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8月21日下午带大头去取泰国的签证。那一周北京入秋后不断有奇诡的天气。每天的天空都像一个魔术师,有的时候是以路灯为界,左边是青色的,右边是紫色的,那一天午后的天空怪云朵朵,在这个既不临海也没有河流穿过的干燥城市,厚重卷曲轰然而至的云朵是最大的奇景。

每次离开北京去远方,北京都会赠我一个好天,简直让人想问:你担心些什么呢?

2.
我们的航班在八点,所以五点就从家出发了,再去接上老太太。飞机稍许晚点,我不以为意。虽然我是个计较颇多的人,但对自已控制范围之外的不便,向来安之若素。频频站起来向空姐挑战的那位旅客,您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我们经香港转机。登机口简直在千里之外。从机场的阔大玻璃向外看,香港在下雨。

飞机穿过层云,反射万道金光。大头小睡,快降落的时候醒了,看看窗外,他迷迷糊糊的转过头来问:云彩怎么降落在大海上了?

快临近目的地,绿色的海面和海上的一座座孤山如画轴般展开,让人赞叹。

在入境处排队近一小时才算抵埠,机场大厅内有出租车的柜台,就地问价,900泰铢,比事先问过的酒店接机便宜600,我们上了车,在乡间小道上穿行。熟悉的热带景色和着雨点打在车窗上。

3.

第二天我们在海边走走,大头挖沙子。海上风高浪大,阴天,沙滩上人很少。此时是泰国的雨季,又据说有台风,所以气温不高,我穿着短袖T恤和大头玩沙子,紫外线默默地将我的胳膊涂花了。像年画儿上的猪。

我去酒店的旅游服务台打听,各种路线和浏览项目种类繁多。小伙子告诉我,这个季节去皮皮岛不太好走,他给我看地图,去皮皮岛一路没有其它岛屿的庇护,海上风高浪急,于是我定下第二天去Phang Nag Bay,这条路线的著名之处就是James Bond Island。

午饭后天开始下雨,只好躲在酒店里给免费水果照相打发时间。这场雨一直下至入夜。我晚上不免起来掀开窗帘看看,每次都仍在下,让人叹气,到早晨雨停了,但风很大,从窗户望出去,树在飞舞,草坪在滚动。

4.

既然没有等到取消的通知,我们就如约去到大堂等。一会儿昨天那个小伙子急急地过来了,拿着一张纸,叫着我的名字,我们上了门口的一辆面包车,车上已经有另两对外国年轻夫妇。车子开了近半小时,到一个码头稍作停留,然后就和另外的二十名游客集结,上了一艘快船。

第一站是去坐皮滑艇,参观钟乳石的山洞,今日从照片上回看,也不觉景色有何特殊之处,但在当时当地,只觉得处处是美景,山高水清,岩洞黝黑,沼泽地上出没一种怪鱼。所以坐到最后,整条裙子泡在水里也不觉得什么了。

第二站就是007 岛了。有一个游客在我身后问同伴:“为什么肖恩康纳利大老远地跑到这儿来?”同伴说:“是罗杰摩尔来着。”,“噢,是吗?是罗杰摩尔来的?”

大家都在山上与那座著名的石头合影,这时天突然下起大雨来,好在树木繁盛,躲在合适的地方,却淋不着。

虽然这天大雨滂沱,但拍下的照片是我最满意的。光线不好,但照片效果却如剪影,很合007电影的剧照气氛。

离开007岛,我们去指定的地方吃饭。我先带大头去洗手间洗脚上的沙子,然后方便一番,回到自助餐台,刚才排队的人早已散去,菜的卖相不佳,但味道却好,我盛了两次。大头吃完了,表示没意思,想玩儿会手机可以吗?我突然意识到我装手机和钱的小包,落在卫生间里了!我一下站起来,把同桌的那对度蜜月的澳大利亚夫妇吓了一跳,我飞速穿过二十张桌子和后面的衣服贝壳土特产市场,跑到卫生间,我的小花包正挂在墙上。我对泰国人民和到泰国旅游的人民的素质表示无比的佩服。回到餐桌,我惊魂未定,表扬大头说:这是你最有价值的表示想玩儿手机的一次!我这个包要是丢了,那,咱们就没法在饭店吃饭了,也结不了帐了,因为信用卡在里面,唉哟喂。

