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份看展览:

3月份798的展览,仍然是无聊为主。
没有任何甚至只是有点趣味的东西。
追究起来,恐怕本来就不该有这么多展览。


1        记忆的抽象组合:

        帝门做事,有点像模像样,效果另说。

 帝门画廊今次的两地艺术家群展,乍一看有让人摸不着北的感觉。无论在材质和手法上,12位艺术家的作品均呈现出姿态各异的风貌。
几位大陆艺术家的“记忆”仍然有板有眼,台湾的又流于抽象,似乎很难直观的从主题中看出作品和艺术家之间的关联。
策展人郑乃铭以一种纯粹感受性的情绪“记忆”为题,从最虚微的感觉出发,由作品内外组织起这12位艺术家。然而,正如“记忆”无法言明,“记忆”在这些作品的呈现上亦同样模糊。
几位年轻艺术家与其说想要着力表现“记忆”,不如说仍旨在呈现自身与境遇之间的关系。
然而,“温存-关于记忆的十二种绘本”仍然为我们提供了以下几方面信息:
首先,主题展的模式。虽然目前在798等地的大部分展览都看似有一个主题名目,其实作品七拚八凑,十三不靠。“记忆”展览在这个意义上做出了努力,虽然效果未必可观。
另外,台湾青年艺术家的营养源头和创作动机。
虽然是两地联展,但台湾来客显然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展厅中引人注目的当属“Twins”张耿豪、张耿华兄弟俩的作品《班特2》。这件让一些人感到“可爱”,让我感到些许“恐怖”的作品。
用造型古典、精美的鸟笼托起幼儿宁静的睡颜。越是宁静华美,便越感到一种静翳的恐怖。两个青年艺术家的创作动机非常简单,处理的只是一种对他者(父母或学校)既定成规教育模式的反驳-笼子再精美舒适,也只是笼子。
八爪鸟笼的造型,让人联想到几年前曾经风靡的美国电影《黑客帝国》中“Matrix” (母体)的造型,表现的意味也类似。
另外一位一看就是乖乖女的李欣芫,复制了经典童话如“白雪公主”、“灰姑娘”的情节,却将主人公的部分挖空留白,让人怀疑这些剧中人是否都如伍迪·艾伦的电影《开罗紫玫瑰》一般,走下荧幕,遁入人间。值得提醒的是,这些被复制的场景都是迪斯尼公司的卡通电影画面-在这个展览中。台湾70、80年代艺术家的营养源头,也可见一斑,不脱欧美、不脱流行文化。
另外,访谈中,台湾年轻人对内地文化的关注,远不如我们对台湾的注意。这些人来了以后,还在吃惊,原来大陆的young people,“穿的和我们都差不多”。到底谁更有岛国心态呢?
再者,对于展览的发生地-大陆、北京的观者来说,曾御钦的作品《用力呼吸-纪念》不仅是策展人的灵感源头,恐怕也是展览中最切题的一件作品。青灰色的影调中,缓慢浮现的不仅是所有观者牵连的童年记忆,大概也有我们这些大陆观者那个被蔡明亮、杨德昌等人建构起来的、关于台湾十几年间的视觉记忆,这可能也是这个展题对大陆观者的意义之一吧。
场地:帝门画廊


置身事外:Ribbentrop的客厅 

    “德国艺术家Stephan Kaluza的摄影计划基于一个理念:即用摄影的手段横向地压缩反映复杂生理与心理的物体,从而使对其的视觉体验成为可能。"-季节画廊此次展览的摄影作品本身,也如它的展览介绍一样的晦涩。充满了欧洲、德国式的,内向缠绕的思辨方式。季节画廊举办的展览总是莫名其妙,发生在它巨大空间里有意思的展览,似乎都是别人租用场地的。比如向京的雕塑展。这次又找来这么生涩的一位德国人。摄影作品据说取材自1933年发生在德国的秘密政治会议。和国人太无关了,表现的又这么个人,国人很难进入。
艺术家提出了一个有关“临界”的问题,但他再现太间接。
这个临界问题是:“如果这些几乎是巧合的会议走入了一个不同的方向,那么其最终结局是否会改变? 20世纪的历史会有何种程度上的改变,连带地又会对今日的社会产生何种的影响。”
这个德国人本身有艺术史与哲学背景,作品对待问题的表现方式,也让人勾连起对欧洲先锋电影的记忆。每一单张影像,都压缩着一个复杂的历史事件。据说,他在此试图处理单幅静止画面与流动影像的关系。将动态的事件凝缩至静态。这种表达的思路本身是间接、艰深的。
正如对待许多欧洲艺术一样,观者需要借助大量旁它的文字资料,方可理解。大部分观看者恐怕都未能真正走进“Ribbentrop的客厅”,而是在如此历史的凝聚中,置身事外。
场地:季节画廊

