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年前,出于对战国史的兴趣,买了《影武者》的D9碟,那是我第一次看黑泽明的电影。后来陆续又买了他早期的作品《踩虎尾的男人》和《泥醉天使》、《野良犬》,在电视上还看的他的《乱》。最近因为重庆的前书记故事,被形容为现代中国版的麦克白,所以昨天晚上看了他的《蜘蛛巢城》。真心喜欢他对东西文化的融合,天衣无缝、恰到好处。他的电影自有自己的气场,别人是模仿不来的。不知道,黑泽明X田中芳树,无意想起这两人,IF有合作的话,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火花。
  我觉得大众速腾这样的车型真的和包豪斯一点毛的关系都没有。我虽然对包豪斯也不见得有多么的崇拜和言必称之,但拿一辆外观看上去无甚特色的汽车自比现代工业设计的鼻祖,真是玷污了那三个字了。真要提的话,经典的老甲壳虫应该也比这种昙花一现寿命不会超过20年的汽车更能代表包豪斯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