吃过饭,船又嘟嘟地开起来,狂风怒雨,一船的人都穿着雨衣,孩子们都在这时打起了瞌睡,大人只好将他们用浴巾裹起来。狼狈不堪。但也有几个人半躺在没有遮挡的甲板上,淋着雨悠然看着黑白片似的景色,不知在想什么。

这最后一站是一个平静的港湾,大头和老太太都表示不想下船看了,我还是说服他们下去了。虽然也偶而落雨,但这里风平浪静,很多游客都脱去上装,泡到海里。我给大头买了冰激淋,他吃后蹲在地上挖沙子,从照片看几乎以为他是在无人的海滩上,其实相机的背面就是如织的游人和一个草棚搭的酒吧。

离开这个海滩,我表示要是再有一站我也不想下船了,不过这已是最后一站,我们四点半回到码头,我笑说,跟原来的路线介绍一样,四点半结束,多一分钟也不给呐。

我们早上离开码头时以很多游艇为背景照的相已经洗印出来,框在白色带贝壳的镜框里,盛惠200铢。幸亏曾在这里照相,不然我又找不到标志物,之前已经因找不到正确的集合地点乱走了一番,好在想起来了。我们上了早上来时的车,跟那两对夫妇一起回了酒店。
 

5.
去过Phang Nag Bay,我感觉完成了一个任务,但仍不时拿着饭店旅游中心的小册子翻看。这次出来的时间不短,如果不是带着一老一小,简直可以安排去曼谷看看。翻看泰国的旅游攻略,深感这个美丽的国家有太多的地方可以去探秘。

就算是我们住的这个地方,前面是大海,后面就是一个美丽的湖。这天下午是个晴朗的好天。海边燠热,我拿着相机一个人在酒店里转。穿过阳光下闪亮的山坡,就到了湖边。树下正站着一个黝黑的当地人,对我微笑并合掌示意。问:“坐船吗?”我笑笑摇摇头,他也笑笑,表示无所谓。

但是我在湖边转了一会儿,又回来问他:能麻烦你给我照张相吗?他腼腆地笑,手忙脚乱地拿着我的相机拍了两张,焦点不中,不过也就只能这样了。我又回去拉老太太出来在湖边走走。对岸是群山,有带着金边的乌云和活泼的白云飘过,有一个小小的码头,站上去照相,会发现脚下的木板呼悠呼悠地会动。码头旁边的野花丛中,有一张黑色的长椅,可以坐两个人,让旅人想念没有同来的那些好伴。

这一天没有大雨的搅和,却匆匆度过。

6
又一天,我们决定去城里逛逛。从酒店租了车,司机到城中放下我们,表示下午一点半来接。我回头看看,唔,后面有山,就算记住了地标。

我们到一个叫作ROBINSON的购物中心逛了逛,基本上就是华堂的水平。在超市流连很久,买了非常好的山竹、鲜龙眼、巨大的的芒果、剥好的榴莲。榴莲这东西我本来不吃,但是卖相实在太好了,每一块都光滑油腻圆润,不像在国内超市看到的,都带烂边。山竹龙眼有商店包好的现成的,也有散装自己选的,我最不耐烦一个个挑了,只隔着塑料袋略捏了捏,发现店家包的也都很新鲜柔软,没有以次充好的。

从超市出来,在商场里转了一圈,一共有六层,没有什么要买的,印象最深的是面积庞大的女士内衣店,各式花巧的胸衣,居然有迪斯尼牌的,非常非常小而精致的罩杯,非常非常美丽的颜色,一看就是给少女穿的,但不免让人疑惑,难道这里十岁的女孩子就要穿BRA吗?