3 黄镇海 素描

这个素描展很无聊,画廊看着也不靠普,画的也没意思。
场地:3+3画廊

 

4         马赛克shit

华艺莎艺术中心3月的展览以“马赛克”为名,意在取“马赛克”合成图像的意念。策展方以此为名目集结一批形态各异的年轻艺术家,可谓煞费苦心。因为抓起来的这一批没一个正经人。恐怕又是一个充数展览。
场地:华艺莎艺术中心

 

5 以书法之名

像随着“现代化”的口号一样,中国画、书法也纷纷“现代”起来。许多人未必真的理解“现代”与“现代性”的确切含义,而更多的将其利用为一种观念转换的名目。魏立刚此次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定位为“书象艺术大展”是准确的,他的作品更像是“以书法的方式造象”。在魏立刚的这批作品中,传统书法中可供辨认的字形渐渐隐退,出现在宣纸上的是一些连缀起来并无意义的块、线、点、面。魏立刚更像是以书法的形式完成自己的抽象表现主义冲动。从某种意义上说来,书法源于对文字的表现和演绎,隐退字形的书法,是书法灵魂的赤裸呈现,还是仅“以书法的名义”?我对这些玩“观念”的往往怀疑,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先人云亦云的起了很多古怪的名字吓唬大家。这些都不说,有些画面很好看。

场地:中国美术馆

 

 

6       跟进化无关,更跟艺术无关   

对很多艺术家来说,“艺术家”这个身份恐怕不适合他们。李山就是这样的。展览我没看,看得是图片,无语。

场地:上海香格纳画廊

 

 

7         可以看见和还不知道的

UniversalStudios-Beijing在2007年的首个个展呈现的是艺术家陈劭雄的最新作品。这其中包括三个部分的内容,分别是录像作品《墨水东西》(Ink Things)、装置作品《看见的和看不见的,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以及纸上和布面的绘画作品《集体记忆》系列。我看的是图片,不明所以,没有感觉。

场地:U空间

 

8         跟自己较真
还是一个无聊的群展。
场地:站台中国

 

9 王兴伟独自划大船

王兴伟的创作,过去可以说一直是针对艺术史的创作。如果一个对艺术史全然陌生的观看者,恐怕未必能从这些作品中看出王兴伟的趣味所在。然而,在麦勒画廊今次王兴伟的个展中,一批不同于过去的作品出现在展场中。在这些被简化线条勾勒的图形中,过去王兴伟作品中十分关注的情节消失了,被简化的同时还有内容。我仍不喜欢。

场地:麦勒画廊

 

 

10 老美300年艺术大展

我还没来得及看,对有些人,有点期待。
场地:中国美术馆

 

 

11 移花接木玉兰堂
肯定不好看。

 

场地:炎黄艺术馆

 

12 夜间动物漫游

百年印象作为独推摄影的专业画廊,多年来一直比较关注传统摄影部分。今年开春三月推出的颜长江个展,虽然仍是黑白两色的世界,艺术家运用了传统的叠印冲洗的手法,向我们展现了一个奇异的夜间世界。在这些原本熟悉的城市街道空间中,居于主位的地球人类不见了。过去要关在动物园里的各色动物纷纷现身。在幽暗街灯下,漫游于城市间。这是本应奇妙的瞬间,如果展览现场能够配合出这种气氛,相信对观者来说,会是非常有趣的经历。
但我不太喜欢百年印象的空间,作品放在里面待卖”的滋味太浓。

场地: 百年印象

 

 

13 隋建国 大提速
不用看,想法可笑,东西就更别提了。隋没有一件好作品。
场地:阿拉里奥

14 世俗里成佛

喻红的妹妹。展题写的特别炫。东西也是这样。。。总有点流俗,不像跟佛有什么关系。表演的部分更是乡村,让我想起大棚歌舞来。
场地:四分之三画廊

 

15 孙良

这个人我有印象。画些山海经里的奇形怪兽。。

场地:张江当代艺术馆

 

16 别样的春天意境

是洪磊的展览。对他有点注意。但最近没看到什么震动的东西。这个展好像是出新在手法上吧,在上海,没有看。

场地:红桥画廊

17 混乱无语
唐人的展览似乎只是名人秀。除了名人,没什么可看得。这次也是,有好几件特别傻的,秦嘎??名字我记不准了。辛云鹏那个宗教作品,还稍可联想。画册里有狠人夫妇孙原鹏雨的,非常国际化,看不出是中国人做的东西了。

 

场地:唐人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