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最近把星期一定为什么公交让座日,对于这个事情,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好
感,别说让座是出于自愿,就是人家想让,也不一定要等到星期一呀。这样宣传让座,反而让人有一种道德上的压力,好像不给老病残孕让座就要受到谴责一样。 

       其实,我对让座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反感,有时候心情不错的时候,我很愿意给老年人让座,但是有时候心情特别糟糕,就会有很多埋怨。比如每天上班早高峰的时候,大家为了生计不得不去挤公交车,可是很多老年人,偏偏挑在这个时候乘公交车去买菜,别看他们满头白发,风吹就倒的样子,可他们挤起公交来可是健步如飞的,如果有人给他们让座,他们就很理所当然坐上了。当然这只是一部分现象,有很多老年人,确实行动不便,而且有些老年人你给他们让座,他们会很客气的说不用了。 

         不知道是不是越是大城市,老年人越爱占小便宜,经常看到有商店搞促销,比如药店十元的药买三元,什么诸如此类的,看看排队的全是老人家,而且大冬天的,半夜就起来排队,真不明白,如果冻病了,治病也不只这便宜的七块钱吧。 

         杭州,大概多少岁以上的人乘车可以不要钱,估计如果没有了这项优惠政策,很多老年人也不愿来乘公交车了。如果可以规定,早晚高峰时段,老年公交卡(具有减免车费的优惠)不能优惠,估计很多老年人也不会来挤公交车了。 

         我这样说,并不是跟老年人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其实我很孝敬老人的,家里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总是尽自己的可能,让他们开心。可惜,外婆在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去世了,很疼我的奶奶在我大学的时候也去了,一向硬朗的外公这个月初去世了。他是一个可爱的老头,很喜欢打扑克,八十分,但是又不好意思说。我知道他的心思,每次回家都说:姥爷,来我们打牌。姥爷,已经八十多了,可是打牌的时候一点都不糊涂,有时候很好的牌但是被人家压住了,他还会可爱的耍赖皮,把打出去的牌拿回来,说,不出了,不出了。。。。而且打完一轮,他还会拖着我们再打一轮,我们经常会都他说,姥爷,把你的钱先拿出来,我们才陪你打。姥爷就会得意地说,还不知道谁输哩~~ 

        外公去世后,我又很多遗憾,有好几次答应他打牌而没有兑现,今年春天他到杭州来,我也没有怎么陪他出去玩……现在想想很多时候应该珍惜眼前的时光,对身边的亲人多一点关爱,少一点遗憾,省得应了那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在公交车上,我也经常为有需要的老人让座。有时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反而不要意思去让座,因为,人家会感谢你,我受不了,但是决定不让,心里又有一种倍受煎熬的感觉。

        每天,我会起来挺早的,辛辛苦苦赶到527的终点站去乘,这样可以有座位。527这辆车不经过什么菜场、医院,很少有老年乘客,所以我不用经受让座的踌躇。今天车刚开出两站,就上来一个年轻的奶奶带着她的孙子,孙子很不听话,车厢里挤满了人,奶奶费力地拉着淘气的孙子,看上去应该需要有个座位。

          可是我今天并不像让座,因为昨天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让我很悲观,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有这样那样的人,并非大家都很友善。不可能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圣人,有很高尚的品行,所以人或多或少在某个时候总是很卑劣的,令人讨厌的。他或许现在很需要帮助,是弱势群体,可是也许一转眼在另外一个情景下他又变成了强势,但是他也许根本不会去帮助那些需要他一丝怜悯人,这时候,他的面目就很可憎了。那我何必要给他让这个座呢?

         昨天晚上,满晚了,大概八点半了,我去遛狗,甜甜刚出门有点喜欢往前冲,我每次都会用力拉着她,怕她冲到别人边上吓到人家。前面有个中年妇女的,不知道她走得好好的,干吗要回头,看到了甜甜,这时候甜甜离她至少还有一米。她还是吓了一跳,恶狠狠的说,这种狗晚上带出来干什么?我没有理会她,因为她不明白自己晚上干吗要出来?我带着甜甜走开了,她还在那里亟亟咕咕,说着什么。

         这种女人,一看就非善类,估计内心比较阴暗,要么就是做了很多坏事,心虚,所以胆小。假象再过十年二十年,她在公交车上,我是肯定不会给她让座的。不是针对她这个人,因为当时我就没看清她长成什么样子,更别说二十年后了,我只是讨厌这种人。那么以此推算,也许那个你给让座的人,也许在什么时候,很是面目可憎,这种可憎并不一定是与你结下了仇怨,是对生活中的任何人。虽然让座不是什么恩惠,但是让我把座位让给一个会欺负人的人,想想他的颐指气使,专横跋扈,我就会像吃了苍蝇一样。

           浮想联翩,我没有给那个年轻的奶奶让座,边上一个男士,让他们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奶奶带着孙子挤着坐在了那个男同志让的座位上,我看了那男的一样,心里还是挺称赞他的。过了一会,奶奶边上的那个人下车了,我想刚才让座的男的可以坐在那了,好人还挺有好报的,没想到那个奶奶一屁股挪过去,坐在了空位上,这样她和孙子可以一人坐一个座位了,不拥挤了,看着那个小小的孙子坐在成人座位上,略显空荡,我觉得,好讽刺啊,而且刚才那个男士,估计肠子都悔青了,怎么给这种人让座。不过也许是我太小心眼了,人家根本就没有这么想。

         写了这么一大堆,反思一下,其实我内心是个挺计较的人,没有那种无私的奉献,总的来说,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但是如有冤则睚眦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