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大树朝我走来

边走边落叶子

边走边说 好好好

就这样

金灿灿的  闪啊闪

 

跟我想象的不同

但不妨碍这一棵树

向我走来

 

我说的不是真理

也不是不关于真理的假象

就是一棵树

就是它朝我走来

 

外面那些人

那些把传闻挂在牙齿上的

以及把腰带扎在头顶的

也就是弃旧从新的蚂蚁皇后们

朝我笑了起来

表示不太明白我在说什么

就象是突然间

很多树朝我走来

走得很快  
声嘶力竭   不是我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