比一点半提前四十分钟去早上下车的地方,没想到又走错了路。寻常街巷,早上来的时候都关着门,现在铺子都开了,我傻眼了,不认识了。越走越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租车点,以为对了,一个白人男子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去坐。一问去哪儿,店里的两个泰国女子连声说不对,他们不去那儿的。我找出早上下车时人给的地图,司机在上面画过一个小圈,那个略年轻的女子给我解释我们现在在哪儿,怎么样穿过两个十字路口看到银行右转,就可以到我要找的地方。那白人男子可能是这家的洋女婿吧,在一边讪讪地坐着,没再搭话。我,我最讨厌看这种全是斜巷的地图了!

手举着地图,后面跟着一老一小,拎着水果,简直就是举着标语:“我是傻傻分不清楚的二儿伯游客!”,所以不断有提供租车服务的人过来问:“去哪儿呢?要车吗?”甚至有一个讲极清楚国语的华人女子过来问:“你们是要去哪里?”跟每个人指着地图说,“我们租过车了,早上把我们放在这个地方”,他们都很热情地表示“这样啊,那你要这样走。。。”与是我们被接力似地经过三个招揽租车的人,终于找到早上下车的地方,还比一点半提前十分钟,一个穿紫红上衣的男子从板凳上一跃而起,称呼我:女士,车在这里。可是这个人跟早上来的又不一样,我跟他确认了确实是接我们的上了车。大家找出水来喝。我懊恼地想,我出来玩儿,别的都罢了,最大的不方便就是不怎么认路。

刚才找路时太阳很热,上了车外面又下起雨来。我们回到酒店,这场雨又一直下到入夜。但是我才不管它呢,在雨中独自去露天泳池畅泳一番,又回来叫上大头一起游。雨水如箭镞,在我们的欢笑中消失在池中。一会儿雨势渐小,终至于无,却看老太太打着伞来叫人回家了。

我们爬上岸,游池来了一对身材极好的俄罗斯女子,一边游泳一边拿出大相机来互相拍照,也不像我那天在船上似的,还给相机包个塑料袋。另两名闻声而来的韩国男子,在小小泳池中穿着紧身的鲨鱼皮泳衣,游得很不专心。

我们回去洗了澡,换着样儿地吃了上午买的水果,其鲜美多汁不在话下。吃完了我拿起伞出门去,因为在回来的路上,看到酒店外一个租车的地方,要去打听一下后天去机场的车费。虽然在下雨,但一路上鸟雨花香,这里的喜鹊不怕人,最喜欢来我们门口吃大头吃不了的零食。 热带地区的各式兰花,被随便栽在盆里挂在树上,任风吹雨打,姿色不减。

我找到租车的地方,去机场600,比来时便宜300,比酒店便宜900,当下定好了后天出发的时间。就发现附近有很多精致小店,想要不是看在水果的面上,白天去市里逛的这遭,真是亏了。第一家店是鳄鱼皮的各种皮具,有白色,红色,蓝绿色的各式细跟平跟鱼嘴鞋,我看了半晌,觉得好看,但不知为什么,这种鞋穿到脚上,并不出色,被紫外线和海水洗礼过的大黑脚,踏上这样的鞋,有种粗野轻佻的热带风情。

另一家店出售各种旅游纪念品,对于我这样的小包包控,此地的小店有数不胜数的各式收纳包化妆包,泰丝上刺绣的,泰丝上缀亮片金线的,泰丝春功图的,西洋式花卉图案的,花卉加蝴蝶图案的,绣大象的,贴银片大象的,布贴立体大象的,日式红底白花黑色封口或黑底白花红色封口的。我晕头转脑,放下这个拿起那个的选了几样。 为爸爸选了一个铜制的佛像,一共有七种,按星期一到星期天,有卧佛,执水瓶佛,我按爸爸走的那天,选了星期五的佛。

白天大头买了一个普吉风光的冰箱贴,我又在此地选了一个大象的。还有开瓶器,是男舞者,开瓶的地方就在私处。啊哈哈,容我放荡地笑一会儿买了两个。

7.

