另一个城市,一个从未想到过的行业里,互相就认识了!

2.      认识雷子。

 雷子的名字以前是知道的,他在新浪娱乐频道(现在是音乐频道)做事嘛,我那会儿在通俗歌曲,互相有些“业务”上的往来,不时还会在某些同仁杂志或者网站上看见彼此的文章,所以至少对互相的“名号”还是知道地。不过,互相的真人就没见过。

 年中某天,接新浪电话,说是去面试,我想,靠,那简历都投了俩月有余了吧,自个儿都快忘了,现在怎么来电了?翌日就前往新浪,被新浪宛如黑客帝国般的办公环境给吓着了。然后先是做题,做完题跟初试官见面。这时候我就想,肯定得有雷子吧?长啥样?以为会是一伟岸挺拔青年,毕竟有关各摇滚音乐节的文章和报道里总会有他的印记,不那样恐没那么大精力体力吧?结果一见,却是典型南方人士,虽瘦小但绝对精悍,戴个眼镜。待互相报得名号后都互相“啊”了一声:“原来你就是XXX!”呵呵,算是头一次见面。尔后,过五关斩六将,杀到最后一关通过,被要求第2天就来上班,但是回想到新浪的工作环境“盛景”,惟独那几根线没插后脑脊椎罢了,其他与黑客帝国无异,一排排一格格每个人就像一个能源提供器在向最终端的“人”提供资源、能量,各位的青春和生命就在以键盘为联系的电脑系统中消耗——恐怖啊!最重要的还有居然要忍受一个月或者以上的非员工待遇,每天签到贴纸表示你丫是试用的还得跟联系人电话沟通才能开门让你进去,月薪也就那样,加班费据说不低但是个人这么爱自由又怎么肯轻易牺牲业余时间?遂作罢。

 好了,扯那么多跟新浪的关系,关键时刻来了!跟雷子进一步成为好朋友,还得提到淫荡同学。某日在淫荡家打发时间,他说晚上有个朋友过来一起吃饭,说你不认识。当然,我也从来没想过淫荡和雷子互相认识,雷子肯定也料不到我跟淫荡已经成了同事,就“哦”了下。快到饭点的时候问,这位哥们到底是谁啊?丫说,雷子。当即“靠”了一下,世界真他妈小,居然又碰上了!心想,雷子同学见到我和淫荡一起的时候肯定也会惊一下地。

 等雷子来到,我跟淫荡下去接他,我先跟雷子打了声招呼,他愣了一下,“咦?你怎么在这?”哈哈,就这样,我们仨就这样碰一块了。于饭桌上,我又跟雷子谈起跟淫荡的渊源,他感叹到,你们可真他妈有缘分啊。所以,这朋友来得这么巧,不珍惜怕是会遭天谴!

3.      同事WT

 ①坐我左边的同事魏冉。这位女孩儿来公司面试的时候,头儿问我们意见如何,我点头说,成。她成了俺地同事,可惜,她也是烟民一位,这让坐隔旁的我有些遗憾,又要被二手烟折磨了,痛苦的说……当然,我是想不到她跟我还是能扯上关系,不过中间隔了一人,她男友。她男友是谁呢?他就是《我爱摇滚乐》的前编辑、绰号“啦啦1982”的那位!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位男士也曾经在石家庄修行,跟我一样。不过,当他要离开《爱摇》的时候,曾经去《通俗歌曲》应聘过,为此,我们只有一面之缘,只是来去匆匆没有印象。但是但是,彼此名字倒是熟的,没想到他的女友现在就是我的同事!本以为八杆子打不着的人,结果中间就这么一人就扯上关系了。当然,当她告诉他我是她同事的时候,啦啦也惊了。

 ②坐我右边的同事唐鹏。刚进公司的时候,听说是杭州人士,第一次大家碰头的时候他还不在,第二次碰头的时候才来。对这个名字本是没印象的,但是念叨了几次之后突然觉得似曾相识,好象在哪见过这个名字。于是问之,你该不是石家庄某某乐队的人吧?就是那个主唱?他说,是啊!我靠!原来此君是石家庄Milky Subway乐队的主唱!当年我还在石家庄的时候,看过他们一次演出,风格很近Radiohead,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嗓音有些接近Thom Yorke。具体还有,他们乐队的小样到了《通俗歌曲》杂志社,我们都觉得还不错,就选了,在后来的“摇滚校园”栏目中也对他们进行了报道。当时杂志社的苏编跟他们关系不错,经常去蹭个饭侃个大山啥地。你看,这又扯上关系了吧?

 还得书一下的是已经离开的前同事王小北,你猜他是谁?丫居然是“银色灰尘”乐队的主唱!噢我的天,全都是业内的或者这个“业”的边上的,就都聚到这个公司来了!

4.      我哥们AL曾经的网恋对象NANA

 话说某日,某美女(相对)来公司面试,我和另一同事面之。谈话间对方提到是曾经“野草莓”乐队的成员,哦……还是所谓的这个“圈”里人。过后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录用,于是就几乎将此人忘记。 

 某日,我哥们AL,在加拿大留学的金属分子,跟我说,他跟北京某女孩网恋了!!说对方很有才华,自己做音乐!我说你丫别激动,到底是谁啊。他说是NANA,叫WN(AL要求隐去她的真实姓名)。当时没反应,因为已经快将那个女孩忘掉。此事就暂时搁置了一段时间。

 数日后,AL再次跟我大说丫和这个叫NANA的女孩是如何地热恋,当然是网上,特别欣赏她做的东西,很Trip-Hop地,很Chill-out地,言语间很是激动。这个时候我记忆深处开始有印象了,问之,她叫WN?我记得好象有个女孩也叫这名,来我们公司面试过,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她。你问问她是不是去某公司面试过。然后AL一问,我靠靠靠,果然就是她!!然后,从另一位同事口中得知,这位女孩曾经是国内某著名地下重型乐队主唱的女朋友。我也将这一事实告诉了他。然后他也感叹到,这世界真他妈太小了,这居然都扯上关系了!网恋也网出一个跟我有关系的!我和AL对此也都惊了。

 另外还有跟郭小寒、张阿牧同学在某饭局(阿牧组织地)的偶遇、与前《轻音乐》编辑小四的偶遇(也是在那个饭局)等等小型“事故”。总之,2005年,就这么认识了好些好朋友,基本全都在意料之外但却情理之中(“圈子”也就这好处,拐个弯儿就都认识)地认识了,彼此的缘分居然如此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