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凌晨2点多(又是凌晨),极为有意的开了一场自助式的不消原声演唱会。歌者听者不睡觉者,都只得我一人。唱的全是老歌,老狼、朴树整张专辑的唱,陈绮贞、张楚跳着唱。也许是有点小情绪上来了吧,就这么唱着唱着,挺回忆的,挺沉溺的,又挺忧伤的,又挺释然的,没个准儿,就像我说她的那样。其实没个准儿的,或许是我。

印象中从没介绍过背景音乐,就让它这么时有时无的放着。在别人博客里常常能偶遇那些好听却没听过的音乐,便厚着脸皮去要姓名地址,想认识认识,可在自己的地儿从没人提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呢?答案只能是我放的音乐,大家早就烂熟于心了吧。


《郎心似铁》选自老狼的《晴朗》专辑,与朴树一道,属于高中的记忆。《还是会寂寞》是陈老师的,就不多说了,触动了我现在的小情绪。《狗脸的岁月》是另一个陈老师,陈升的新专辑《这些人,那些人》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写梦想,写岁月,写到了我的心坎。可爱的my little airport的《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多好啊!(前两首昨晚儿唱了,后两首今晚儿听着)

被你蒙上眼睛\被你阻断感应\我是你揉皱的一团思绪\无所谓的表情\不明确的反应\我是你划掉的一个姓名\被你点将点兵\被你抛来抛去\我是你指尖的一次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