最后一个整天,本来约了按摩,老太太左右不去,只好取消。这天再次下起雨来,我又跑到泳池游了一番,上岸后又围着泳池给的紫色浴毛巾到海边走了一大圈,心中的郁气一扫而空。浴巾被烘干过,热热的给予默然的安慰。

雨越来越大,到中午简直昏天黑地,我拿出前一天在超市买的方便面打算大家将就一顿,结果是辣的。这个日清的海鲜方便面,以前是我们最爱吃的,没想到这里卖的是辣粉拌在面饼里,加不加调料都一样辣的,虽然适合这种潮湿的天气,但老人孩子是无法领教的。于是我带老太太和大头去早上的自助餐厅吃饭。

在泰国游览,令人满意的不仅是如画的景色,和蔼的人群,还有可口的食物。我们来的第二天,也曾按网上的攻略去那个著名的LOTUS 海边餐馆吃饭,菜式不错,但也并不值得一去再去,后来的几天,我们都在酒店湖边的泰菜馆吃晚饭。

这个暴雨滂沱的午后,来自助餐厅就餐的人只有两家人,我给大头点了鸡翅薯条的儿童餐,儿童菜单是一本填色图册,大头画将起来。给老太太点的牛肉炒面,我要的海鲜炒饭。吃过饭喝了咖啡,来吃饭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已经下午两点,这才是度假的人们吃午饭的正常时间,不过我们的房间还没整理好,而且发现,居然屋顶漏水了。

跟饭店商量,很快帮我们换到另一间房。下午我又去外面的小店逛,回来雨停了。我想带老太太和大头出去走走,大头这孩子,大概有密集恐惧症,最怕松果,而酒店里无处不在的泰国松树下,遍地都是小小的松果,他不肯去。于是我带老太太在湖边和海边走了一圈。回来后,我在酒店的便笺纸上给爸爸写了简短的一行字,准备像上次去海边旅行一样,寄漂流瓶给他。大头看到,也拿起笔刷刷写下一行字,写完了又在自己名字后面加上僵尸二字,他最喜欢用僵尸命名,比如我有时是拿水瓶僵尸,有时是刷牙僵尸,有时是臭美僵尸。

酒店提供的矿泉水是玻璃瓶装,所以梆漂流瓶很方便。我在夜色中拿着瓶子走到海边,将对爸爸的想念投入大海。波涛汹涌,海风呼哮,掩盖了孩子们的笑声,和中年人的呜咽。

这一夜在新床单中睡下,外面突然响起焰火爆破的声音,大头很警醒,问:“怎么回事,今天又不是星期五,他们怎么又放炮了?”我说:“因为咱们明天就走了,人家放焰火欢送咱们,睡吧。”大头甜甜一笑,说:“人家还挺客气的。”令我忍俊不禁。

8

第二天起来吃过早饭,就去机场。一路上不免一看再看远处的山岚,也发现附近有没来及去逛的各式趣致小店。在免税店买了香水和两盒擦脸油,到香港转机时发现,那擦脸油竟然比香港贵出人民币二百块! 直到飞机再次起飞,我仍然懊恼地翻着白眼儿。然而在飞机上吃到了最最好吃的泰国青芒果冰激淋,所以对于该国免税店的敲诈,我也就原谅了。

结帐时酒店送的兰花胸针,我们都一直别着,老太太更是一会儿别在帽子上一会儿戴在衬衫上,生怕压坏了。老太太爱花,对平时不常见的热带花朵格外珍惜。结帐时我曾问赠予这朵花的前台女子,你们饭店的名字是怎么个发音,是什么意思?她说:意思是还有一步就是天堂。我说,噢,幸亏我问了。这个意思真好。

每次旅行带回的,都是不同的东西,有些是有价的,有些是无价的。它们都在提醒我,就在昨天,前天,大前天,我曾在离天堂只有一步之遥的美丽地方消遥自在。